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文杰:在英申请庇护 国安法压港料获批机会更大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9.06.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郑文杰:在英申请庇护 国安法压港料获批机会更大

曾被中国当局拘控的英国驻港总领事馆前职员郑文杰,事后称遭中国当局严刑迫供及政治迫害。他对德国之声透露,已向英国政府申请政治庇护。对于「港版国安法」实施在即,郑文杰认为若自己留港,将来有可能被控以叛国、勾结外国势力等罪名,因此相信大有机会获英国政府批准庇护资格。

Simon Cheng

正在英国伦敦生活的郑文杰,正等候英国当局审批庇护结果

(德国之声中文网)去年八月,当时仍身为英国驻港总领事馆职员的郑文杰,到中国内地出差后返港途中,在香港高铁西九龙站内地管辖区被带走。事件曝光后,中国当局称郑文杰因嫖娼被控,并行政拘留十五天。郑文杰其后接受英国媒体访问时称,遭到中国当局执法人员严刑迫供,包括被秘密警察质问英国在香港示威抗议中的角色等,认为是政治迫害。但深圳罗湖警方随后公开两段录影片段,指出郑文杰承认嫖娼以及忏悔。

申请政治庇护 正等候审批

事隔接近一年,正在英国伦敦的郑文杰接受德国之声网路电话访问时,透露去年获释后先到台湾暂避,当时与英国驻港总领事馆协定,先放有薪假期三个月再商讨善后,后来辞去英领事馆工作是双方共识,「因为我的职责是经常往返中国内地、大湾区,而我已被国安针对,很难再维持有关工作,与英领馆的安全单位倾过,若仍为英国政府办事,他们也有风险,故此双方协议下请辞。」与此同时,他与英政府交涉能否安排他到英国长期定居,但过程不太顺利,最终去年底他才获英国政府批准工作假期签证两年。
 
郑文杰称,事发后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至今仍不时作恶梦,梦见被捕带往中国内地。面对未能克服的心理恐惧,怕一旦返港或遭再度拘控带走,因此他在去年十二月底,正式向英国外交部提出申请政治庇护,其后转介内政部跟进。他强调,申请政治庇护为个人决定,英国政府没有游说他们,其个案由英国内政部审批,正等候结果。他表示,目前在英有两个身份,一是持有工作假期签证,二是寻求庇护申请者,由于英国政府批准他有工作权,加上有积蓄并找到居所,故不用住在难民营。

Simon Cheng

郑文杰到英国不同大学演讲分享个人经历

根据英国内政部网页及郑文杰提供的资料,在英国寻求庇护申请有几类结果。一是获批庇护,申请者可获准留英五年,之后可再申请永久居留权及英国国籍。若不获批庇护,英国当局或会批出人道主义保护或酌情居留,但限制较庇护多,例如不可领取公共津贴等。由去年到今年第一季,英国内政部接获十三宗来自香港的庇护申请,当中有两宗被拒,另外四宗取消申请。英国内政部的数据亦显示,由2008年到2018年间,并未曾向任何来自香港个案批出庇护,只于2011年曾批出一宗人道主义保护或酌情居留。

国安法实施 料增获批庇护机会

郑文杰透露,曾就申请庇护进行两次面试,他向英国当局提供寻求庇护证据、新闻纪录及自白书,解释为何担心留港会受到政治迫害,「他们问及很多细节,我都没有任何逻辑谬误,加上英国政府内部掌握的资料及对中国人权状况认知,我所遭受虐待可反映与其他人受到遭遇相似,因此英国政府认为我的遭遇是可信度高,所以我当时(国安法事件前)研判觉得有80%把握可获批庇护。」然而,英国政府对其个案也有斟酌之处,「他们始终认为香港与中国大陆司法制度分开,又在面试时问我,逃犯条例都已撤回,为何你仍觉得被迫害。于是我指出铜锣湾书店事件发生了,李波是英国公民都可以在香港被消失,令英国政府觉得前车可鑑,所以在国安法公布前,我(对获批庇护)都有信心。」

观看视频 01:14

黄之锋:国安法通过成香港噩梦


近日,全国人大通过在港设立国安法,英国政府作出强烈回应,指若港版国安法一旦正式实施,将会扩大BNO护照(英国国民海外护照)持有者的居英签证权利,并提供「入籍之路」。对此,郑文杰预料其庇护申请机会更大,「几乎百分之百会获批」。「如果国安法在香港实施,中国的国安人员可以堂而皇之在香港设立分部,这会令英国政府更相信可能我回港,并非绑架那么简单,而是直接根据法律控告我。」他透露,当日被中国当局行政拘留时,除了被要求拍摄承认嫖娼的录影片段,也被迫拍摄承认叛国,因此他相信一旦返港,很有机会被人以所谓的「罪证」,控告勾结外国势力等罪名,「虽然有人指国安法没有追溯力,但这是很模糊。如果国内单位用人治执法,我们不能排除所谓无追溯力是谎言。举例,现在仍有零星示威,如果他们认为英国是幕后黑手,也可以说我所做过的事有链锁反应影响到现在,届时我就会牵连受害。」

无意回港 着力在英推动香港民主运动

面对「港版国安法」来势汹汹,郑文杰表明除非政权有系统性改变,否则不会考虑回港,因对去年的经历仍有恐惧。他又强调,自己并无在中国内地嫖娼,至于为何去年接受英国媒体访问时却未有正面回应,他解释当日想聚焦自己被中国当局人员从香港带走返回内地情况,若多谈嫖娼事宜只会堕入中国当局向他污名化的圈套,令对方成功转移视线。而郑文杰今年初于社交网站称与香港及内地家人断绝关系,不希望他们受到骚扰。他表示,至今都未有与家人直接联络,只会透过区议员了解家人情况,「基本上半年来都没有听到他们的声音,但知道他们一切平安,始终会挂念家人,但国安法就快来到,相信联络机会很微,只希望有朝在海外团聚,但还看他们意愿。」

过去一年不寻常的经历,令郑文杰觉得即使人在英国,也没有足够信心可重投职场,「很多公司很容易翻查得到我的资料,若他们与中国有生意来往,也未必敢聘用我,所以我也没信心找到工作。反而现在在英国主力做公民社会工作,并推动香港民主运动。」他指,曾到大学演讲分享个人经历,又发起众筹支持英国前线医护人员抗疫,也与英国政界联系争取BNO平权。目前他正筹组香港流亡者团体,支援将来要逃亡海外的香港人。他认为,要延续香港民主自由,国际游说工作必不可少,「现在也不能只着眼争取立法会35+,现时国际关系已进入冷战阶段,要令香港实现民主化,国际战线更为紧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