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鲜为人知的朝鲜走私商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12.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那些鲜为人知的朝鲜走私商

在朝鲜与外界隔绝的这几十年里,一个走私商群体秘密穿梭在中朝边境地区,用商品把这个孤立的国家和外面的世界联系起来。而自从金正恩走强硬道路招致严厉制裁之后,走私生意已难以维系。美联社记者揭开这个群体的神秘面纱。

China Schiff aus Nordkorea in Dandong (Getty Images/AFP/G. Baker)

一艘朝鲜货船行驶在鸭绿江上,对面就是中国城市丹东

(德国之声中文网)电视机处在静音模式,这个昔日的走私商坐在旁边抽着廉价的朝鲜香烟。由于多年劳作,他的双手看起来十分粗糙。骨瘦如柴的他,腰上系着一根腰带固定住过肥的裤子。窗外唯一可见的,就是朝鲜的白头山,也是他近在咫尺的故乡。

他过去50多年的时光,都在走私货物当中度过,穿过这片山区中秘密的通道和安静的河道,就可以越过朝鲜和中国的边界。从电视机到服装,他所走私到朝鲜的商品几乎无所不包。这个民族已经经历了数十年的压制和隔绝。同时他也会把朝鲜的蘑菇、人参贩卖到外面,有时候还会有一点黄金。

"过去,我一次能弄来10台电视机,或者是电冰箱什么的",他说着,咧开嘴笑起来,"过去我真的可以搞到这么多东西。"

但是现在不行了。

朝鲜正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巨大的变化。随着年轻掌权者金正恩的崛起,国际上针对朝鲜的制裁也越来越严厉,很多原本联系密切的中国商户也都不得不对边界地区的贸易--不管是合法还是非法的--进行控制。这对于那些常年活跃在边界线上的小走私者来说是个坏消息。

China-Nordkorea Grenze bei Dandong (Reuters/D. Sagolj)

和中国之间的边境线也是朝鲜经济的生命线

在朝鲜,走私绝不仅仅是一种犯罪。20多年来,走私犯把这个与世隔绝的国家与外面的世界联结起来,在严重饥荒时期带进了食物,而当后来规模较小的消费阶层开始成长起来的时候,他们又带来了从中国汽车零部件到韩国电视剧DVD碟片的各种商品。他们把电视机偷偷运进朝鲜,又把那些希望逃离的家庭偷偷送出境。走私成了一个备受尊敬的职业,他们给成千上万的贫苦村民铺设了一条走向中产阶层的道路。

而到今天,这个地下群体所面临的困境也反映了边境线对于朝鲜经济所具有的重要意义,并且给人们打开了一扇了解这个外界几乎一无所知的秘密世界的窗户。在接受美联社采访时,有十多个属于走私网络的人--他们或者曾经干过走私,或者在黑市上搞过买卖--全都表示,在2011年底金正恩上台之后的这些年里,他们的世界被彻底搅乱了。

朝鲜与中国长达1400公里的边境线也可以说是朝鲜经济的生命线,中国在该国对外贸易中占到九成的份额。从去年中国也开始真正落实对朝鲜的制裁之后,双边贸易出现下降,但是分析人士认为,包括从体力劳动者到手机零部件的各种"商品",仍在穿越边界进行流通。而打开这些通道的,是金钱的贿赂,以及两边政界人物的有力促成。

随着制裁措施越来越严厉,这些贸易机器运行起来也越来越复杂。据美国官员表示,在朝鲜煤炭出口被禁止后,船运货物会从俄罗斯转一次手,以隐藏来源地。朝鲜在海外的企业虽然面临审查和关闭,但是他们会重新开设作为幌子的"掩护公司"(front companies),或者雇用中国人作为中间商。当采购商拒绝购买朝鲜制造的服装产品之后,工厂会开始在标签上加印"中国制造"字样。调查人员还指出,有时候交易双方会在海上进行,货物从一艘船转移到另一艘船,以掩人耳目。

美国法律禁止本国公民与朝鲜进行贸易往来,但是中国仅仅是有选择地限制与朝鲜之间的商品贸易。平壤还和不少其它国家进行着合法的商业交易,比如巴基斯坦、泰国等,其贸易涉及各个领域,从纺织品到海产品。

但是这些小走私商的日子却越来越艰难。"如果你的生意依赖于向边检官员行贿,而这些官员每9到12个月就会更换一轮的话,这一切都会变得更加艰难",研究朝鲜对外贸易的悉尼大学学者哈斯廷斯(Justin Hastings)表示。他认为走私商所面临的最新困扰,就是中国官员开始执行制裁措施,"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打击这些走私行为"。

China-Nordkorea Grenze bei Dandong (Reuters/D. Sagolj)

位于丹东的朝鲜餐馆,这座城市和朝鲜仅隔着一条鸭绿江

上文中曾以走私为生的这名朝鲜人如今生活在中国。他说,从2012年开始,朝鲜边检官员开始命令走私商进行业务"规范化"。随着那些不成文的规则日益收紧,他能够携带的东西越来越受限制,利润自然也直线下降。

"后来我挣的钱也只够支付路费和食宿了",他说。最后他的生意做不下去了,只好和亲人一起搬到了中国。

在国界线的这一边,生活似乎应该好一些。但是他几乎不会说汉语,找不到工作,也没有什么朋友。

"我的朋友都在那边,在朝鲜",他朝着窗外的高山望去。唯一可以安慰他思乡之情的,就是朝鲜的烧酒。"我在这里天天喝烧酒。每顿饭都喝上一小盅。"

雨涵/石涛(美联社)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