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观察:改革一定会亡党吗?——戈尔巴乔夫的“教训” | 评论分析 | DW | 02.09.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长平观察:改革一定会亡党吗?——戈尔巴乔夫的“教训”

从邓小平时代到习近平时代,中共从戈尔巴乔夫改革总结了怎样的“教训”?时评人长平认为,苏共与中共的路径区别,跟激进改革与渐进改革没有关系,真正的改革必然导致“亡党亡国”。

1989年戈尔巴乔夫在北京与邓小平见面

1989年戈尔巴乔夫在北京与邓小平见面

(德国之声中文网)历史上很少有像戈尔巴乔夫这样的领导人,通过和平的改革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政治版图,带领人类社会进入新的时期。然而,在中共领导人眼里,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是教科书级别的“历史教训”,导致了“亡党亡国”。

邓小平的儿子邓质方曾经透露说:“我父亲认为戈尔巴乔夫是个大傻瓜。”据称,在邓小平看来,戈尔巴乔夫让政治改革领先于经济改革,是一种本末倒置。

理论界也有人认为,戈尔巴乔夫和邓小平分别是激进改革和渐进改革的代表。前者的激进改革导致了苏共的消亡和苏联的解体,后者的渐进改革带来了中共的强大和中国社会的稳定发展。这种观点强化了中国人对邓小平的感恩戴德。

然而这是一个谎言,无视于1989年中国爆发了全国规模的六四民主运动这样一个事实——中共宣传称之为将导致“国无宁日”的动乱。那么,这场“动乱”到底是什么样的改革带来的呢?

1991年8月,苏共党内反对戈尔巴乔夫改革的保守派发动政变,但是最终是嫌他改革不够彻底的政治激进派夺得政权,并逼迫苏共解散,宣布苏联解体。

“我不希望红场看起来像天安门广场一样”

1989年5月,戈尔巴乔夫访问中国,正值天安门民主运动如火如荼之际。他告诉随行人员说:“我不希望红场看起来像天安门广场一样。”

戈尔巴乔夫不仅与美国达成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核军备控制协议,结束了苏联在阿富汗的战争,而且拒绝使用武力镇压苏联内部的自由化运动,以及包括东德在内的东部阵营爆发的民众街头抗议。

戈尔巴乔夫:苏联最后一位领导人的跌宕人生

叶尔钦的政治沉浮也是一个例子。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几乎与胡耀邦和赵紫阳得到邓小平重用的同时,叶尔钦也得到戈尔巴乔夫的大力提拔,当上了莫斯科党委第一书记,大刀阔斧地进行市政改革。随后,他因为激进主张而被戈尔巴乔夫革职。但是,叶利钦并没有因为“反党反社会主义”而终止政治生命,反而进一步成为“民主反对势力”的代表人物,推动了苏联的解体。

也就是说,最终导致中共维持统治和苏联“亡党亡国”的原因,不是什么渐进改革和激进改革,而是邓小平无情打击党内政治改革派,调遣军队对民主抗议运动进行了血腥镇压,他的继任者也延续了政治上的高压统治,戈尔巴乔夫在同样的历史情境中则拒绝充当屠夫。

“亡党亡国”作为宣传话术

“文革“之后,邓小平从毛泽东钦点的接班人华国锋手里夺权的政治招牌是反对“两个凡是”,进行“改革开放”。1978年12月,邓小平中央工作会议上讲话称,“一个党,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一切从本本出发,思想僵化,迷信盛行,那它就不能前进,它的生机就停止了,就要亡党亡国。”

后来这句话被人们简化为“不改革就要亡党亡国”,成为新的“最高指示”,用来论证改革开放的正当性和必要性。今天,很多人呼吁习近平继续改革开放,也是同样的理由。

听上去,改革开放又能延续一党专制,又能带来社会繁荣,何乐而不为呢?

这也是一句谎言。

在中共的政治语境中,“亡党”意味着结束一党专制,并且可能对该政党犯下的历史罪行进行清算。“亡国”则更多是恐吓民众的宣传话术:如果它是指一个国家被他国武力占领,国内民主运动显然与此无关;如果是指被外来的意识形态统治,那么“马克思列宁主义”已经让中国亡国了;如果是指领土分裂,外蒙古和台湾从大清版图中分割出去,以及俄罗斯占领了中国大片领土并没有让中共认为中国已经消亡了——根据中共官网文章记载,1989年5月16日邓小平和戈尔巴乔夫见面还特别强调,沙俄侵占了150多万平方公里中国领土,从中国“得利最大”,“以后延续到苏联”。

事实上,在这种宣传话术中,“亡国”不过是“亡党”的同义复词,都是指政权替换或者政治体制改变。

任何真正意义的政治改革,如果目标是指向民主的话,无论是渐进还是激进,最终都会导致“亡党亡国”。

邓小平强调的“两个基本点(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是彼此矛盾的,不依靠残暴的武力镇压根本不可能维持。

戈尔巴乔夫改革的“教训”

戈尔巴乔夫改革的动机也是“救党救国”。但是,仅仅因为他没有把不惜一切代价维持苏共统治作为前提和目标,他的改革救不可避免地走向这样的结局——他放松了对媒体控制和书报影视审查,让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灾难的真相公之于众,批评的声音必然如潮而至;他批准在苏联各城市进行多党选举,让苏共在地方上失去权力控制;他没有把背叛自己的叶利钦关进监狱,最终把核武器控制权交到他的手里。

如果把维持中共权力垄断作为前提和目标,那么从邓小平到习近平对于“戈尔巴乔夫教训”的警醒就是合乎逻辑的。

时评人、本文作者长平

时评人、本文作者长平

2013年1月,习近平在一次党内研讨班上讲话说:“苏联为什么解体?苏共为什么垮台?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十分激烈,全面否定苏联历史、苏共历史,否定列宁,否定斯大林,搞历史虚无主义,思想搞乱了,各级党组织几乎没任何作用了,军队都不在党的领导之下了。最后,苏联共产党偌大一个党就作鸟兽散了,苏联偌大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就分崩离析了。这是前车之鉴啊!”

据报道,习近平2012年还在视察南方的时候讲话称,“苏联为什么会解体?苏共为什么会垮台?一个重要原因是理想信念动摇了。最后戈尔巴乔夫轻轻一句话,宣布苏联共产党解散,偌大一个党就没了。按照党员比例,苏共超过我们,但竟无一人是男儿,没什么人出来抗争。”

习近平显然比一些批评者更理解改革的真谛,深刻地总结了戈尔巴乔夫改革的“教训”。至今为止,中共还稳稳地控制住政权。有人认为,依靠暴力维持的一党专制导致天怒人怨,必将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当然,这是有可能发生的变局。不过,它仍然跟激进改革还是渐进改革没有关系。

让我们面对这个事实:戈尔巴乔夫改革的“教训”就是,只要是真正的民主改革,就一定会导致一党专制的消亡。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六四记忆 · 人权博物馆总策展人,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2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