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德国:舒尔茨 – 2017年最大的输家 | 非常德国 | DW | 24.12.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舒尔茨 – 2017年最大的输家

2017年德国政坛上有很多输家。在专栏作者张丹红看来,没有一个人比舒尔茨输得更惨,因为他曾经拥有现实的登上总理宝座的希望,但可惜他接连犯错误。

(德国之声中文网)德国社民党没有认清时尚。今年欧洲政坛的时尚是马克龙和库尔茨这样年轻帅气且有演讲才能的政治家。而社民党在年初的时候推举一个光头、胡子拉碴、口才平平的舒尔茨为总理候选人。

作为多年的社民党选民,我对这一选择十分恼火:难道你们几十万党员中就找不出一个多少有一丝马克龙或库尔茨风采的人选吗?我们中国人对他们有一个很亲切的称呼 – 小鲜肉。这个称呼本来是针对南韩电视剧明星的,马克龙热使“小鲜肉”的使用范围扩大到政治家身上。特别是马克龙和长他24岁的女教师之间的恋情在30岁就成剩女的中国引发震撼。据说女教师在最受欢迎职业排行榜上急速攀升。

回到舒尔茨。他实在称不上是小鲜肉,但德国人对默克尔的厌倦如此之深,以至于他们把舒尔茨当成了救命稻草,短时间内他使社民党的受支持率提高了十个百分点。在社民党的党代会上,他以百分之百的选票当选。直追金正恩。

Frankreich Präsidentschaftswahl 2017 | Emmanuel Macron & Ehefrau Brigitte Trogneux (picture-alliance/abaca/H. Szwarc)

法国总统马克龙和爱妻布丽吉特

选战彻底失误

不过,这样的选举结果更说明了社民党所处的糟糕境况,而不是对舒尔茨个人魅力和能力的反映。不过,社民党候选人完全误会了。他以为自己是耶稣,只要选民看到他,就会疯狂地把选票投给他。他也许认为,选战不过是走个形式,只要四平八稳,不得罪哪个群体,抽象地谈一谈社会公正,总理桂冠就可以到手了。

假如他当时给我打个电话,我会免费给他咨询,告诉他社民党传统选民最关心的话题是什么。由于舒尔茨来自欧盟星座(他曾是欧洲议会议长),他完全可以与联邦政府保持距离,认真对待民众的担忧,如果这样做的话,他甚至会得到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 将那些对施罗德改革耿耿于怀的选民拉回社民党的怀抱。

结局我们大家都知道。舒尔茨没有给我打电话。他相信了他的那些顾问。这些顾问也曾经建议舒尔茨前任加布里尔不能在难民问题上站到总理默克尔的右边。但假如默克尔越来越左,直到在她的左边只剩下左翼党,那么非要夹在默克尔和左翼党之间的社民党不会窒息而死吗?假如社民党不愿有这样悲惨的结局,就必须摆脱这些左右的框框,倾听老百姓的声音,想他们之所想。不过这需要勇气和实用主义,这对欧盟官僚舒尔茨来说似乎是苛求。

Österreich Vereidigung der neuen Regierung in Wien (Reuters/L. Foeger)

新上任的奥地利总理库尔茨

社民党总理候选人没能在默克尔最脆弱的时候取而代之,相反,舒尔茨带给社民党二战以来最差的选举成绩。按理说他应当引咎辞职,不过他没有这样的高风亮节。况且联盟党也输得很惨,两位党主席也没有让位的表示,不能单独指责舒尔茨。

没有吸取教训

假如舒尔茨利用牙买加谈判的五个星期,静下心来分析选举结果,那么现在他可以带着新的认识和主张与默克尔展开组阁谈判。可惜我们看不到吸取教训的迹象。相反,舒尔茨做出的选择是逃避现实,在党代会上推出2025年之前实现欧罗巴合众国的主张。他重新拾起这个近一百年前提出的理想无可厚非,但考虑到英国脱欧,欧元危机和难民危机造成的南北欧和东西欧之间的分离,欧罗巴合众国的理想从未像今天这样遥不可及。

Zhang Danhong (V.Glasow/V.Vahlefeld)

本文作者张丹红

舒尔茨的前任、现任外交部长加布里尔好像意识到了错误。周末他发表文章说:社民党在选战中的选题失误,对选民的担忧置之不理。这一认识虽然来得晚一点儿,但总比认识不到要好。

假如舒尔茨读一读这篇文章,重新回到现实中来,那么他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在组阁谈判中体现社民党对德国的责任感。如果谈判成功,那么他应当像在选举当晚承诺的那样不加入默克尔领导的政府,把部长的位置让给刚刚当选的社民党秘书长Lars Klingbeil。这位39岁的年轻人多多少少有一点儿马克龙和库尔茨的味道。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