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观察:″胡锡进这种人比敌人更加有害!″ | 评论分析 | DW | 04.05.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长平观察:"胡锡进这种人比敌人更加有害!"

因为主张对印度“高举人道主义大旗对国家有利”,胡锡进被骂为“外国舔狗”。时评人长平认为,胡锡进的安全并不是因为他自己维护专制政权,恰恰相反,是因为有人反对专制政权,一直在前面批评,为他挡住了唾沫和刀剑。

(德国之声中文网)《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大概是中国网络中被鄙视、被嘲笑和被痛骂最多的人之一,但是他大概没有想到这些鄙视、嘲笑和痛骂会来自"爱国阵营"。因为主张对印度"高举人道主义大旗对国家有利",他被骂为"外国舔狗"。

印度疫情肆虐,死亡人数激增。中央政法委新闻网站官微发表两张对照图,标题为"中国点火 vs 印度点火",前者为航天器火箭发射,后者是焚烧死者尸体。其冷血和阴暗令网民愤怒,图片很快被删除。

《环球时报》的作者、复旦大学教授沈逸不以为然,他在微博表示,"这图挺好的。别误会,人道主义,命运共同体都是要的,同样的,印度这种妖艳贱货做派引起的脾气也是要有的。至于圣母婊,要刷情怀就请去印度烧柴。"在另一条微博中,他说得更露骨:"让印度安心的多死点。"

针对沈逸上述发言,胡锡进在微博进行了"商榷"。他说,普通中国人当然没必要做"圣母婊",但是官方机构的账号应当在这个时候高举人道主义大旗,表达对印度的同情,将中国社会牢牢置于道义的高地上。

胡锡进保持了他的一贯立场:普通中国人可以不人道--仅仅人道表达就被称为"圣母婊"--但是高举人道主义大旗对国家有利。但是,这一次"爱国"网民再也不能忍受他的两面派。

微博网民"无为大爷"说,"今天特别鄙视胡锡进,干啥啥不行,和稀泥第一名。" 微博网民"徐记观察"说,"胡锡进,除了骂骂方方激活了他文人相轻的技能,在推特里绅士地和美国基金会谈笑风生几下,之后的活就不想干了。" 微博网民"马上评"说,"一个人正不正,就要看他在关键问题上的立场!越来越讨厌胡锡进这样的人,看他在对待方方、计划生育等大事上的态度,胡锡进这种人比敌人更加有害!"

网民对胡锡进的抨击,让人想到半个世纪前姚文元的批判文章《评反革命两面派周扬》。二者的危险程度不同,但是内在逻辑一致。

"一个典型的反革命两面派"      

周扬曾任中宣部副部长,他在"文革"前夕总结自己跟随毛主席批判文艺界人士的五大战功:1951年批判电影《武训传》,1954年批判《红楼梦研究》,1955年批判胡风,1957年批判丁玲、冯雪峰,六十年代批判田汉、夏衍、阳翰笙。每一场战功的背后,都是多少同行的羞辱、折磨和家破人亡。他就是一个文艺界的打手。

1949年,历史已经做过一次选择。留在中国大陆的知识分子中,绝大多数是赞赏中共的,甚至撰写诗文激情讴歌。但是,专制政府需要敌人,也需要消灭知识分子精神。因此,他们迎来了一场又一场改造运动。

大家可能会对身为教授的沈逸的粗鄙言论感到惊讶。其实,语言粗鄙化也是知识分子改造的一部分。作家杨绛以《洗澡》为题写了一部知识分子改造小说,专门说到语言问题,她借其中人物说:"难听着呢!叫什么'脱裤子,割尾巴!'女教师也叫她们脱裤子!?"

一批又一批知识分子被消灭之后,不出所料地,周扬迎来了射向他自己的毒箭。

 姚文元在批判文章中写道,"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洪流,像大海的怒涛一样,猛烈地冲刷着那些阴暗的毒蛇的巢穴"。

"那些阴暗的毒蛇的巢穴",就是指隐藏在内部的"比敌人更加有害"的"两面派"。姚文元说,"周扬是一个典型的反革命两面派。他一贯用两面派手段隐藏自己的反革命政治面目,篡改历史,蒙混过关,打着红旗反红旗,进行了各种罪恶活动。他是我们现在和今后识别反革命两面派的一个很好的反面教员"。

不久之后,周扬迎来了九年的牢狱之灾。文革后得到平反,再次当上中宣部副部长。八十年代初,他又因讲话遭遇了"清除精神污染"。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本文作者、时评人长平

"整完这个人接着再整另一个人"

不知道胡锡进是否真的认为,把异议人士赶走了,把方方们骂闭嘴了,就剩下中共体制的支持者们其乐融融了?有意见也只是自己人无伤大雅的内部切磋?如果是这样,他就对他为之骄傲的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太无知了。据说前中共宣传部部长陆定一曾经对周扬说∶"我们中宣部十几年中,无非是整完这个人接着再整另一个人。"

 一段网络流传的话语,描述了这种状况:在消灭了尖锐的批评之后,温和的批评就成了最刺耳的声音,也会被消灭掉;在批评被消灭后,调侃又会无法容忍;在声音都被消灭了之后,沉默又被视为无声的反抗;接着就会要求赞美,然后再消灭那些赞美得不起劲的;最后掌声无法停下来,因为先停止鼓掌的就会先被消灭掉。

我希望胡锡进是永远安全的。我也希望他能明白,他的安全并不因为自己维护专制政权,恰恰相反,是因为有人反对专制政权,一直在前面批评,为他挡住了唾沫和刀剑。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