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日君:教宗做了“三件扼杀我们教会的事”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8.10.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陈日君:教宗做了“三件扼杀我们教会的事”

在极富争议的中梵协定是否延长的关键时刻,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为表示反对,亲自赶往罗马,但没有受到教宗的接见。他以往写给教宗的信函,也未得到回应。在接受教会媒体采访时,陈日君提出严辞批评。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8年,中梵签署了一项为期两年的临时协议,其内容对外界保密,但最核心的问题应该是对中国境内主教任命的程序进行了规定。该协议月底到期,上周六,教廷国务卿、枢机主教帕罗林(Pietro Parolin)公开主张教廷应该在"统一中国天主教会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中国目前有大约1000万天主教徒,其中一部分属于政府领导下的天主教爱国会,另一部份属于"地下教会"或者"家庭教会"。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梵之间便断绝了外交关系,两国正式的教会之间没有正常往来。

几日前,88岁的荣休香港教区主教、对中梵协议持激烈批评观点的陈日君亲自前往罗马,意欲同教廷商讨同中国的关系。在罗马逗留4日,教宗没有会见,陈日君主教只好遗憾而归。

“什么都没发生”

还在梵蒂冈期间,陈日君主教接受《National Catholic Register》采访时表示,"圣座做了3件扼杀教会的事情。其一,这是一个与北京签署的秘密文件。因为它是秘密的,政府可以以教宗的名义向人民提出任何要求。"

"第二个令人恐怖的行径是让7名分裂主教合法化"。陈日君主教指的是被罗马教廷革除圣职、受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任命的7名主教。

"第三件、也是更可怕的是这份(中国神职人员)民事登记的文件,--难道要签署一项协定,加入不效忠教廷的教会吗?那是背教!我不得不发出呼吁,先给教宗写信、然后给全世界所有的主教写信,但什么都没有发生。真的难以想象。"

National Catholic Register报道,陈日君主教去年向教宗以及其他枢机主教抗议中梵秘密协议,但至今罗马教廷没有任何回应。

Christen in China

中国天主教会有待统一

“现在只有祈祷了”

今年7月,梵蒂冈半官方的网站Sismografo报道,在已拿到并公布的教宗当日对教徒的讲稿中提到香港,"最近一段时间我非常关注香港时局,对香港复杂的发展变化并非不会感到忧虑。" 讲稿还写道,"我希望所有涉及到的人的身上都有秉持远见智慧,以真诚的态度对话 。 展现勇气、谦卑、非暴力精神,且尊重所有人的尊严与权利 。"然而,教宗显然在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演讲时只字未提香港。

陈日君主教对National Catholic Register说,教宗的缄默很可怕,因为"人民将失去信任"。

他认为教宗沉默可能有3个原因:"有人说,教宗对发声有了第二个想法。显然,这是简单、可能的解释。另一个可能性甚至可能更大,就是还未公开的讲稿被中国使馆弄到,他们则向教宗施加了压力。""第三个可能性--我觉得这很可怕--就是,教宗表现为一名很老练的政客。一方面他把文稿交给媒体,人们可以读到、看到他真在关心着香港,但另一方面他知道北京会施压,于是主动撤回,两边都讨好。 "

National Catholic Register问,在这种情况下,西方还可以有哪些作为?陈日君主教说,西方"做不了任何事情。我做的已超出我的范围,现在只有祈祷了。""假如明天梵蒂冈选择了北京认可的主教,假如任命这名坏主教到香港教区,我的职责也就到了尽头,我会选择消失。"

"我最后的抗议之举是,现在消失,而人人都知道我消失的原因。我将把它写入遗嘱,身后不安葬在大教堂内。我不愿同那些人安葬在一起,而是在一处朴素的墓地,同上帝存留的忠实信徒在一起。"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