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德国:难民上限 – 典型德国式的辩论 | 非常德国 | DW | 14.10.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难民上限 – 典型德国式的辩论

两年前基社盟就提出每年最多接收20万难民。以总理默克尔为首的基民盟坚决反对。现在,两个姊妹党终于达成妥协,但上限问题又成了组阁谈判中最大的障碍。专栏作者张丹红对此实在感到不解。

(德国之声中文网)"上限"这个词在过去两年里快成了骂人话。它是仁慈和巴伐利亚民粹的分水岭。几乎每位脱口秀的客人都被问及:"您同意设上限吗?"大家基本一致地回答:"当然不!"谁愿意和泽霍费尔为伍呢?

把每个问题都上升到信念问题 - 这是典型的德国式思维。谁不愿意被视为自私、落后甚至种族主义,就必须对这个问题做出否定的回答。况且这样的回答也不花钱,既不必捐款,也无须带两个难民回家。

上限反对者讲的是原则,更确切地说是基本法第16条a。据此,所有受政治迫害的人都可以在德国得到庇护。不过,没有人质疑这一基本权利,选项党也没有。只不过受政治迫害的人在大批涌入德国的难民中所占比例不到1%。2016年,在德国得到政治庇护的只有2120人。他们的权利并不会因上限而被剥夺。因此,假如绿党主席皮特尔以基本法为由拒绝联盟党就上限达成的妥协,那么在我看来,这不过是完全意识形态的自我障碍。

下一个反对上限的理由是日内瓦难民公约。不过在该公约上签字的不只是德国,世界上有194个国家签了字,基本上是所有国家。不过,日内瓦公约对签字国没有任何要求。每个国家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做很多,也可以做很少。不过,该公约绝没有要求哪个签字国为了接收战争难民而完全自我牺牲。很多德国人认为,德国的承受能力已经到了极限,其他的德国人还想欢迎更多的难民。解决的办法应当是两部分人各退一步,设定上限。不过妥协并不是德国人的美德。德国人喜欢走极端。很多德国政治家似乎没有意识到在"所有人都收"和"高筑围墙"这两个极端之间还有一片广阔的地带,而世界其他国家都在这个地带里。

Deutschland Stuttgart Mohamed aus dem Sudan an Schultafel (picture-alliance/dpa/W. Kastl)

"所有人都收"和"高筑围墙"这两个极端之间还有一片广阔的地带

德国已经超载

对我来说,持续两年的有关"上限"的辩论是居高临下和脱离现实的。好像这只是一个散发着冷酷的抽象数字。自2015年秋天以来,难民成了无处不在的话题,这不正说明默克尔对所有难民敞开国门的做法超出了德国人的接受能力吗?前不久一个中国人对我说,默克尔对德国人施行道德绑架。

由于一心只想着当选连任的政治家不愿公开承认错误,因此他们抵制所有看起来像是纠偏的措施。为接收难民人数设上限就属于这样的一项措施。不过,达成妥协的意愿也是会改变的,比如在一场损失严重的选举之后,或是在面临组阁的压力之下。对基民盟和基社盟在"上限"问题上突然达成妥协,默克尔是这样评论的:"一切都有自己的时间。昨天就是这样的一个时间。"

绿党议会党团主席戈林-埃克特仍然无法想象如何在20万的时候打住。脱口秀主持人也条件反射般提问:"那么对第20万零1个难民怎么处理呢?让他原路返回吗?"不管怎么说,主持人不再问是否应当把枪口对准难民儿童了,这是一个进步。德国人这种钻牛角尖的劲头儿令人绝望。批评上限的人们难道不明白这上限首先是对外发出的一个信号吗?非洲最偏僻的村庄都知道只要跨上德国的土地,就基本能留在这里。况且从非洲来的大部分人既没有受到迫害,也不受战争威胁。尽管他们前来欧洲的欲望完全可以理解,但是作为政治家必须明确告诉他们,贫困不是申请庇护的理由,德国的接收能力也是有限度的。

Zhang Danhong (V.Glasow/V.Vahlefeld)

作者张丹红

宽大的心胸,狭窄的国土

况且德国的国土面积与世界的大国相比小得可怜。加拿大的面积是德国的28倍。受到媒体宠爱的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每年都为该国接收的难民设上限,而且一般都达不到这个上限。2017年他的目标是接收7500名难民。

也许有人说,加拿大的地理位置得天独厚。那我们以法国为例。总统马克龙刚刚公布了法国的上限:今后两年将总共接收一万名难民。而且法国将到危机周边国家的难民营去自己挑选,目的是限制非法移民。假如德国的牙买加联合政府谈判成功,那么它是否会效仿法国的榜样呢?看一看目前德国就20万这个与其他国家相比天文数字的上限展开的辩论,我担心德国的政治家还没有进入现实。而只要德国不下决心控制非法移民,欧洲的解决方案就是天方夜谭。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