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希同与八九民运的对视(下) | 北京观察 | DW | 03.06.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陈希同与八九民运的对视(下)

每一个要撇清六四血债的责任人,都要与八九民运对视,要面对生者,也要面对死者。像陈希同这样被一党专政抛弃的高官,可以在法庭高喊:“这是法西斯的国家!”但是抵消不了你在89年也充当过法西斯!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在89学潮中还做过这样一段报道:5月19日晚10点,电视直播传来李鹏要镇压动乱的讲话,接着杨尚昆宣布军队要进驻北京城。

11点钟,北京市长陈希同兴奋莫名地回到办公室,对秘书说:"太好了,给我弄点酒,今天要睡个好觉,两点钟叫醒我,那时就到位了。"两点,秘书从各观察站调来录像带,发现不对,各点找不到一个他们要等待的人,有的只是成千上万的市民。他叫醒陈希同: "情况有些不对。你看看吧。"陈希同一看,酒和睡意一起醒了。三点钟,李鹏打电话来,把陈希同叫去。

陈希同与李鹏互相切割工作关系

李鹏2004年完成的《关键时刻--李鹏日记》,除了5月18日记载"决定成立戒严指挥部,北京市长为正指挥,司令员为副指挥",处处回避提到陈希同,李鹏明显是不尊重历史事实,要和6年后成为 "罪犯"的陈希同做政治切割。这正好为陈希同推卸镇压89民运的责任,提供便利条件

非常明显,陈希同在《亲述》中,谈邓小平,谈胡耀邦,谈赵紫阳,,都大谈了工作关系,但是对李鹏这位直接上级,除了反反复复驳斥"不是正指挥"一说,还尽量切割了在镇压学潮中,与李鹏的上下级关系。

陈希同作为北京市长和国务委员,受李鹏的直接领导,李鹏除了在赵紫阳访朝期间,全面主持中央工作,其余时间,除了对上反对赵紫阳,对下不断激化学运,还得抓他国务院的工作,很多镇压学潮的主张都得通过北京市贯彻。

李鹏因为镇压89民运中极为恶劣的表现,很少有人正视他性格中属于"优点"的一面。据说李肇星在外交部新闻司当发言人的时候,也相信李鹏"弱智"一说,借出访莫斯科,曾经到莫斯科动力学院调查李鹏在该校水力发电系的成绩单,出乎所料,成绩单几乎全部是"5分"(苏联最高学分)。李鹏当了总理以后,各种报告经常是亲自起草,有时深夜不回家,在办公室掌灯写报告。对于这样一个强硬、执着,也算得上恪尽职守的人,无论学潮前后,还是学潮当中,抓北京市,给北京市布置工作和任务能少吗?陈希同几乎完全回避和李鹏发生的直接、间接关系。姚监复的采访,也忽视了陈与李的关系,算是一个遗憾吧。

陈希同和北京市政府,在八九学潮和全市卷入的声势浩大的民主运动中,与李锡铭执掌的北京市委,完全是一个整体,无人指出过他们的分歧和步调不一致,都是旗帜鲜明地执行邓小平强硬镇压路线。因此在4月27日开始的数次全市大游行中,北京市委和北京市,李锡铭和陈希同,都是被游行群众愤怒声讨的对象。陈希同的骂名也是在学潮中留下的。

陈希同向人大作的报告是对八九民运的总清算

1989年6月30日,陈希同以国务委员、北京市市长身份,向全国人大做了《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汇报》。陈希同做了以下解释:"這些报告在讨论时,我没参加。要我读,我就念。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改。上面布置的。向北京市民讲话,用北京市长名义。向人大作报告,不好用北京市长名义,就用国务委员名义。我是照本宣科。"

作为秘书出身,当过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的陈希同,当然明晰高层的政治运作,高官的报告、讲话几乎都是秘书班底起草的,署谁的名字,著作权就是谁的,个人有不同意见,可以提出来再修改。陈希同宣读的"平叛报告",当然是邓小平拍板的,根据邓小平、李鹏的意志写的,对民主运动极尽污蔑,对动用军队屠杀和平请愿的学生和市民百般辩解。陈希同提出过不同意见吗?"一个标点符号都没改",照着念,就是赞成,而且是百分之百的赞成。

在另一次谈话里,陈希同说:"由于我是国务委员、北京市长,要我念。我也不能多说几句话。从内心讲,当时我不赞成动乱,希望保持安定,作为北京市长,我做了应做的事。"对这个报告完全认账。

这个报告,是继《4?6社论》、《邓小平同志在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以上干部时的讲话》之后,对八九民运做出的总清算,属于执政党最为杀气腾腾的公开表态。

陈希同在第一节捏造出一个由来已久"倒邓保赵"的预谋。点名《经济学周报》1988年12月初发表《严家琪、温元凯关于时局的对话》,"攻击'治理整顿'会导致'停滞',提出中国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不能重蹈赫鲁晓夫、刘少奇那样非程序性的权力更迭的覆辙','中国不再允许像'文革'那样用非程序化的方式进行进行权力变动'。这个对话的核心问题,就是为掩盖赵紫阳的错误、保住他的权力地位、以便更加肆无忌惮地推行资产阶级自由化制造舆论。"

《严家琪、温元凯关于时局的对话》是我1988年11月采写的报道。我于1989年6月3日早上上班途中被当局绑架,屠城之后,北京日报、人民日报、CCTV已经开始点我的名字,人民日报发表的重头文章,把我的这篇采访定为"动乱暴乱政治纲领"。那时对报社还无大碍,报社仍旧正常运作,继续出报。但是陈希同30日做了报告之后,主管社科院和新闻出版总署,立即封杀取缔了经济学周报。

陈希同在该报告中,明明是李先念向他透露"戒严"的机密,反诬蔑鲍彤"泄密"。在鲍彤之后,点了几十名著名知识分子的名字,将所有群众组织都打成搞"动乱""暴乱"非法组织,将几十万野战军用机枪、坦克对和平请愿学生和市民的屠杀,将人民的赤手空拳的抗暴,污蔑为"对解放军的屠杀"。

姚监复追问:到了现在,你对1989年6月30日那个关于"六四"的报告是不是感到遗憾?

陈希同回答得斩钉截铁:没有遗憾,我承担责任。

后一句话是虚妄之词,请问前市长,你如何承担责任?你如何承担得了责任?经济学周报被封杀之后,仅社一级就被抓捕六人,除了其中一个充当"浦志高",帮助当局诱捕了王军涛、陈子明之后,发了大财,绝大部分都处于牢狱和失业之中。陈子明判刑十三年,与当局反复谈判,经过三年奔波,今年1月才拿到社会保险金。而我第一次被关押释放后,主管社科院不仅不给安排工作,连档案也丢失,至今不能办理社会保险。更不用说成千上万被抓捕、被判刑的学生和"暴徒"了。"六四犯"至今还有人在监狱关押。

陈希同竟和赵紫阳比"自由",匪夷所思!

中国监狱,虽然官员都遭遇"双开",但是仍旧享受级别待遇。秦城监狱就是专门关押部级以上官员的。屠城之后,一大批"六四犯"曾经关在这里,当时是因为北京市公安局看守所(七处)正在重建,向秦城借的房。秦城已经使用5、60年了,设备陈旧,不久将关闭,已经选择了新址,正在修建部级以上豪华型、别墅型、公寓式的监狱。

陈希同在秦城,自称"北京第一贪污犯老陈",经常发脾气,可以不穿囚服,可以随便点菜,可以按自己需要进行室外活动。保外就医后,他拒绝秦城监狱每月3500元的生活费,他认为"如果接受监狱的钱,就等于承认犯罪。"陈希同判刑之后不认罪,进行了多年的申诉。但是现在他住进北京市小汤山疗养院,吃、喝、住、行一切皆免,费用肯定超过每月3500元。可以随便接待客人,除了外国记者。

姚监复:你比软禁中的赵紫阳更自由。

陈希同:不对,赵紫阳不是正式犯人,没有正式判刑,保留党籍,仍是党员。

赵紫阳是因为反对"4?6"社论,反对戒严、反对屠杀,被邓小平撤销总书记职务,软禁十五年八个月,直到辞世,赢得全国人民的尊重。赵紫阳在四川时的下属蔡文彬在《赵紫阳在四川》一书中,公布赵紫阳对他说过,1991年、1992年,邓小平曾经派人带话,如果写检查,还可以做总书记,被赵紫阳拒绝。

至今坚持"反对动乱"立场的陈希同,竟然与赵紫阳比"自由",真是匪夷所思。

陈希同对自己冤案的评价:"文革后最大的冤案"、"最荒唐的錯案"、"最不得人心的假案"、"最不人道的大案"。陈希同与中共官员越反越大的贪腐案比较,可能能赢得"四最";但是与全国数不清的人权案比较,不比"大",只比"冤"、"荒唐"、"错"、"假"、"不人道",与高智晟案、陈光诚案、谭作人案、刘晓波案比较,与底层错杀、错判的刑事案、维权案比较,你赢得了吗?

李鹏和陈希同,两个"六四"责任人,先后出书推卸罪责,都必须面对八九民运。相比较,李鹏虽然色厉内荏,但是还是敢于直视,虽然目露凶光,基本对自己所作所为做了全面记录,假话有,但是少,因此史料价值大。

反观陈希同,目光狐疑,既要洗刷,又随时坚守底线,他的底线是"4?6社论",是邓小平,还有江泽民。这与他沦为"阶下囚"有关。如果他仕途顺利,或者还能高升,他或许写出李鹏式的回忆。作为还有两年才能刑满,还要经历政治剥权的中共重要犯人,他所讲的"广场旗杆到纪念碑没有流血"、"死人数字200多人"(比袁木宣布的还少),"看了《李鹏日记》才知道高层斗争多么复杂"等等,语言真实性很差,因此《亲述》一书史料价值要低于《李鹏日记》。

陈希同"众口铄金难铄真"的诗作得不错,但是如果你自己玩半真半假呢!

作者:高瑜

责编:石涛

作者简介: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