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观察:“六四”之后的最大成功 | 专栏:长平观察 | DW | 29.11.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长平观察

长平观察:“六四”之后的最大成功

美国星条旗正大光明地在香港遍地招展。时评人长平认为,“内政”这块遮羞布被中共用得太脏了,西方社会对它仅存的一丝尊重也正在丧失。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民主派在区议会选举中的胜利,以及美国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保护香港法案》,都被认为象征意义大于实际功效。其实,它们起了一个非常具体的作用,那就是延缓、甚至终止了"六四"镇压2.0版在香港上演的可能性。

由香港警察与消防等多个政府部门组成的安全小组于周五 (11月29日) 上午完成在理工大学的搜证,并在接近中午的时候解除该校为期将近两周的封锁。至此,这场运动中最激烈的一场抗争落下帷幕。

包括理大抗争者在内,反送中运动开始至今,遭港警逮捕的人数已超过5000人。还有难以计数、甚至难以查明的伤者、严重伤者和死者,为香港民主、自由和全人类的尊严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无论如何,30年前的血腥、恐惧和窒息没有重演。

林郑月娥撤回修订"送中条例"的时候,有人感慨说,这是"六四"之后,中共政权在其统治所辖之内,第一次向人民让步。这次区议会选举,则不再需要统治者的让步,而是人民向民主自由的阔步前进。

"内政"这块遮羞布被中共用得太脏了

"六四"之后,中国政府对内污名"西方反华势力和平演变",对外抗议外国政府"干预中国内政",并非没有成效。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西方社会对冷战的反思为中共在全球谴责中活下来并变得强大提供了机会。一边谴责普世人权是干预内政,一边大举侵蚀西方社会,成为中共的拿手好戏。

美国国会两院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美国总统特朗普于感恩节前夕签署的《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是"六四"之后最成功的一次"干预中国内政"。曾几何时,星条旗出现在香港抗议人群中引发争议,如今它已经正大光明地在这里遍地招展了。

此外,旨在捍卫藏人宗教自由权利的《加强西藏政策法案》也于今年7月由民主党人提交国会。今年9月11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由民主党和共和党代表共同提交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Uyghur Human Rights Policy Act)。我们有理由期待更多的"干预中国内政"。

欧洲也没有袖手旁观。新届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接受德国之声专访时强调,"我们的美国朋友是合作伙伴……中国是另一回事。在与中国打交道时,我们更需要弄清楚如何处理棘手的问题。例如,在我们看来,中国对其公民的社会信用评估存在很多问题。丝绸之路倡议的结构方式在我们看来也存在很多问题。我们需要讨论这些问题,我们将做到这一点。"听起来比较客气,但是问题的落点都很实在。一个月前,10月24日,欧洲议会宣布,被中国判处无期徒刑的维吾尔经济学者、人权捍卫者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获得2019年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

"内政"这块遮羞布被中共用得太脏了,西方社会对它仅存的一丝尊重也正在丧失。正如长年关注中国人权议题的德国联邦议院议员、人权委员会发言人鲍泽(Margarete Bause)最近接受采访时所说,人权事务不是单纯的国内事务。一个人不管生活在什么地方,他都拥有人权,有着言论自由、宗教自由等等权利,"而新疆当局正在侵犯这些权利,所以我强调,这不是国内事务、不是内政,而是国际法事务、国际社会事务"。

镇压仍在继续,抗争仍须努力

"六四"镇压25周年祭日,也就是2014年6月4日,我在《南德意志报》发表文章《镇压仍在继续》(Die Unterdrückung geht weiter),其中写道: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Imago/epd)

作者长平

除了畏惧"六四"十二五周年出现更多政治抗议之外,这些事实还表明习近平上台后的一个变化。如果我们看看自去年以来的反宪政等宣传文章,就会发现它们比任何时候(甚至"文革")的意识形态理论都更加粗鄙和蛮横。显然,习近平并不满足于哪怕已经很成功的爱国主义教育,而更倾向于直接的暴力打压。如此一来,反对者的处境将会更加艰难。但是,为政权辩护者也失去了某些自欺欺人的话语,从而让中共面临更大的危机。

五年过去了,这种趋势在中国大陆没有改变,而是变得更加严峻。人权律师、异议人士和少数民族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残暴虐待。所幸,香港人站出来了,以令人震惊的勇气和智慧阻止了这个被认为强大无比的专制怪兽的横行霸道。

不过故事远远没有结束。历史上很多专制政权都曾戏剧性地坍塌,但这样的剧情还没有在中共占领的舞台上演。人们通常认为,民主制度韧性而持久,专制政权刚性而易碎。多年前,美国中国问题专家黎安友教授提出过一个判断,认为中共政权是一种具有自我调节能力的"韧性专制"。的确,为了保住专制权力,它可以扮演各种角色。但是,无论如何,它不会放弃专制的本质。

镇压仍在继续,抗争仍须努力。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外部链接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