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最牛的钉子”被和平拔掉 | 中国 | DW | 03.04.200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中国

重庆“最牛的钉子”被和平拔掉

被称作重庆最牛的钉子户的危房终于被拆除了。4月2日下午4时30分杨武、吴苹夫妇撤离“孤岛”并将旧房交付开发商,开发商已向区法院提出撤诉。经区法院裁定,强制拆迁程序已经被终止。至此重庆“最牛钉子户”事件已获顺利解决。周一22时39分,“最牛钉子户”建筑物轰然倒塌。

最牛钉子户-无论如何都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最富有象征意义的事件

最牛钉子户-无论如何都是中国社会发展的最富有象征意义的事件

备受海内外媒体瞩目和全球网民关注的重庆钉子户事件,在经过媒体和网民一轮近乎狂欢的热议后,已经得到了解决。户主杨武和吴苹与开发商在地方政府的协调下就补偿问题达成了一致,撤出了坚守三年的老房。开发商本着拆一还一的原则为其异地提供一套价值300万元的营业用房,外加90万现金,作为开发商毁坏杨武家水管电路的补偿。但这个数字与户主最初要求的500万元赔偿仍相距甚远。网上大多数声音是支持钉子户与开发商斗争,但中国维权律师张星水认为,这个案子并不体现刚刚通过的物权法真正的精神所在。

他说,“由于刚刚通过物权法,再加上这个案子的极端性和媒体的炒作,使重庆这起钉子户事件成为一件吸引眼球的轰动事件。但我认为,它并没有体现出物权法的精神实质。这个户主并没有受到政府和开发商方面不合理的打压,而是他提出的要求过高,在整个过程中借助公众的天然同情心一直处于强势,而政府和开发商方面则在这两年多的时间里相对低调,表现出妥协的诚意。因此这个事件在物权法保护上并不具有太多里程碑式的意义。”

根据中国公安部透露的数字,中国在2005年发生了8万7000起群体事件,其中大多数与土地纠纷有关。今年三月,中国全国人大通过了物权法,明确规定对公民合法财产进行保护。这是否会导致在物权法实施后大量出现钉子户,从而影响了整个城市的建设速度,提高了建设成本呢。

张星水认为,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由于这户人家从长期的与开发商对抗中获得了好处,为自己赢得了更多的私利,这对今后遇到类似问题的人无疑提供了典范,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我想,今后这样利用媒体炒作谋取私利最大化的钉子户可能会大量出现。我认为,这也是不利于和谐社会建设的,也是社会资源的浪费。在中国这个社会转型期,会让人感觉到,善良的人总是吃亏。”

不仅媒体上,各地政府对待处理钉子户问题上也存在不同看法。事发所在地重庆市的市长王鸿举强硬表态,政府绝不迁就漫天要价、毫无道理的要求。而辽宁副省长李佳则强调,棚户区改造是头号民生问题,不能急功进度,还有一户不满意都不能拆。广东省省委常委朱小丹表示,广州城中村改造已经开始,要保障村民既得利益,确保不出现钉子户。

其实孤岛图景并非中国所独有。在美国华盛顿一个著名的案例是,因为房主斯普瑞格思拒绝搬家,当地开发商只能重新规划了设计,在斯普瑞格思先生小楼的三面建筑开工,孤岛成为敬畏民权的象征。英国、日本也都有类似例子,容忍这些孤岛成为这些国家流传的法律佳话。它在某种程度是敬畏法律的图景,即使只剩下一个“钉子户”,开发商也不能采取非法手段强制拆迁,政府也不敢强制拆毁一个公民的合法住所,只能容忍孤岛的存在,只能依据法律程序一步步地与其进行沟通和谈判。

因此中国青年报社评论员曹林称,如果重庆这座孤岛能够继续存在下去的话,也可能成为中国法治进步的一个标志,可法院强制拆迁的判决终结了这个标志。它不顾公民权利的轻率裁决,不能不让人怀疑,其中纠缠着公权、开发商、政绩强大的既得利益。孤岛,不应该倒掉。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