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报导:希特勒的遗产 | 体育 | DW | 26.12.200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体育

长篇报导:希特勒的遗产

1948年,巴伐利亚州宣布没收了希特勒的一切遗产。希特勒到底有多少遗产呢?它们都在什么地方?许多谜和许多争执在战后五十多年里出现。

default

新书封面:希特勒和妇女

1948年10月15日,审判席上的座位是空着的,被告已于1945年4月30日以7.65毫米口径的瓦尔特式手枪自决。但对于巴伐利亚的法官们来说,这个案件案情非常清楚,对“主犯”的判决“不需要任何理由”。阿道夫.希特勒在巴伐利亚的全部遗产全部予以没收。

这个诉讼程序是根据特别使命部长路德维希.哈格瑙尔的指示开庭的。因为美国的“解放法”里说得很清楚,已故纳粹首脑们的一切财物都要没收。只不过还需要经过一道法律手续而已。

希特勒总想给人以这么一种印象:他是无私地为党、人民和祖国效劳的。但实际上他至少是个千万富翁。很早,他就找到了赞助商,如弗利茨.蒂森,这些赞助商为帮助他夺取权利,给了他几十万帝国马克。当上帝国总理后,希 特勒给自己解除了纳税义务,他的著作“我的奋斗”总发行量高达约1000万册,而他照收了全部稿酬,不需要纳一分钱的税。最后一个帐单是1943年底纳粹出版社弗兰茨.艾厄尔与后代有限公司开的,仅这个帐单上证明的付给希特勒的稿酬就高达550万帝国马克。

1948年开庭时,巴伐利亚州掌握的这个前独裁者的遗产并没有多少。希特勒在奥伯尔萨尔茨山那儿的山中别墅已于1945年4月被英国炸弹炸毁。他的藏画被美国人没收了,其中一大半还给了原来的主人,其余交给了美国政府。希特勒的藏书也被搞到美国去了,这些书中的三分之一今天在华盛顿国会图书馆。

但希特勒遗产居然在多少年后还会“增长”。好多年后,还会公布出一些把遗产送给希特勒的遗嘱。比如1954年公布了单身老人Fritz.L十年前写下的遗嘱。他在这个遗嘱中把波鸿市的一块地产给了希特勒,说是用于建一个青年宿舍。写这个遗嘱的理由是:希特勒“那样出色地将德国凝聚了起来。”这块地产于是成了北威州的财产。

战后,这个“元首”的财产不断在各个地方出现。当时,他的卫兵、亲信和美国士兵带走了他的不少财物。财政局官员在一个叫Gertrude M.的失业女人家里发现了希特勒的一个核桃木玻璃柜。据这个女人说,是一个盖世太保送给她的。后来财政局决定,这个女人出400马克,可以保留这个玻璃柜。

巴伐利亚州历来禁止买卖希特勒遗物。1954年,巴伐利亚州以“阿道夫.希特勒遗产管理人的名义”在瑞士巴塞尔起诉一个叫吕迪的商人。这个商人想在那里出售一块6米乘4米的地毯。希特勒的岳父弗利德里希.威廉.布劳恩抗议说,这块地毯原先是希特勒的。于是他从吕,这那里得到了12000美元。当这个商人企图把这块地毯偷偷带过边境到瑞士去拍卖时,被瑞士海关查出没收了。但巴伐利亚的起诉失去了意义。因为慕尼黑原希特勒的女管家说,她从来不记得在“元首”的住处见过这块地毯。于是吕迪又得回了这块地毯。

90年代,巴伐利亚还制止了在汉堡拍卖一架钢琴。这架钢琴是一个叫苏德腾兰德的地区于1939年希特勒五十岁生日时送给希特勒的。1989年,一个小偷从汉堡港的一个仓库里偷出了这架钢琴,要卖给明星周刊的记者海德曼。海德曼就是80年代因推出假的希特勒日记而制造了丑闻的那个记者。但海德曼向警察举报了此事。

希特勒的证件,包括他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工资证,他的持枪证和奥地利护照,今天仍放在一个长约40厘米的纸箱里,锁在巴伐利亚主要国家档案馆里。这些资料是1950年检察官在搜查希特勒的女管家阿尼.温特尔的家时发现的。因为检察厅得到一个情报,说是温特尔想把希特勒的一批东西,包括照片、“我的奋斗”第一版等卖出去。

温特尔在法庭上引据希特勒的遗嘱。希特勒在自杀前委托他的亲信、纳粹党办公厅旅途波尔曼,“把一切具有个人纪念价值的东西”送给他的亲戚、女秘书们等。其中也提到了阿尼.温特尔。法庭认为这是符合法律的,除了希特勒的证件外,其它东西连同那个箱子都还给了希特勒的女管家。

巴伐利亚财政部有专人主管纳粹时代遗物。他们最大的工作量花在了“我的奋斗”一书在全世界的盗版上。从战后至今天,平均每隔六周,就有外交官、记者或其他人举报说发现世界上的某个国家书架上出现了新版的“我的奋斗”。德国在作者死亡70年后仍保护版权,大多数欧洲国家也同意巴伐利亚有权在2015年之前强迫出版社发表不出版声明与收回已印刷的出版物。

甚至巴伐利亚现任州长斯托伊贝尔也为这事亲自出面。在一家捷克出版社出版了几千册“我的奋斗”时,他请求捷克总统哈维尔采取干预措施,杜绝进一步出版此书的任何可能性,因为这本书传播着“种族主义,仇恨和历史上的荒唐。”结果,这个捷克出版商被判处3年徒刑,并被罚款约118000马克。

巴伐利亚还禁止奥于仁斯皮格尔出版社发行一盘CD,那里而有德国著名诗人布莱希特的女婿沙尔“愚蠢地”朗诵的一段“我的奋斗”语录(其实是讽刺性的):“几十万个哥伦布的蛋散放着,只是哥伦布们却难得一见。”

但是在美国和英国,巴伐利亚就无能为力了,因为纳粹的艾厄尔出版社在三十年代把版权已经卖给了那里的出版社。贝尔特斯曼集团在英国的子公司伦德姆书屋每年在英国出版3000册“我的奋斗”,销售所得始终作为捐款。

即使在德国,巴伐利亚的有关权利也不断地受到挑战。比如希特勒的妹妹保拉就多次要求得到她哥哥的遗产。1960年,慕尼黑文书法院终于发给了她遗产证,据此,保拉可以得到希特勒遗产的3分之2 ,希特勒的半兄弟(同父异母或同母异父)阿洛伊斯和半姐妹安格拉各得到6分之1。但这几个遗产继承人从来没有真正得到过什么东西。

只有一次,希特勒的亲戚们有所收获。1961年,慕尼黑现代史研究所想要出版希特勒关于外交计划的第二本书,当初希特勒放弃了出这本书。研究所为了避免法律上的麻烦,与希特勒的亲戚私下进行了谈判。最后,希特勒的亲戚们共为此获得了2250马克。书在同一年出版。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