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萨德支持者与叙利亚冲突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6.06.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阿萨德支持者与叙利亚冲突

叙利亚冲突的解决,关键在俄罗斯。除俄罗斯外,会让大马士革听取意见的实在不多。中国和伊朗也在相对次要的位置上。

(德国之声中文网)绿党欧盟议员舒尔茨(Werner Schulz)指责俄罗斯总统普京是"杀戮的帮凶"。他所指的是4月底发生在叙利亚胡拉市针对女性和儿童的屠杀。"俄罗斯尽一切力量支持这一独裁者,事实上,俄罗斯尽一切力量支持世界上的独裁政权。"舒尔茨如是指责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的立场。

然而,德国科学与政治基金会的佩特斯(Volker Perthes)认为,从道德上指责莫斯科并非促使俄罗斯在叙利亚文问题上合作的正确道路。"如果想让人参与解决问题,那么,事先在道德上孤立他,在政治上并无助益。"他说,有意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参与各方,当然应当指出俄罗斯的责任所在。但是,说服莫斯科决策者愿意对阿萨德政权施加影响,同样重要。

利比亚冲突的漫长阴影

迄今为止,俄罗斯在联合国安理会阻止对大马士革政权采取更强硬措施,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叙利亚是俄罗斯在中东地区最后一个盟国,两国之间有着数十年的伙伴关系。不过,伯尔基金会贝鲁特办公室主任舍勒(Bente Scheller)认为,还有一个原因是,在此前的利比亚问题上,俄罗斯同意批准至关重要的利比亚决议之后,有被西方牵着鼻子走的感觉。俄罗斯同意建立禁飞区,以保护利比亚平民,而北约及其阿拉伯盟友其后的行动则超出联合国授权的范围。舍勒认为,莫斯科由此对西方失去信任,且一时难以恢复。她认为,倘若西方采取一些补偿措施,可能会打破俄罗斯的阻碍立场。

莫斯科领导层的"三部曲"

--- Russland Syrien Flaggen

叙利亚与俄罗斯的盟友关系

佩特斯援引一位俄罗斯朋友的话来解释俄罗斯人的想法:"叙利亚人在为西方在利比亚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此外,对俄罗斯领导层来说,还有另外两大背景。一是车臣问题。佩特斯说,俄罗斯领导层认为,只要是反对世俗政权、哪怕是独裁政权的,都是伊斯兰极端分子。这是俄罗斯在叙利亚立场上对西方毫不让步的另一原因。

第三点是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利益。佩特斯认为,俄罗斯在叙利亚他图斯有一个军事据点,围绕该据点的使用问题,即便大马士革发生政权更迭,俄罗斯仍然可以与新政权就此谈判。佩特斯说:"就看俄罗斯领导层何时会认为,没有阿萨德更容易贯彻俄罗斯的利益。"

也门式解决方案

佩特斯认为,为与俄罗斯共同解决叙利亚冲突,西方必须向莫斯科领导层传达这样一个信息,即俄罗斯不仅能扮演一个建设性的角色,而且会扮演一个领导性的角色。"西方必须发出信号,尊重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利益,而且,促使叙利亚走上议定的变革之路也符合其自身利益。"更明确地说,在促使叙利亚实现权力和平移交的过程中,不应是西方以激进的方式要求俄罗斯提供支持,而是西方表示愿为俄罗斯提供支持。

解决的妙方是所谓的"也门方案"。也就是说,阿萨德下台并与其最紧密的跟随者流亡国外,权力暂时移交给阿萨德的一名代表。之后,在联合国和阿拉伯联盟的斡旋之下,叙利亚政治各方举行对话,为该国建立新秩序铺平道路。批评者指出,按照这种方案,阿萨德将得以逃脱惩罚,但另一方面,这也可能带来内战的终结。佩特斯认为,支持也门选项的人越来越多,与此相反,支持军事干预的人越来越少。

中国跟随其后,伊朗紧张

Syria's Ambassador to the United Nations (U.N.) Bashar Jaafari (C) speaks with China's Ambassador Li Baodong (L) as they arrive at the U.N. Security Council to discuss a European-Arab draft resolution endorsing an Arab League plan calling for Syria's President Bashar al-Assad to give up power in New York February 4, 2012. The Homs attack made Friday the bloodiest day of an 11-month uprising and it gave new urgency to a push by the Arab League,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for a U.N. resolution calling for Assad to cede power. The Security Council had scheduled an open meeting for Saturday to vote on the draft. But Russia asked that the 15-nation body not immediately do so and instead hold consultations. REUTERS/Allison Joyce (UNITED STATES - Tags: POLITICS)

资料图片:联合国安理会就叙利亚举行会议

数天前,佩特斯前往北京,与中国外交部对话。他描述中国在联合国安理会的立场说:"中国政府说,我们在叙利亚没有特殊利益,但我们跟在俄罗斯的后面,这也是因为俄罗斯请求我们这样做。"

与阿萨德集团的命运最为密切相关的是伊朗。大马士革政权迄今通过叙利亚向该地区施加影响力,比如为黎巴嫩真主党提供支持。透过不久前还以大马士革为大本营的哈马斯,伊朗的权力范围一直延伸到巴勒斯坦自治地区。佩特斯强调叙利亚对伊朗具有的意义:"伊朗领导层十分紧张,担心如果阿萨德政权倒台,将失去该国在阿拉伯世界的唯一一个盟国。因此,伊朗希望叙利亚政权得以维持。"

围绕叙利亚冲突解决的博弈仍在继续。专家舍勒认为,目前没有任何一方希望进入攻势:"只要俄罗斯明确表示,不会同意联合国安理会的行动,那么,对于各方来说,都相对简单。因为他们无需面对如何干预叙利亚的问题。"

作者:Thomas Kohlmann 编译:苗子

责编:乐然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