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观察:雌心勃勃的未来 | 专栏:长平观察 | DW | 01.01.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雌心勃勃的未来

在2019年的最后一天,时评人长平补上2017年放弃了的一次“蹭热点”,因为他相信冯德莱恩、马林和蔡英文等雌心勃勃的女人们将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是2019年最后一天。又一年过去了,又一个十年过去了。按照计划,我应该写一篇总结。

一些写作者利用或者反思"最多阅读排行榜",来回顾这一年或者这十年的工作。比如,《纽约时报》专栏作家纪思道(Nicholas Kristof)写了一篇《没人想读的专栏》,列举他在这一年里最少被人阅读的文章。他认为,一些人道主义新闻即便没有市场,也应该被报道和评论。

我深以为然。但是,同时也对读者充满感激之情。过去十年,我写下的那些严肃的讨论获得出乎意料的阅读量。

这时候我在社交媒体上看见,2017年一则爆红网络的"新闻事故"被不少人赞为"十年最佳"。

韩国釜山国立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凯利(Robert E. Kelly)正在就韩国政局接受BBC电视直播采访时,忘记锁上房门,4岁的女儿玛丽昂(Marion)突然大摇大摆地走进房间,八个月大的儿子詹姆斯(James)也借助一辆嘎吱作响的学步车跟了进来。然后,他的妻子金贞亚(Jung-a Kim)冲进来,手忙脚乱地把两个孩子带了出去。

再一次,这个"家庭洋相"受到大量转发和评论,成为永不过时的新闻插曲。这些关注中充满了善意、温馨和谐趣。相比过去十年间那些灰暗的、丑陋的甚至令人绝望的政治新闻,孩子们的率性"破坏"给生活增添了亮色。

于是我想到,过去十年我阅读量最多的文章,也许应该是当时很想写但是最终放弃了的关于这个"事故"的评论?

女儿跑上讲台,我将她抱在怀里

我很想写,是因为自己也有一次类似的经历,而且作为一个不时接受直播采访的时评人,有一个可爱的女儿的父亲,至今也随时面临这样的"破坏";也差不多因为同样的原因,我当时放弃了"蹭热点"。

这一次终于没有忍住,我在社交媒体 上晒出了自己的那次经历的图片和一段文字:

既然被认为是十年来屏幕最佳时刻(the best TV moment of the 2010s),那么请容我分享这张照片。

这是2011年,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我和朋友梁文道都是"花踪文学奖"评委。我们正在发言的时候,两岁的女儿跑上台来,坚持要给我们倒水。我没有推走她,而是把她抱在怀里,继续发言。

她妈妈也在现场,但不用慌里慌张地跑上来拖走孩子。

感谢文道和观众都没有觉得受到打搅。

感谢摄影记者和大会主办方也认为这是美好的瞬间,拍摄下来发表在报纸上。

我并没有评判凯利教授和他的妻子金贞亚的行为,也知道电视直播和会议现场不一样。

但是我还是想把这张照片贴出来--也许我们和孩子之间,男人和女人之间,还可以有不一样的关系?

希望我没有扫大家的兴。

祝孩子们、女人们和男人们都新年快乐!

这个画面准确地描绘了一个传统家庭的社会分工

贴出这段话之后,我又开始有些迟疑,仔细回想当时特别想要"晒孩子"但还是没有"蹭热点"的原因。首先是因为忙,没有及时跟上。等我准备跟进的时候,看见凯利教授已经极不情愿地大红大紫,被称为"BBC老爸",还为此携带家人召开了记者会。他表示不愿意家人被媒体和网民消费,也对被认为粗暴地推搡女儿感到愤怒。他的妻子被认为是保姆而引发社会性别平等讨论,也让他们感到困惑和被冒犯。

凯利教授还谈到,他和妻子很少谈论种族问题,但是偶尔会想知道,他们的孩子会不会被人欺负,不过他说,"我们真的不希望这件事成为某个踌躇满志的社会学家的专题论文主题。"

看起来,作为一个带着家人和孩子在异国生活的时评人和写作者,我会比凯利教授更加直接地关注种族问题、性别平等问题和儿童教育问题,但是我也能理解他的困境。几年前,德国一位知名儿童文学作家曾经希望跟我的女儿接触,因为她正在写一系列外国孩子在德国生活的书,被我婉言谢绝了。我对她的写作非常赞赏,但是担心她的访问强化孩子的"她者"身份。

但是我对于当事人指责媒体"消费"一直有所保留。一个事件呈现在公众面前,人们从各个方面予以评论,无论是娱乐的还是严肃的都难以避免。在很多情况下,这也是非常必要的。

在当时的情境中,凯利教授充当了不宜打搅的时事专家的角色,而孩子们则是应该妻子负责好好安置的"捣乱者",也许只是一种巧合。但是,这个画面准确地描绘了一个传统家庭的社会分工。毫无疑问,无论妻子是否被误认作保姆,在人类进入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对这个画面展开社会学的讨论并非小题大做。

雌心勃勃的女人们将会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这样的画面正在发生改变。2018年9月,新西兰总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带着不满百日的新生女儿娜芙一同开会,娜芙由爸爸盖福德( Clarke Gayford)抱着"旁听"。

USA Jacinda Ardern und Clarke Gayford mit Kind in der UN-Vollversammlung

新西兰总理阿德恩

尽管这则新闻得到的回响大多数正面的,但是我们仍然很难想象男性领导人带着孩子出席会议的场景。用于哺乳的乳房的确长在女人身上,但是当孩子全喝奶粉或者断奶之后,情况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最近,34岁的马林(Sanna Marin)当选芬兰总理,她领导的联合政府中的另外四个党派领袖也全部是女性。

冯德莱恩正在雌心勃勃地领导欧盟迈入新的十年,蔡英文也将迎来她在台湾总统职位上的第二个任期。

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12月17日发布的2019年《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中国在153个国家性别平等状况排名榜上位居第106位,较2018年下降3位。11年前的2008年,中国排第57名,此后一路"狂跌"。这与同时期中国的人权状况相符合。

延伸阅读:长平观察:北京向女权亮剑

我相信世界会因为性别平等而变得更美好,也相信随着女性社会角色的多元化,孩子们将会得到更加合理的对待,而不仅仅是需要防范和屏蔽的捣乱者。因此,我不避讨厌地补上这一次"蹭热点",而且以此告别21世纪的第二个十年。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