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观察:李医生,西安下雪了 | 评论分析 | DW | 31.12.2021

访问新版DW网页

尝鲜使用dw.com测试版。该版本仍在完善中,欢迎你提出宝贵意见!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评论分析

长平观察:李医生,西安下雪了

李文亮医生吹哨两周年之际,中国西安又因新冠疫情而封城。时评人长平指出,两年前将疫情吹哨人定为“造谣者”而予以训诫,与两年后的病毒“清零”政策,对专制政府来说是同一件事。

(德国之声中文网)历史不能假设,因此我们无从得知,假如两年前的昨天(2019年12月30日),李文亮吹哨成功,"确诊7例SARS"受到重视,新冠病毒会不会得到更好的控制,今天的世界图景会不会很不一样。但是,我们知道的是,李文亮被警方找到,签了"训诫书",和他一样发出警告的专业人士被官方媒体称为造谣者。我们知道的是,中国政府瞒报疫情,延误防治,打压信息传播。随后,武汉疫情爆发导致封城,开启了全球空前疫灾的帷幕。

两年之后,同样是新年前夕,中国另外一个大城市西安又遭遇封城。同样的故事再次上演:整个城市瞬间变成大小牢笼,街头遍布警察或具有执法权的"防疫人员",行人随时可能被抓捕。居民困居家中,有些大院铁门被锁,有些高层电梯被停,不能买菜,甚至不能就医。悲鸣声不断传出,但是很快被消失。官方媒体仍然在讴歌"正能量",政府允许民众高价购买的少量蔬菜被命名为"英雄之菜"。

一份以图片形式流传于中国社交媒体的西安市民"紧急建议"称,"全体市民禁足于家中,大量市民几乎毫无储备及基本做饭工具,只能在忍饥挨饿中度日如年。此外,患者无法购药、孕妇难以入院检查及备产,出院者难以回家,独居老人及孩子处境危险等问题,都已经暴露出来"。

西安没有李文亮、方方和张展

唯一不同的是,西安没有受训诫之后仍要发声的李文亮医生,没有后悔没有"老子到处说"的艾芬医生,没有用日记记录苍生疾苦的作家方方,没有对视察高官大喊"全部是假的"的市民,也没有报道真相的公民记者张展、陈秋实、方斌、李泽华。西安有一位和方方同龄、在体制内文坛比方方职位略高、名声也略大的作家贾平凹,但是他的名字和刚刚在全运会开幕式上高唱《社会主义好》的两个演员张嘉译和闫妮一起,出现在官方的宣传新闻中。

虽然李文亮在训诫书上签署自己"能"(做到积极配合警方工作),也"明白"(固执己见将受惩罚),但他显然没有真的"明白"和"能(做到)",还是认为"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能只有一种声音"。不过,当局的惩戒没有白做--显然,更多的人"明白"了,也"能(做到)"。在无数民众到李文亮微博评论留言区的"中国哭墙"低声泣诉的两年时间里,方方遭到网络炮轰,她的支持者也一个一个被攻击。在中国互联网上,留下了大量对她污言秽语的辱骂,以及她和支持者张抗抗被中国作家协会全国代表大会主席团除名的新闻。

很多中国人大概都不知道,就在李文亮吹哨一周年之际,2020年12月28日,曾前往武汉报道疫情的前律师、公民记者张展被上海浦东新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他们更不知道,张展拒绝认罪,长期绝食和半绝食抗争,家人担心其生命常处于垂危状态。

China I Coronavirus in Xi'an

清零手段之一:一轮轮检测

从"训诫书"到"清零"政策

不仅如此,中国政府非但没有因为初期瞒报疫情以及拒绝国际专家前往武汉进行正常的病毒溯源调查而受到惩罚,反而将这场蔓延成全球灾难的疫情包装成支持专制政治的宣传大片。今天的西安,不仅贾平凹宣称自己体会到了"温暖"与"踏实", 张嘉译和闫妮等演员和歌手们纷纷赞颂"众志成城",据传在很多微信群里,群友们可以倾诉自己忍饥挨饿,却不可以"黑政府"。哪怕给政府管理提意见,也可能招来群起而攻之。一些小区还在组织新年联欢会,要求关在家里挨饿的人们高喊"西安加油"、"祖国万岁",高唱《五星红旗迎风飘扬》。一份流传到网络的通知单上,还醒目地注明:"所有业主禁止下楼"。

从表面上看,两年前将疫情吹哨人定为"造谣者"予以训诫,与两年后的病毒"清零"政策,似乎是方向完全相反的两件事情,甚至可以被认为中国政府痛改前非。事实上,对于专制政府来说,这是一回事,都是以极端的手段实现偏执的妄想,以高压统治制造太平的假象。

无论中国政府怎样吹嘘自己,也无法改变这样一个事实:人类的一切进步都有赖思想自由和言论自由,包括在此自由环境中的科学管理、理性防疫和医疗创新。

西安市民发出的求救声让2021年的最后一天显得暗淡而悲凉。李文亮微博评论留言区"中国哭墙"的诉说,成为不多见的亮光,哪怕只是一句:李医生,西安下雪了。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六四记忆 · 人权博物馆总策展人,现居德国。

© 2021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