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希同与八九民运的对视(上) | 北京观察 | DW | 02.06.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北京观察

陈希同与八九民运的对视(上)

六四北京市长陈希同是双料人物,既是镇压八九学生运动的高官,又是高层权斗的牺牲品,他为自己两段历史辩诬,究竟能够呈现出多少历史真相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血腥的纪念日越来越近,今年发生两件大事。一是"天安门母亲"群体73岁的成员轧伟林,22岁的小儿子轧爱国,1989年6月3日晚10点至11点,在公主坟一带被戒严部队射中头部,惨死在301医院。轧伟林为死难者奔走呼号23年,终感疲惫和绝望,留有"以死抗争"的遗书,于5月25日自缢身亡。"天安门母亲"群体第一次这样失去一位成员;二是八九年的北京市长,现在沦为中共"阶下囚"的陈希同,28日出版了对他的访谈录《陈希同亲述--众口铄金难铄真》(以下简称《亲述》),他为撇清六四责任进行了自辩。

如此强烈的对比和反差,23年仅有。很像西方电影镜头,一个前党卫军高官与一大群犹太人难属的对视。

陈希同接受访谈目的明确

陈希同的这本书,纵观十篇(章),是他接受学者姚监复的十份访谈录,从2011年1月6日至2012年5月6日,时间跨度一年四个月。所谈内容主要两点,一,不是"北京戒严指挥部的正指挥";二,不是"贪污犯"。这两个问题第一篇访谈已经谈得很全面,以后谈话多有重复,陈希同还让姚监复就这两个问题单独写成文章发表。说明澄清这两点,是陈希同的目的。

陈希同是"北京戒严指挥部的正指挥",仅见于李鹏《关键时刻--李鹏日记》5月18日提及一次,再无旁征。陈希同是不是那么个"正指揮",与八九年血洗天安门和长安街关系不大,谁担任这个职务也得听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的。另外,陈希同是不是那么个"正指挥",与陈希同89年镇压北京民主运动中的的所作所为关系也不大,就是被《李鹏日记》5月21日确认的两个指挥:"城区戒严部队由北京军区司令员周依冰指挥,整个进城戒严部队由总参谋长迟浩田指挥",民愤也没有陈希同大。陈希同是处于李鹏之下,千夫所指的何东昌、李锡铭、袁木一流的人物。因此,陈希同抓住是不是"北京戒严指挥部的正指挥",扯了半本书,这叫扯淡。

陈希同另一个要澄清的问题"是他没有贪污一分钱",不是贪污犯。

87年秋天,我在中新社,被摄影部记者拉到北京农林局在东三环新开的渔阳饭庄采访,这里以日本料理为主,我们去的是三楼最大的合资餐厅。餐厅日方经理介绍过经营情况之后,招待我们品尝特色菜,一只一尺长的小木船摆放着生鱼片和各种海鲜,精美无比。主菜是铁板烧。正用餐,经理又来了,说太难得了,今天你们有机会看看我们的"特号船"了。他带我们去一个单间,推开两扇高大的门,餐厅有一百平方米,只有一张餐桌,一桌人,迎面坐着的正是陈希同,餐桌上摆着一艘1米半长,7、80公分高的的多层木船,这条船时价是两千元。我当时的感觉很受侮辱,如果知道是到别人餐桌上看,我不会去,立刻就退出门外。陈希同这桌宴席,现在可能不算回事,当时确是豪宴.

陈希同说"王宝森案件、还有挪用公款,都是假的,正像'豪华别墅' 一样是没有的事。"他称他是"文革后最大的冤案。";"最荒唐的

错案。";"最不得人心的假案;"最不人道的大案"。这都是令读者难辨真假的问题。政治局一级的政务何时公开过?"财产公开"吵了几十年,好像越来越公开不了了。按说陈希同应该详细讲述被撤职,被判刑内幕。可是他的辩解没有超过判决书的内容。倒是姚监复不停地把听到的内幕反馈给他。

陈希同把自己打扮成被冤屈的"书呆子"。"我这个人受刘少奇《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的教育影响很深,又有孔孟之道的影响,认为做人要光明磊落,绝不干那种写黑信、告黑状的事。"陈希同一再说他没有写信告过江泽民的状,没有反对江泽民。对他的专案组组长,当时的中纪委书记、北京市委书记尉健行倒是进行了痛斥,但是对降旨把他打入十八层地狱的江泽民,从他口中没有说一个"不"字。他揭露邓小平在南巡讲话里,点名批评了与他"长期不和"的李锡铭,李锡铭晚年向他道歉。他又借李锡铭之口,几次大骂"江泽民是一个大政治骗子、投机分子。"骂"李鹏是一个大混蛋。"

陈希同城府之深,李鹏如何是个儿?

沦为"阶下囚",与六四责任之间模糊掉什么?

百度的陈希同百科词条,从"1991年4月,任申办2000年奥运会主任委员",直接就过渡到"1995年陈希同因王宝森案件引咎辞职。"有意模糊掉陈希同六四镇压之后被高升为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的事实.这和陈希同本人《亲述》颇相吻合。

陈希同说:"作为北京市长,没有签发向中央上报关于学生运动的简报,这一类政治思潮方面的简报,是由北京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李锡铭签发上报的。"

"作为北京市长,尽了最大努力,负起责任,保证北京市水电气的稳定供应,一天到晚抓这些事,没有乱,包括各大使馆:保证社在社会不安定时期,北京肉菜蛋奶等副食品的供应是正常的。"

仅依靠这些,六四之后陈希同能被邓小平选中顶替李锡铭,升入政治局吗?

事实证明,邓小平对待八九民运,确定了两条不可以逾越的界限,一是根据他的4·25讲话,几乎一字不改出笼的"4·26社论",二是军队进城实行戒严。陈希同在这两点上紧紧追随邓小平,为镇压学潮身先士卒,北京市委和北京市的言论和行动,都加剧了学潮的激化。

吴国光为《亲述》所作的导言,引述张万舒在新华社所听传达,4月24日晚,李鹏主持的政治局常委会,"陈希同代表北京市委和市政府作了主题汇报."这与《李鹏日记》,有出入,李鹏记载北京市参加汇报的是李锡铭。

我于89学潮中以《李锡铭4·24请战报告》为题,详细报道4月24日北京市委向中共中央送上一份经过李锡铭修改的《请战报告》。其内容是有选择地在学生大字报中、标语口号上做文章,并利用3月份以来跟踪、偷拍、窃听、诱导、编造的一些人、事、言论,说明学潮实际是经过两年酝酿、准备、有组织、有计划有预谋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的动乱。该报告提出:"要求重新评价耀邦同志,不就是肯定耀邦同志,否定小平同志吗?""只要中央给政策,我们是有办法解决的。"24日晚8点,政治局常会扩大会议,讨论了北京市委的《请战报告》。

《李鹏日记》记述在24日晚8点常委碰头会上,"李锡铭表示,只要中央态度明朗,北京市委有把握把群众发动起来,挽回局势。"李鹏提出,人民日报发一篇有分量的社论传达今天常委碰头会议定精神。(会议中,李鹏接到王瑞林电话,邓小平约明天上午十点,李鹏、尚昆去家谈话。)这便是"4·26社论"的未雨绸缪。

陈希同作为北京市长,国务委员,可以不知道常委碰头会的情况,但不可能不知道北京市委这份《请战报告》,因为他也是市委的重要成员,否则就是渎职。

在支持邓小平强硬的镇压路线上,陈希同与李锡铭是一致的,陈明显获得更多的信任,邓小平南巡之后选择陈希同陪同视察首钢,让给朱镕基、李鹏带话。正是这种信任,才潜伏下权斗的杀机,陈希同才有资本成为一个落马的政治局委。如果他还是一名中央委员,那是够不到江泽民的,更不需要与常委尉健行结仇。

姚监复:对你判刑.邓小平知道吗?他为什么没有为你说话?

陈希同:当时,邓小平还在世,但是,病重了,几乎是植物人了.,那是1995年。

姚监复:有人认为如邓小平能干事,你不至于判刑。

陈希同:事情应当是逐步积累,才发展成最后结果的。……

以上一段对话,可以选做全书的代表性问答。闪电般地推心置腹,一旦进一步单刀直入,立即严守底线。下边的话,实际大可不必再费笔墨有闻必录了。

作者:高瑜

责编:吴雨

作者简介: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