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母狮″:玛塔·阿格里奇80寿辰 | 文化经纬 | DW | 13.06.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钢琴母狮":玛塔·阿格里奇80寿辰

这位阿根廷-瑞士钢琴家是当代世界最著名音乐家之一。即使到了耄耋之年,她全身也笼罩着一种充满性感的音乐光环。

德国之声中文网)轻松自在、丝丝入扣、游刃有余:这是人们最常描述的玛塔·阿格里奇(Martha Argerich)的钢琴风格。在众多阿格里奇粉丝眼里,她是一名有着特殊魅力的独一无二的炫技演奏家,也是一位感情细腻的键盘杂技大师。  

不过,讲到对 "贝拉·玛莎 "阿格里奇的看法,人们亦会遇到这样的评价:爱发脾气、乖戾多变、爱摆架子。由于她以精力充沛的方式驾驭钢琴,也由于那一头传奇般的、现已灰白了的密密长发,她早已获得 "钢琴母狮 "这一别称。  

从布宜诺斯艾利斯到欧洲   

1941年6月5日,玛塔·-阿格里奇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出生。为躲避反犹大屠杀,她的犹太祖父母于20世纪初逃离俄罗斯沙皇帝国,在阿根廷找到了新家。玛塔3岁开始学琴。母亲胡安妮塔(Juanita)确信,这孩子是个奇才。七岁时,玛塔举行了她的第一次公开音乐会。最迟从那一刻起,整个家庭的生活便以这个天才女儿的事业为重。    

1954年,玛塔13岁。她母亲设法见到了阿根廷独裁者胡安·庇隆(Juan Perón)。与庇隆交谈后,阿格里奇父母阿根廷驻奥地利大使馆聘用。这使整个家庭获得外交官地位,由此,玛塔得以在维也纳学习。  

玛塔当上了著名钢琴家古尔达(Friedrich Gulda)的得意门生。她与老师的关系是矛盾的:古尔达发现,这个最好的学生 "神经质,意志薄弱,被宠坏了",批评她放浪形骸的生活方式对这名年轻女子的未来事业没有把握。    

阿格里奇从来不在中午前起床,成了烟鬼,20岁时便生下第一个孩子。不过,她却赢得一个又一个比赛:1957年,这位阿根廷人在著名的布索尼( Ferruccio Busoni )国际钢琴比赛中获得第一名;1965年在华沙传奇的肖邦比赛中把得头筹。和7岁时首次亮相时一样,阿格里奇演奏了贝多芬的第一钢琴协奏曲。观众为之疯狂,评委们擦拭脸上的泪水,记者们排队等待采访。25岁生日之前,她便成了明星。  

1965年 ,玛塔·阿格里奇获华沙肖邦国际钢琴赛第一名

1965年 ,玛塔·阿格里奇获华沙肖邦国际钢琴赛第一名

与作曲家亲密无间   

此后55年的职业生涯中,阿格里奇私人生活上挫折屡屡,但几乎没有经历任何职业挫折。她的演奏精彩纷呈,心神俱化,风格独具一格,无可比拟。   

同时,阿格里奇临时取消演出的方式也成为传奇。17岁那年,她第一次这么做,理由是手指受伤。为不让人家怀疑,她甚至故意割破自己的手指。后来,阿格里奇谨慎些了,很少再有此类突兀行为,并在音乐会当晚真正登台前,干脆不签合同。  

为能体验台上的"La Martha"(这个玛塔),组织者和观众忍受了所有这一切。但究竟是什么使得阿格里奇现象如此特别?首先,是那她一触及钢琴键就在内心燃烧的火焰。其次,阿格里奇与作曲家及其作品之间的那种特殊感应。这是钢琴家与她的每一位 "同伴 "之间培养起的一种亲密关系,“同伴”圈子相对较大,但始终如一:肖邦、舒曼、李斯特、拉威尔、德彪西、-普罗科菲耶夫、斯特拉文斯基、柴可夫斯基。当然,还有莫扎特和贝多芬。诸如 "舒曼喜欢 "或 "普罗科菲耶夫从未让我失望 "之类的说法,从阿格里奇那里口口相传 

爱情短暂,友谊终生   

有关阿格里奇的私人生活和她的音乐作品,当然有很多著述。十年前,这位音乐家70岁生日之际,法国记者贝拉米(Olivier Bellamy)—— 少能与这位音乐家私人接触的人之一 ——  出版了一部阿格里奇传记。 

在书中,贝拉米揭示了这位迷人的音乐家生活中的复杂关系。简言之,阿格里奇有3个女儿,分别与3个音乐家男人所生。此外,她生活中还有不少情事,尤其是与著名指挥家和钢琴同事有染。 

两位艺术家:阿格里奇与阿巴多(Claudio Abbado),1968年

两位艺术家:阿格里奇与阿巴多(Claudio Abbado),1968年

贝拉米证明了书中主人公 "混乱的生活方式",只不过,这和她近乎母亲般的热情待人—— 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现在还是过去—— 方式一样,是她天性使然这种罕见的天赋给阿格里奇提供了终生亲密友谊,而这种友谊反过来又可能塑造了她的个人生活,而并非世俗的感情游戏。  

恰是这一关系网对 "玛模式 "的稳定至关重要,可以说,它是一种后备机制。正是朋友们帮助阿格里奇战胜了20世纪90年代罹患了数年的严重癌症。例如,20世纪70年代阿格里奇曾与之有过短暂婚姻的钢琴家斯蒂芬·科瓦切维奇(Stephen Kovacevich),中断世界巡演,赶赴阿格里奇在那里接受手术的洛杉矶。翌日,另两位少年朋友指挥家祖宾·梅塔(Zubin Mehtaund )和丹尼尔·巴伦博伊姆也带着红玫瑰束出现在了阿格里奇病房。    

Argentinien Pianistin Martha Argerich Italien

阿格里奇与两个女儿,前夫、钢琴家斯蒂芬·科瓦切维奇(Stephen Kovacevich)以及其他客人在献给她的影片《血性女儿》(Bloody Daughter)首映式上

另一部爱的宣言是2012年的电影《阿格里奇——血性女儿》。影片里,这位钢琴家三个女儿中最小的那个斯特凡妮描绘了一幅著名母亲温柔而幽默的肖像。 

长居日内瓦的这名钢琴家与朋友、孩子和孙子们一起庆祝自己的80岁寿辰。不过,她很快就会去汉堡,在那里举办她的音乐节。开幕音乐会上,阿格里奇将与巴伦博伊姆联袂演奏,至月底,共举行12场音乐会。对于玛塔·阿格里奇,过退休生活几无可能。她说:"音乐是我唯一可比其它事情做得更好一些的东西"。  

© 2021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