难逃北京天罗地网 哈国女子恐遭遣返回中国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7.12.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新闻广角

难逃北京天罗地网 哈国女子恐遭遣返回中国

古丽兹拉.艾娃丽汉曾被关于新疆伊犁的再教育营内,时间长达18个月。 她在访回哈萨克斯坦后,便积极向人权组织与国际媒体分享再教育营内的经历。 然而,近期却传出中国政府为了报复她的行为,疑似向哈萨克政府施压,要求他们将古丽兹拉遣返回中国。

(德国之声中文网) 古丽兹拉.艾娃丽汉周四 (12月26日) 晚间录制了一个求救视频,在视频中她向国际社会表示,一名哈萨克斯坦官员12月19日告诉她,哈国政府因怀疑她是中国间谍,可能考虑将她遣返回中国。

古丽兹拉表示:「我原定來到哈萨克斯坦六个月内返回中国,但我后来在哈萨克斯坦待超过一年。 正因如此,中国政府开始向哈国政府施压,要求他们把我送回中国。 现在不论我去哪,周围都会有不明人士随时监控我。」

古丽兹拉告诉德国之声,她被关在新疆再教育营内长达15个月,而她在被关押期间受到许多残忍的对待。新疆伊犁地区的政府于2018年12月30日将她从一个工厂释放出来后,她顺利的回到哈萨克斯坦与家人团聚。不久后,她开始对外披露再教育营内的状况,也因此累积了知名度。

她说:「许多国内外的人开始跟我联系,其中包含几名哈萨克斯坦的政府官员。近期,有一个政府官员跟我说,我的名字出现在中国政府纪录新疆再教育营逃亡人员的名单上。 他建议我透过人权组织,寻求国际社会的协助。 我得知消息后便感到十分地焦虑与害怕,所以我决定联系哈萨克斯坦的阿塔珠尔特志愿青年组织。」

自从新疆再教育营的消息曝光后,阿塔珠尔特志愿青年组织 (Atajurt) 便在哈萨克斯坦境内扮演非常重要的维权角色。他们协助不少从新疆逃到哈萨克斯坦的前再教育营受害者寻求法律协助,但是,该组织的创办人比拉仕 (Serikjan Bilash) 于今年3月遭哈国警方逮捕,并以刑法第174条「制造民族仇恨罪」关押起诉。

一名不愿具名的阿塔珠尔特志愿青年组织成员告诉德国之声,古丽兹拉已透过律师向哈萨克斯坦当地的移民局询问她申请哈萨克国籍的进度。此外,古丽兹拉也向联合国递出陈情书,希望联合国能关注她的案件。该成员表示:「她特别害怕跟紧张,因为快到新年了,而政府机关的人说他们新年前可能将她遣返到中国,所以她可能会拿不到哈萨克斯坦的国籍。」

长达18个月的再教育营人生

古丽兹拉自2014年起便住在哈萨克斯坦,并在2016年10月取得哈萨克斯坦的永久居留权。 她2017年收到新疆当地派出所的通知,要求她返回新疆签署一份文件。然而,她在返回新疆后没几天,便被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带走,关进再教育营内。 古丽兹拉告诉德国之声:「新疆当地的警察在2017年7月16日将我带到派出所,并在讯问我几个小时后,将我送到我丈夫的弟弟家。 三天后,他们拿了一堆中文文件,并在我看不懂任何内容的情况下,逼我签署。 过没多久,他们便把我带到当地的再教育营。」

进到再教育营后,管理人员再次对古丽兹拉进行了数小时的讯问,过程中他们说她被关进再教育营的原因是她入境哈萨克,而因为哈萨克被中国列为26个敏感国家,所以她因此违反了相关规定。古丽兹拉说:「在再教育营的期间,我们每天花14个小时研读中国法律,管理人员每天只给我们两次上厕所的机会,一次时长约两分钟。 读完中国法律后,我们会被送回宿舍,然后开始读中文,读完中文的人必须得到管理人员许可才能睡觉。」

此外,古丽兹拉说读书期间,「学员」之间不能交谈,每间宿舍都装有监视器,让管理人员能随时监控「学员」的一举一动。 为了让「学员」有时间抒发情绪,古丽兹拉说管理人员每天会给予他们一段「哭泣时间」。 她告诉德国之声:「管理人员会跟我们说,『你们现在可以开始哭了』。 但如果我们在其他时间哭的话,他们会训斥我们,并威胁将我们转移到另一个再教育营。 」

China | Muslime | Umerziehungslager (picture-alliance/dpa/AP Photo/File)

新疆阿图什附近的一座“再教育营”

古丽兹拉还说,虽然管理人员给予「学员」哭泣时间,但学员只能小声的哭泣。 而当他们在哭泣的时候,会有五个老师与两名警察在旁边监视他们。在被关了15个月后,古丽兹拉被转到一个工厂,而同样的,管理人员再度逼迫她签署一个中文合约。她说:「我被转到一个做手套的工厂,而管理人员想逼迫我签一年的合约,但我拒绝签署。 原本合约上说会给我们600人民币的工资,但后来我一分钱都没拿到。」

古丽兹拉总共在工厂待了三个月,期间她曾尝试用手机纪录工厂内的生活,并将照片转发给在哈萨克斯坦的丈夫。阿塔珠尔特志愿青年组织在收到照片后,将照片与媒体分享。然而,新疆政府在得知工厂内部照片流出后,便对古丽兹拉展开报复。她向德国之声表示:「管理人员把我押到地下室一个20米长的空间,并将我铐上手铐。他们指控我将国家机密传到外地,并将我关在那个小空间内长达24小时。」

寒蝉效应?

专家认为,古丽兹拉的案例显示即便拥有别的国家的永久居留权,从再教育营逃出来的穆斯林仍必须面对中国政府无情的打压。大赦国际的中国研究员潘嘉伟告诉德国之声,古丽兹拉的经历很可能在穆斯林社群中散播寒蝉效应,让其他逃离再教育营的穆斯林不敢公开分享经历。

他说:「哈萨克斯坦政府的态度显示,许多穆斯林国家仍害怕因谴责中国的新疆再教育营政策,而激怒中国。如果古丽兹拉最后不幸被遣返回中国的话,这代表穆斯林世界已选择抛弃原则,臣服于中国的影响力。」

潘嘉伟认为,虽然近期国际媒体不断揭露关于新疆再教育营的机密,国际社会仍未能针对新疆议题向中国施压。他认为国际社会应该采取更强硬的手段来响应中国政府的「新疆谬论」。他告诉德国之声:「我认为目前唯一的选项是强硬的要求中国立即关闭所有的再教育营,并停止以带有歧视意味的手段来打压少数民族穆斯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