遣返不容易 暴力现象日益严重 | 德国新闻 | DW | 18.08.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德国新闻

遣返不容易 暴力现象日益严重

无人自愿被遣送出德国。公众现在知道,越来越多的当事人暴力抗拒被遣返,当局也以更强硬手段对之作出反应——因此受到批评。

Symbolbild - Abschiebung (picture-alliance/dpa/M. Kappeler)

2019年8月1日,莱比锡-哈勒机场,警官们押送一名阿富汗人登机

(德国之声中文网)有关遣返失败的报道一再出现:难民赢得拒绝被遣返回来源国或第三国的官司;或者,当事人干脆就销声匿迹,让警方扑空。现在,甚至因在飞机上出现暴力激化,遣返行动在最后一刻流产。因德国和外国航班飞行员拒绝载运,仅2019年上半年,就有335人无法被遣返。

这一数字来自联邦政府对左翼党的议会质询的回答。德国之声得到了相关文本。从这一回答亦能了解到涉事最频繁的是哪些机场:美因河畔法兰克福(131人);杜塞尔多夫(111人);慕尼黑(39人)。涉事最频繁的航空公司分别是汉莎(87人),排名第一;欧洲之翼(75人);伊比利亚(42人)。

隐蔽在这些简单数字背后的显然是一个多年来越来越尖锐的问题:暴力增加--既涉及当事人一方,也涉及国家一方。

使用链、铐数量几增10

左翼党联邦议员耶尔普克(Ulla Jelpke)想了解得更详实些。为此,她向联邦政府发出质询,含26个细节性问题。根据联邦政府的回答,从2015到2018年,使用所谓的"身体暴力协助手段"的数量从135件增至1231件,几乎翻了10番。所谓的协助手段指的是手铐或脚铐等警察用以制服暴力行为者的工具。

Symbolbild - Abschiebung (picture-alliance/dpa/M. Kappeler)

尽管警察全程押送,由于当事人抵抗遣返,越来越多的机长拒绝升空

数字陡增之所以值得关注,是因为,在同一时段,遣返总量几乎没有变化:2017年是23966人;一年后是23617人;如将1月至6月的数字(约为11496人)平均推算至全年,则2019年情况相若。遣返总人数减少的情况下,使用链、铐的数量却增加,对此,联邦内政部解释说,这是因为"越来越多的当事人在遣返程序中采取抵抗行动"。

内政部:"容易"解释

对德国之声本周一(8月12日)提出的询问,联邦内政部发言人彼得曼(Eleonore Petermann)表示,暴力现象增加"容易"解释,原因是,遣返并非自愿,因此,当事人"或许通过身体暴力"表达其不满,而为在这种情况下仍能实施遣返,或为保护有关人士,可以使用链、铐或其它手段。不过,联邦内政部长泽霍费尔的这名发言人说,那只是在不得已的情况下作为最后的手段使用。

左翼党议员耶尔普克则对双方暴力增加这一现象的看法截然不同。她抨击说,"当事人的绝望心理面对越来越强硬的暴力手段,强使他们违反自己的意愿被遣返回家乡国或中转国的最悲惨的生活环境中去。"

人道组织称遣返实践是"黑箱"

耶尔普克指出,欧洲理事会反酷刑委员会的批评就是一个例子。今年5月,该委员会要求德国,在遣返实践中放弃"过分的和不恰当"的暴力使用。人道组织"赞同庇护"(Pro Asyl)也记录到与遣返有关的暴力增加现象--当事人和警察双方。不过,该组织法律事务发言人梅索维奇(Bernd Mesovic)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指出,对"严重施暴"行为的诉讼涉及的主要不是在机场负责实施遣返的联邦警察,而是"抓捕、带走被遣返人或将其送至机场的" 执法官员们。

"赞同庇护"组织的专家们称整个遣返实践是"黑箱议题"。梅索维奇指出,除当事人及其家人外,独立证人很少,因此,人们只能从起诉越来越多这一现象推断现实情况。梅索维奇相信,暴力增加的背景可能是政界人士一再公开表示的那种期待:"成功实施大量遣返"。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