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观察:香港为什么不能民主? | 专栏:长平观察 | DW | 12.07.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香港为什么不能民主?

香港抗议运动仍在持续。时评人长平认为,香港人的勇敢行动向全世界揭穿中共大外宣的谎言。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杜塞尔多夫本拉特宫,一位工作人员看我们是中国人,热情地拉起了家常。他说自己非常热爱中国,迄今去过32次。他拿出一份报纸,说他每期必读。那是一份中国政府控制的中文报纸的德语版,头版印着习近平和金正恩的头像。

假如我把所有德国人都设想成纳粹或者东德政权的支持者,并以此为前提跟他们套近乎,他们一定会感到受辱吧。但是,很多声称喜欢中国的西方人就是这样对待中国人的。他们赞赏中国政府,说中国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

我想让这位德国人知道,他不应该把每个中国人都想象成专制爱好者。"中国的确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有着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明,"我对他说,"但是这个政府一直在破坏你热爱的中国,这份报纸是它的大外宣的一部分。"

他说:"我们的政府也有很多问题。中国人口多,底子薄,发展需要稳定……"看来他真的没有少读手里这份宣传品。这时,他突然想起了香港正在发生的抗争,说:"但是香港不一样,中共以为香港人只爱钱,其实他们想要投票权。"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Imago/epd)

本文作者长平

感谢香港人的抗争,让这些被中国大外宣洗脑的西方人也觉得中共有点不对劲。看起来,北京还需要努力,把"中国不需要民主"的成功宣传嫁接到香港。

中国人喜欢皇权专制?

我在德雷斯顿还遇到过一位博物馆策展人,她对中国的热爱比本拉特宫这位工作人员更加"高大上"--她从中国古代艺术看出,中华民族独具特色,中国人就喜欢皇权专制,西方人不应该将自己的民主偏好强加于中国。

这位在艺术界受人尊敬的女士似乎不知道,她这些深刻的洞见,是在配合中共宣传搞种族歧视。在中共的宣传中,世界上分为两种人:一种是人,一种是中国人。人需要人权、民主和自由,但中国人不需要。

可恨的是,台湾人竟然为了选票前仆后继艰苦抗争,最终实现了政治民主。于是有人说,台湾在近代史上属于中国的历史其实很短,事实上它是一个不同的民族。这种台独论调让很多台湾人感到满意,其实也让中共暗自高兴--至少可以继续维持"中国人喜欢专制"这个谎言。

现在又轮到了香港人。中国媒体长期的宣传中,香港就是一个金钱社会。因此很多人的确感到困惑:眼里只有金钱的香港人,竟然会为了民主自由上街抗议?当然,这些人是受西方反华势力煽动,但是为什么冒出来两百万人?

中共宣传中国不需要民主的第二个理由,是人民素质不高,根本不知道怎样自由地行使权利,他们需要一个家长来,一个英明领袖。香港的"爱国"影星成龙曾经说"中国人喜欢被管",这并非他信口雌黄,而是整个愚民宣传的要点之一。同样地,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自比香港人的老母,也并非偶然的口误,而是由来有自。进一步说,"习大大"的称呼,也不是一个简单的网民自创。不信,你自创一个"习哥哥"试试,看看会不会允许你乱叫?

香港人喊出"你不是我老母",不仅仅是对林郑乱认儿女的回应,也是对中共长期洗脑宣传的打击。

Hongkong Regierungschefin Carrie Lam (picture-alliance/AP Photo/Vincent Yu)

林郑月娥曾在接受采访时以母子关系作比喻,指出不应满足年轻人的任性要求。

假如甘地领导香港抗议

第三个理由也是讲人民素质不高,但是重点是社会稳定。如此低素质的民族,一旦拥有自由民主,他们就会变成群氓和暴民,社会就将陷入混乱。和其他国家的抗议运动不一样的地方,中国抗议者受到体现优秀素质、维持良好秩序的强大压力,而香港人就是一个伟大的榜样。香港政府跟北京政府一样,随时找机会贴出"暴乱"的标签。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当然可歌可泣。但是,正如我在另外一篇文章中指出的那样,甘地当年做过的很多事情,搬到当下的中国,一定会被谴责为太过激进。比如,他组织人们集体焚烧居民证,带领民众到海边自制海盐以抵制官盐,号召大家不纳税,不入公立学校,不上法庭,不入公职,不买英货等等。

更不要忘了,甘地领导的是独立运动。尽管在历史的叙事中,那是世界民族独立运动的一部分,但是鉴于印度本身是一个多民族国家,而且甘地本人也反对印巴分治,因此他领导的运动本质仍然是反对压迫。有压迫就有独立。

第四个理由是效率,意思是说民主固然尊重权利,但是专制更有效率。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尤其是2008年以来全球经济危机,让中共宣传如鱼得水,把六四屠杀都可以说成是经济发展的必要条件。

"文革"之后,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破产,自由主义仍然是毒草,经济发展就成为中共的合法性基础。但是,香港"回归"之后,经济不涨反跌,尽管原因多种多样,但是至少完全不支持这个论调。

每次去布拉格,我都会去"列侬墙"(港译"连侬墙")看看。近年来,我在那里看到香港抗议的信息。那是人民自由意志不可摧毁的象征。更令人欣慰的是,香港人将连侬墙创造性地运用到本土抗议运动中,成为世界非暴力抗议运动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相信会有更多的西方人了解,无论台湾人和香港人是不是中国人,但是世界上所有人都一样,渴望自由和民主。看看香港吧!如果你真的喜欢中国,别再贬低我们,认为我们需要人管制。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