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德国:讲真话需要勇气 | 非常德国 | DW | 26.11.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讲真话需要勇气

在难民问题上,诚实是稀有产品。这加深了公众对媒体的不信任,并为极右势力推波助澜。专栏作者张丹红认为自民党主席林德纳尔和绿党政治家帕尔默是两个敢讲真话的例外。

(德国之声中文网)2015年9月,德国总理默克尔不慎 - 尽管自称出于很高尚的动机 - 引发了一场雪崩。她没有承认并纠正错误,而是不断重复那一句口号"我们能搞定"。当每天上万人涌入德国、局势完全失控的时候,图宾根绿党籍市长帕尔默在脸书上写道:"我们不能搞定"。他在接受采访时诚恳而客观地阐述了自己的观点。"您的建议很像基社盟?!"电视一台的主持人不知在提问,还是在指责。几位绿党党友建议帕尔默加入选择党。从那以后,他每隔几天就让自己的政党和大部分媒体火冒三丈。

思维禁区从一开始就是难民危机讨论的一大特点。在帕尔默看来,默克尔对此负有责任。她在难民危机一开始就曾经对批评者说:"如果我们因为帮助困境中的人而需要道歉,那么这就不是我的国家了。"  从那时起,"德国人要在善与恶、道德与不道德、默克尔的德国和她不愿看到的德国之间做出抉择",帕尔默写道。他的关于难民危机的书《我们不能帮助所有人》在德国成了畅销书。

几乎没有一个记者愿意选择黑暗的德国。于是他们努力把光明面报导得更光明。现实与报导的现实相距越来越遥远。无限制移民的阴暗面只有在遮掩不住的时候才得到媒体的关注,比如2015到2016年跨年夜发生在科隆的大规模性侵事件。

勇敢的移民

德国、伊朗双重国籍的艾米提斯-珀尔庆幸那天晚上没有去科隆火车站前的广场,但即使在莱茵河边,她也感受到威胁。到处是外国人模样的男子,对她和女儿淫荡地吐舌头。在电视脱口秀上,她要求把有犯罪纪录的难民驱逐出境。结果,批评和辱骂铺天盖地而来。很多德国人骂她是纳粹。基民盟的党友劝告她不要再公开批评默克尔的难民政策。

其实,她的要求是完全符合日内瓦难民公约的。该公约约束难民必须遵守客居国的法律,否则可以被遣返。不过,这些细节在意识形态主导的讨论中有煞风景,于是一般来说被自封的拯救世界者忽略不计。

我的大多数记者同事也自认为肩负着拯救世界的使命。不合他们世界观的马上被归到民粹和极端右翼一类。"选择党的缩减版:林德纳尔的自民党"、"林德纳尔走进民粹邪路"等耸人听闻的标题在大选之前就已经充斥报端。这位38岁的政治家确实口无遮拦。他神态镇定地说出这样听起来大逆不道的话:"非政府组织不能成为蛇头的帮凶","我们的目标应当是把橡皮艇上的人送回出发地,而不是把他们接到欧洲"。林德纳尔要求在移民问题上遵守现行法律,他的执着打乱了联盟党和社民党在选战中闭口不提难民危机的计划。

这两个执政党很想告诉选民,难民危机已经过去,我们确实搞定了。我的记者同行帮助政府传播这一童话。即使自视为高质媒体的"时代周报"也报导说,现在基本上没有难民来到德国,所以有关接收难民上限的讨论是多余的。而事实上,今年来德国的难民将达到20万,过去两年入境难民的家庭团聚还没有计算在内。

家庭团聚的争论

说起家庭团聚:绿党在组阁意向性谈判中把这个问题变成了衡量自己可信度的核心问题。其实,德国很大度地允许难民的家庭团聚,有争议的只是所谓受辅助保护难民的家庭团聚,这些人既不受政治迫害,也不是战争难民,而是一旦遣返可能安全受到威胁的难民,他们只得到一年居留,每年审核一次。日内瓦公约和欧盟庇护法都没有规定这些人可以申请家庭团聚。

不过,绿党和大多数记者对法律的有关规定并不感兴趣。林德纳尔坚持依法办事,被媒体描述成策略性考虑 - 他想把自民党变得比基社盟更右,并故意使组阁谈判流产。艾米提斯-珀尔对这一争论感到不可思议:"我总是在问,为什么这些男人自己逃避战争,把老婆孩子丢在家乡?为什么他们不把老婆孩子送到安全的地方,自己保家卫国呢?"

我希望德国多一些珀尔这样敢讲真话的人。大多数民众对谁左谁右并不敢兴趣。他们想知道政府打算什么时候结束借助庇护法分享德国福利体系的非法移民现象。政治决策人应当面对现实:所谓的难民危机实际上已经转变为一场民族迁徙。而不认真保护外部边界同时死抱住一部过时的庇护法不放的欧盟完全不知所措。我再引用绿党政治家帕尔默的一句大实话:"要想保留我们的自由和富裕,就必须让很大一部分因追求它们而想来欧洲的人们得不到它们。"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