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观察:中共三份历史决议的一致性 | 评论分析 | DW | 20.11.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长平观察:中共三份历史决议的一致性

西方主流舆论聚焦于中国第三份历史决议与前两份的差异。时评人长平认为,这三份历史决议在出台动机、论述方法和核心内容方面都具有内在的前后一致性。

2021年 中共高调庆祝了成立100年(资料图片)

2021年 中共高调庆祝了成立100年(资料图片)

(德国之声中文网)中共第三份历史决议--2021年11月中共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于本周发表后,毫不意外地得到各方的深入解读。但是,正如历史研究者常犯的错误一样,人们拿着放大镜在历史文本中所查找到的内容,往往是六经注我,印证心中早已设定的结论。对于这份历史决议,西方主流媒体发表的分析,几乎无一例外地,是在证明它与中共前两份历史决议--1945年4月中共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和1981年6月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差异,尤其认为与第二份历史决议迥然不同,是在开历史的倒车。

自从习近平政权大张旗鼓地反对西方宪政民主、迫害中国人权律师和异议人士,尤其是2018年4月修改宪法为终身掌权铺路以来,认为他与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背道而驰的论述已经让人耳熟能详。但是,所有舆论如此一致地解读这份中共文件,仍然让我感到惊讶。

"文革"和"六四"的定性没有改变

在此之前,有人担心这份历史决议会为"文革"翻案,也有人期待它会对"六四"屠杀有不同的结论。事实上,这样的改变并没有发生。"文革"仍然是"毛泽东同志""发动和领导,……林彪、江青两个反革命集团利用"的 "十年内乱"和 "灾难"。"六四"仍然是"国际上反共反社会主义的敌对势力的支持和煽动,国际大气候和国内小气候导致"的,需要旗帜鲜明反对的"动乱"。但是,这并不妨碍人们从三万多字的文本中查找不同点。

初看上去,第三份历史决议的确不大一样。其中,最大的区别是,前两份决议花了很大的篇幅总结中共的"失误"和"教训",这一份决议主要都是在总结成就,自我吹嘘。但是,这只是表面现象。前两份决议都是在总结别人(前任)的错误,吹嘘自己的成就。第一份决议批判1927年国共分裂后的中共三次"左倾"错误,分别由陈独秀、李立三、陈绍禹(王明)和秦邦宪(博古)承担,目的是确立 "党在奋斗的过程中产生了自己的领袖毛泽东同志"。第二份决议如法炮制,批判了毛泽东和他可能的权力继承者"四人帮"的严重错误,认为他们给中国带来了深重的灾难,目的是确立邓小平的实质领导地位。吊诡的是,很多人指出第三份决议对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否定,目的是塑造习近平的崇高形象,来证明它与前两份的不同。如果真是如此,岂不更是证明它们在方法上完全一致吗?

长平:我不认为习近平是中共历史上的异类

长平:我不认为习近平是中共历史上的异类

三份历史决议具有内在的前后一致性

在我看来,这三份历史决议在出台动机、论述方法和核心内容方面都完全一致。甚至文本形式上都大同小异。三份文件的字数分别为2.7万、3.4万和3.7万。考虑到后者论述的历史更长,内容更多,仅仅多出三千字,并不像人们所说的那样比前两者更加肆无忌惮。不用说,第三份决议肉麻到让读者难堪地吹嘘了当代领袖的伟岸英姿。但是,如同我们已经知道的那样,第一份决议对毛泽东形象的夸张赞美,自然是一点也不逊色。相比之下,第二份决议在直接个人崇拜方面有所收敛,但是吹嘘起"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党"的伟大成就也毫不吝啬言辞。事实上,谁都知道"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党"指的就是邓小平控制的政权。和历史上任何独裁者一样,邓小平在其权力控制期间,"崇高威望"一点也没有少享受。甚至让坦克开上天安门广场屠杀和平抗议的学生和民众之后,他仍然"受到人民的爱戴"。所谓"不搞个人崇拜",不过是一种政治话术而已。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六四记忆 ‧ 人权博物馆总策展人,现居德国。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六四记忆 ‧ 人权博物馆总策展人,现居德国。

这三份决议的出台动机,都是当前领导人在血腥的权力斗争告一段落之后,重新打扮历史,利用党史决议文件的形式,给自己的权斗成绩做一个总结,以便走向更加稳固的专制统治。

三份决议的核心内容,都是维护中共政权,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延续其统治。它们具有内在的前后一致性。第二份决议给予第一份决议充分的肯定:"一九四五年党的六届七中全会所一致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曾经统一了全党的认识,加强了全党的团结,促进了人民革命事业的迅猛前进和伟大胜利。"同样地,第三份决议给予前两份决议充分的肯定:"一九四五年党的六届七中全会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一九八一年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实事求是总结党的重大历史事件和重要经验教训,在重大历史关头统一了全党思想和行动,对推进党和人民事业发挥了重要引领作用,其基本论述和结论至今仍然适用。"

习近平的权力是邓小平发展模式的自然结果

和很多论者的观点不同,我从来不认为习近平是中共历史上的异类。他是在毛泽东时代成长起来,在邓小平时代经受历练的典型中共官员。习近平的"中国梦"是邓小平"一个中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和"两个基本点(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的自然发展结果。正如赵紫阳在回忆录中指出的那样,邓小平从来就没有考虑过真正的政治体制改革,血腥镇压"六四"民主运动并非被人误导。正是邓小平为中国设定的发展模式,导致了今天官员滥权、腐败丛生、法治倒退的政治现实。也正是天安门屠杀闯关成功,让中共自信再大的罪恶也无人可以奈何之。

延申阅读:长平观察:习近平在倒车还是飙车?

习近平拒绝宪政民主的全部理由,不过就是"中国要有自己的模式"--而这正是邓小平反复说过的原话。因此,第三份历史决议虽然需要淡化别人凸显自己,但是并没有动机要去否定邓小平。跟前两份决议一样,它也是有所否定的,那就是前两任"管党治党一度宽松软带来党内消极腐败现象蔓延、政治生态出现严重问题,党群干群关系受到损害,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受到削弱,党治国理政面临重大考验"。跟前两份决议的一样,这样做的目的是塑造当前领袖无限光辉的形象。因此,紧接着,它就进入了高潮阶段:"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伟大的历史主动精神、巨大的政治勇气、强烈的责任担当,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贯彻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基本方略,统揽伟大斗争、伟大工程、伟大事业、伟大梦想……"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 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