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德国:纯素食主义—一种超级道德的时尚 | 非常德国 | DW | 12.11.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纯素食主义—一种超级道德的时尚

纯素食产品到处都是,尽管纯素食者只占德国人口的1%。他们享受着媒体的关注,因为他们自以为占尽了道德的优势。专栏作者张丹红用批判的眼光看纯素食运动。

(德国之声中文网)前不久我见到一位情绪十分低落的老朋友。我问为什么。他说在瑜伽班上认识了一个梦幻般的女人。可是两人第一次约会就不欢而散。原来那位女性是纯素食者。当朋友点肉食的时候,她大骂他是凶手,并愤怒地甩袖而去。

我问瑜伽老师聂欣为什么有些素食者如此好斗。她回答:"因为他们认为我们食肉者不干净,心肠狠毒。"不光是食肉者。黑森州动物权益活动分子Achim Stößer在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时说:"素食者和非纯素食者一样是凶手。"他说自己没有非纯素食的朋友,就像他不会与种族歧视者交朋友一样。我真想对他说:别那么激动。热爱动物并不意味着仇恨人类。

像Achim Stößer这样的人如此义愤填膺,是因为大多数人的道德水准太低了。他们想通过过激的言论来唤醒我们这些落后分子。这让我想起绿党。他们也对德国人的道德水平感到担忧。2013年大选前夕,他们的"素食日"倡议旨在抗议对气候和自然的破坏。不过,食肉的选民马上在选举时打了绿党的嘴巴。

武则天和她的素食帝国

这很不公平。其实绿党是为了我们好。而且一周一个素食日并非苛求。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皇武则天曾经把一年365天都变成了素食日。由于很多中国人对牛奶不适应,所以不少人一夜之间被逼成了纯素食者。结果,抑郁症在全国蔓延。

DW Chinesisch Kolumnem, Nie Xin (privat)

瑜伽老师聂欣

瑜伽教师聂欣说:纯素食者不吃奶制品和鸡蛋,使身体缺乏维他命B12,影响营养吸收。这容易造成记忆力衰退和抑郁症等疾病。"所以纯素食群体里,抑郁症是很常见的疾病。"而由此带来的医疗费用需要大家来承担。

成年人糟蹋自己的身体,已经很不负责任;更令人无法容忍的是,他们要求自己的孩子也变成纯素食者。我朋友圈里有一位女性为了实现自己的生菜素食理想,带着小儿子移民印度。生菜素食者只吃生菜和加温不超过45度的食品。更高一级的是生食蔬果素食者 - 他们只吃自己从树上落下的水果和蔬菜。对他们来说,普通素食者不过是立场和道德不坚定的人。

换句话说,道德的阶梯很长、很高。最下面的是我这样无药可救的人 - 每年我在圣诞市场转一圈,最后却总是回到咖喱香肠加薯条的摊位;在我之上的是机会素食者(只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锅边素食者(把肉扒拉到一边,捡菜吃)、蛋奶素食者(不吃肉,但不拒绝鸡蛋和牛奶)、蛋素食者、奶素食者等等。纯素食者同理。那些出于伦理原因放弃吃肉的人比只考虑自己健康的人更高尚,而道德阶梯的最高层当然属于那些以拯救世界为己任的水果素食者。一般规律是:道德层次越高的越不宽容,对他之下的芸芸众生越持鄙视的态度。

Zhang Danhong (V.Glasow/V.Vahlefeld)

张丹红

纯素食者的伪善

聂欣既不食素,更不是纯素食者。这在德国的瑜伽老师当中很少见。这位生物学博士主张平衡饮食,避免极端。她认为纯素食者不能自圆其说:"他们指责我们杀害动物,但他们没有认识到植物也是生命。从生物学的角度看,植物也有情感。"此外,纯素食者的行为是自相矛盾的:"他们认为自己更接近自然,但没有意识到,吃素要满足身体需要的能量,消耗量反而更大。"

此外,纯素食食品是否真的更健康,对此我表示怀疑。前不久我问附近面包店的女士如何在没有牛奶和鸡蛋的情况下保障纯素食饼干的味道,她回答说:"很简单,多多加糖。"聂欣认为,纯素食运动带来的另一个负面效应是:"他们推动食品价格更高,衍生出更多的商业化。"

她预计,纯素食这个世界潮流将会像其他潮流一样自生自灭。一个证明是:德国的纯素食者人数三年来没有增加,保持在84万左右,相当于德国人口的百分之一。回想武则天时代,她手下的官员想出无数的例外,使素食令越来越形同虚设。而德国的绿党在2013年大选惨败之后也不敢再提素食日的事儿,而且他们早就发现了新的展现其超级道德的领域。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