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德国:性别歧视无处不在 | 非常德国 | DW | 28.10.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非常德国

闲话德国:性别歧视无处不在

柏林巴勒斯坦裔国务秘书Sawsan Chebli称一位前大使的恭维是性别歧视。这使专栏作者张丹红大受启发。从那以后,她发现生活中充满了性别歧视,包括她自己。

Sawsan Chebli (picture-alliance/AA)

Sawsan Chebli:我不断遭遇性别歧视。但今天这种事情还从没有经历过。

(德国之声中文网)16年前,我想咨询一下各种金融投资的可能,于是与一位财务顾问约见。我在大厅里等着。一位很帅的小伙子从楼梯上跑下来,微笑着伸出手:"您好,张女士!"我掩饰不住惊讶:"说心里话,我以为您应当是一位鬓发斑白的长者。"

上周我读到报导,说Sawsan Chebli 受到沉重打击,原因是一位前大使在一次公开活动上没有认出她来,并解释说:"没想到您这么年轻,这么美丽。"这位39岁的社民党女政治家在脸书上写道:"我不断遭遇性别歧视。但今天这种事情还从没有经历过。"

假如我当时坐在听众席,肯定会想:恭维得不很得体,但没有恶意。不过,政治家就是比我们觉悟高,Chebli女士马上从中嗅出了性别歧视的味道。因为前大使这句话的言外之意是:一名年轻女性怎么能担任这样重要的职位。

我马上想起了与财务顾问的初次见面。我的那句话不也流露出基于年龄而对他咨询质量的某种不信任吗?而且我只在意了他的性别和外表。这是再严重不过的性别歧视!

Zhang Danhong (V.Glasow/V.Vahlefeld)

本人作者张丹红

有了这种意识之后,发现生活中处处都是性别歧视。在电视脱口秀上,主持人问客人:假如他们受到奥地利未来总理库尔茨的邀请,打算送给他什么礼物。前巴伐利亚州长施托伊贝格竟然说:送给他美丽的女友一束鲜花。他以为上了年纪就可以随便搞性别歧视吗?

周末我去看瓦格纳的歌剧"唐怀瑟与瓦特堡歌唱大赛"。歌词简直令人无法忍受。看这一段:"泉水使我感觉口渴时,我就愉快地把嘴唇凑上去。我要充分享受欢乐,绝不踌躇。由于泉水永无止境,我的欲望也永不消失。"把女人当作满足欲望的工具,是可忍孰不可忍。

偶然发现海涅关于慕尼黑的一段话。他说那里的啤酒很出色,女人也容易搞到手。我在考虑是否应当给杜塞尔多夫海涅大学的校长写封信,问他怎么能让自己的大学以这样一位大男子主义者的名字命名。又一想,一定已经有女权主义者表示抗议了。

Gemälde Heinrich Heine von Oppenheim Ausschnitt (picture alliance/akg-images)

海涅:慕尼黑的啤酒很出色,女人也容易搞到手

我并不反对女权主义者。他们为男女平等做出了巨大贡献。想一想60年前,德国妇女不能去银行开户、没有丈夫许可不得外出工作,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不是很进步吗?

在追求男女平等的过程中,我们对男人们进行了再教育,并把他们置于女性的控制之下。男孩子的世界观是在母亲、幼儿园阿姨和女教师的影响下形成的。长大后他们必须满足女性的多重要求:要做善解人意的男人,做充满激情的情人,做现代的父亲,陪伴女儿去跳芭蕾,并给青春期的儿女充当生活指导,而且最好收入丰盈。尽管男人努力成为更好的人,仍然不断有人对他们说:他们欺压妇女,他们禽兽不如。

我对德国男人深表同情。他们让我想起文革中的反革命,动不动就被揪出来挨斗,或是进行自我批评:我利用自己的地位请女实习生吃了顿饭;我回头看了一位美女;我对一名女性做了不恰当的恭维。

我们可以继续残虐他们,驱走他们身上最后的一点儿男性。但假如有朝一日没有人再为我们开门,没有人帮我们提沉重的箱子,没有人恭维我们,男同事把我们当中性人看待,那我们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这最后一点尤其让我感到恐怖。就像中国人常说的那样:"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我们完全可以退一步,不要动不动就像受委屈的小女孩儿。

请不要误解我。猥亵女性是不能容忍的。不过,大多数女权主义者和媒体对这类事件默不作声。大规模移民把儿童婚姻、强制婚姻等对女性的歧视带到了德国,却没有人发出呐喊;公共游泳池对猥亵女性现象已经习以为常,于是想出一周一天女性专场的办法,我也没有读到愤怒的评论。

唯一让我感到安慰的是,我能向当初的财务顾问、今天的丈夫表示道歉。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