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北民营油田主再度上书,高智晟谈中国民企高风险 | 中国 | DW | 31.08.2005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中国

陕北民营油田主再度上书,高智晟谈中国民企高风险

8月29日,中国陕北民营石油企业家再度进京上书中央政府,呼吁释放被捕的朱久虎律师和另外十名民营石油企业主。德国之声中文网为此专门采访了为朱久虎律师辩护的律师――中国著名人权律师高智晟。高律师坦承,他们请愿成功的可能性很低,中国民企现在面临极高的风险。

中国富裕的民营企业家在遭遇公权力侵犯时同样束手无策

中国富裕的民营企业家在遭遇公权力侵犯时同样束手无策

律师是中国最危险的职业

自陕西榆林地方政府2003年起开始强行没收陕北民营油田、实行“国有化”以来,当地石油业主展开了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的抗争。但是,在过去两年,“国有化”受害者的抗争遭受了当地政府的野蛮镇压,正常的侵权诉讼无法进行。先后有十名坚持抗争的企业家被拘押至今,曾经为河北著名民营企业家孙大午辩护、为陕北民营石油业主提供法律帮助的朱久虎律师,也在5月25日以所谓“涉嫌非法集会、扰乱社会公共秩序被刑拘。

作为朱久虎律师的辩护律师,高智晟律师说,身为律师,对此案的发展不仅无奈,而且感觉屈辱,法律在地方政府的滥用公权力面前,没有任何价值。他承认在当前中国,律师已经成为风险最高的职业,或迟或早都可能因案系狱。过去几年间,已经先后有郑恩崇、郭国汀等著名人权律师,或被刑囚、或被流放。朱久虎律师则在6月22日被正式逮捕之后45天,家人才接到通知。

中国民企与底层民众无异

在中国律师极高法律风险的背后,高律师说,代表中国新富阶层的中国民营企业家们也没有任何可靠的保障,在这一点上,他们和中国现在的最底层人民一样。以陕北私营油田业主为例,高律师介绍说,陕北民营油田是在90年代初中石油勘探认定陕北油田缺乏开采价值后,允许当地政府招标进行民营化单井开采后形成的;民营投资者在1994年与当地政府签有长期合约,完全合法。但是,1999年后,由于油价暴涨,当地政府以收归油田为国有的名义开始了50年代“公私合营”之后的新一轮“国有化”运动,但是总额13亿的过低赎买价格在被大部分油井业主拒绝后,从2003年起采取了强制没收措施,剥夺了将近一万口民营油井的所有权与经营权。

Abschnitt der Chinesischen Mauer

在贫瘠的陕西榆林地区,地方政府开始宰杀“下金蛋的鸡”--民营石油业

曾为范围广泛的人权案件辩护的高律师说,这种情形只能说明地方权力机构和官僚在肆无忌惮地利用手中的权力,把掠夺财富的目标定位在民营企业身上,没有任何有效的法律规则能够限制这种掠夺,唯一的规则就是权力。高律师并举例说,在不久前发生的广州大学城强拆事件中,每栋价值上千万的大批私人别墅被强行拆除,业主没有得到任何赔偿。不仅是偏远农村,即使在市场经济最发达的富裕城市,私人财产权与公民的人身权一样,都得不到保护。

被玩弄于股掌的“战略集团”

德国杜伊斯堡大学中国政治专家海贝勒教授曾把中国的民营企业家自觉意识和政治影响力的形成比喻为一个新兴的战略行动集团,中国的立法机构也已经在今年初将保护私有财产写入宪法。但是,在维权前线的高律师看来,他们并没有任何可靠的利益表达机制和法律保障,虽然他们远较底层民众掌握更多的资源进行媒体公关和“院外游说”。

然而,从最近几年发生的一系列民营企业侵权案件来看,高智晟律师说,中国新兴的民营企业家仍然只能依附在地方权力核心,“被地方政府玩弄于股掌之中”。同时,近年来热衷吸收民营企业家的政协、人大等机构,仍然限于其“政治花瓶”角色,既无力干预地方公共政策,也无助于他们在受到大规模侵权时的利益维护。

在这个意义上,关于陕北民营石油业主二次上书的前景,高智晟律师并不看好。他说,通过上书请愿这种没有办法的办法来伸张正义,无论结果如何,都是非常偶然的,不能改变整个国家缺乏任何可靠规则这一无情的现实。中国的新兴民营企业家阶层因此面临着极高的风险。

(吴强)

德国之声中文网

DW.COM

  • 日期 31.08.2005
  • 作者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77Ud
  • 日期 31.08.2005
  • 作者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77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