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富能」政治犯致函家屬 披露赤山監獄艱困狀況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4.07.202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長沙富能」政治犯致函家屬 披露赤山監獄艱困狀況

中國政治犯程淵近日從獄中致函家屬,披露自己在獄中曾被關禁閉長達3個月,以及在獄中必須勞動的狀況。家屬向德國之聲表示,他們認為程淵在獄中可能遭受強迫勞動,並對他的健康狀況感到擔憂。

Cheng Yuan

中國公益組織工作者程淵的妻子施明磊舉著程淵的照片為他進行維權。

(德國之聲中文網)中國公益組織「長沙富能」的負責人程淵在被中國官方關押近3年後,近日親筆寫信給家屬,透露自己自2022年1月被轉至赤山監獄後的情況。他的妻子施明磊將程淵來信的內容公布在博客上,其中程淵提到自己在赤山監獄的前三個月,被關在禁閉室中,所以無法給家人寫信,且關押至今已瘦了12斤。

他寫道:「我應該和過去沒大變化,除了頭發白了很多,體重減了十二斤,現在的我,精神飽滿,風采依然,等出獄再見也無妨。」

程淵也在信中也提到赤山監獄聲稱因「硬體條件不具備」,所以無法安排他與家人視訊會面。此前,程淵曾長期無法會見律師。他還在信中概述監獄中的日常,寫道:「每天我大概是這樣子的,白天在車間裡,工作是踩縫紉機,我想出獄後我可以向你展示縫紉機技藝。晚上有一個小時在寢室裡參加學習,了解、體會社會主義優越性,感受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時期的幸福。之後洗澡、洗衣服。」

程淵在寫給自己姊姊的另一封信中也同樣提到,赤山監獄聲稱因「硬件條件不具備」而無法安排視訊會面。事實上,這並非赤山監獄首次傳出受到外界關注的關押人士在獄中有疑似受虐的情況。台灣人權工作者李明哲今年5月在赤山監獄被關押5年獲釋後,在台灣的一場公開記者會上,表示中國監獄「強制勞動」的狀況嚴重。

他當時表示,「赤山監獄與其說是監獄,不如說是大型的工廠。」李明哲提到,他在赤山監獄跟其他獄囚一起做鞋子、手提包和背包 ,雖然明令每週1天是「教育日」,1天休息日,但赤山監獄「除了過年4天休息,其他都沒有休息,是奴隸的血汗工廠」。而雖然中國監獄法71條規定,監獄應比照中國勞動法規勞動8小時,可延長1小時,但他在赤山監獄時,實際工作長達11到12小時,每天早上6點出門,一直工作到晚上6、7點。

「關禁閉環境特別糟」

程淵的妻子施明磊也透過李明哲與其他曾在中國監獄中服役的人士,得知更多被關押人在監獄中被關禁閉時,可能面臨的情況。她告訴德國之聲,透過曾在赤山監獄被關押10年的已故中國維權人士李旺陽之前的陳述,通常監獄內關禁閉的房間約1米寬、2米長跟1米6高,在裡面有一張床跟排泄洞與送飯洞,但沒有窗戶。

Cheng Yuan

程淵在2019年7月被捕前,是中國公益組織「長沙富能」的創辦人,長期關注殘疾人士的權利,並曾推動關於乙型肝炎、艾滋病歧視和計劃生育政策的訴訟。

而監獄會在該房內放一張小床,裡面也有許多蚊子、蝨子或跳蚤。施明磊向德國之聲表示:「李旺陽曾提到關禁閉時,伙食都是被減半,他當時也有被挨打。這是我們了解到的第一個關禁閉的情況。」

此外,施明磊說,其他來自曾被關押於赤山監獄人士的消息顯示,獄方會要求被關禁閉的人走「鴨子步」,也就是以外八的方式走路。她說:「我們也有問另外兩個坐過牢的人,基本上他們都說禁閉室中最主要的虐待是『睡眠剝奪』。每小時要起來點名,禁閉室有兩種,一種完全沒有窗戶,燈光特別差,另一種則是24小時開燈,不允許睡覺時用被子蓋著臉。」

施明磊告訴德國之聲,程淵有提到,雖然關禁閉的過程很痛苦,但因為以前他都是關注別人的案件,也在中國一直推行聯合國的「反酷刑公約」,所以他可能把這次的經歷,當作自己體驗別人體驗過的痛苦。她說:「身為家人,我們當然擔心他的身體。因為他很瘦,現在掉了12斤便讓我們擔心他身體出問題。」

程淵在2019年7月被捕前,是中國公益組織「長沙富能」的創辦人,長期關注殘疾人士的權利,並曾推動關於乙型肝炎、艾滋病歧視和計劃生育政策的訴訟。他與同事吳葛健雄跟劉大志2019年被捕後,便被判「顛覆國家政權」罪成立。其中,吳葛健雄被判刑3年,預計於2022年7月22日出獄,而程淵則是被判刑5年,必須至少被關至2024年。

專家:案件突顯中國監獄長期的人權迫害

長期關注中國人權情勢的日本明治大學比較法研究所訪問研究員潘嘉偉向德國之聲表示,透過程淵信中的訊息,可以想像監獄內實際的情況有多糟。他說:「程淵會被關押到2024年,所以這意味著還有兩年時間,他還能忍受多長時間的嚴酷待遇,這令人擔憂。」

Cheng Yuan

程淵近日親筆寫信給家屬,透露自己自2022年1月被轉至赤山監獄後的情況。

潘嘉偉提到,中國監獄中伙食不理想的情形是個長期的問題,外界長期聽到曾被關押在中國監獄的人,提到飲食缺乏的狀況。他以數月前被釋放的中國維權律師余文生為例,表示他因在被拘留期間沒有得到適當的食物,對他個人的心理與身體都產生長期的影響。

而除了飲食缺乏的情況,潘嘉偉說中國監獄中也常傳出被關押人出現健康狀況,卻無法即時得到適當醫治的案例。他以「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的案件為例,表示黃琦即便已被診斷出有腎臟的問題,但仍遲遲沒有得到適當的醫治。

潘嘉偉表示,既然中國是「聯合國禁止酷刑公約」的簽署國,他們在監獄中對待被關押人士的方法,早已違反該公約中的許多要求。他說:「聯合國專家已經多次批評中國違反公約中的各種規定,特別是關於高知名度的政治犯的待遇。國際社會應該持續努力,以推動中國遵循公約的要求。」

© 2022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