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不道歉?《华尔街日报》53名记者“逼宫”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0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道不道歉?《华尔街日报》53名记者“逼宫”

《华尔街日报》的几十名记者、编辑要求报社修改此前一篇专栏的标题,并且道歉。因为这篇题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文章,北京当局已经在上周宣布吊销3名该报驻华记者的签证,限期离境。中国外交部周一再次指责该报“没有道歉的勇气”。

China Coronavirus (Getty Images/AFP)

《华尔街日报》一篇有关中国疫情的专栏评论文章,引发了中美两国之间的外交风波

(德国之声中文网) 根据《纽约时报》掌握的信息,《华尔街日报》一共有53名记者及编辑在一封致报社高层的信函上签字,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来自该报中国分社以及香港分社,也包括此次遭到驱逐的三名记者以及曾因报道习近平表弟齐明在澳洲豪赌并遭当地政府调查而被中方拒绝延长签证的新加坡籍驻华记者王春翰。这封信的发送日期为2月20日,此前一天,中国政府刚刚宣布驱逐《华尔街日报》三名驻北京记者。

信中呼吁报社领导层"考虑更改文章标题,并且向我们的读者、消息源、同行以及所有被冒犯的人致歉"。信件起草者认为,"中国是真正的亚洲病夫"这样的标题具有"贬损性",确实在中国舆论中触发了不满。"我们非常担心,如果不能在最近几天采取上述措施,非但中国分社今后的运营会受到影响、员工士气短期内会受到打击,更会长久损害我们的品牌、损害我们无与伦比的报道全球最重要时事的能力。"信函还强调,早在中国官方做出回应前,报社的许多记者、编辑就已经表达了对争议标题的担忧。

这封信函是通过该报中国分社社长郑子扬(Jonathan Cheng)的邮箱寄出的,他本人并没有在信函上签字,也没有遭到中国当局驱逐。信函的两名收件人分别是报刊发行人、母公司道琼斯集团首席执行官刘易斯(William Lewis)以及道琼斯母公司新闻集团(News Corp.)首席执行官汤姆森(Robert Thomson)。郑子扬在一则备注中写道,他转递这封信函是因为他坚信"妥善处理此事对本报今后在中国的业务十分关键"。

道琼斯集团一名发言人确认公司领导层已经受到了信函,并发表声明对报社员工在中国所遭到的挑战表示理解,称"将继续推动恢复三名记者的签证"。

2月22日,《华尔街日报》方面曾经表示,报社在此事件上的立场并未发生改变。该报只是在2月20日通过发行人刘易斯发表了一份声明,称引起争议的标题"显然在中国人民中间引起了不满和担忧,对此我们感到遗憾"。

China Peking Temperaturkontrolle m Flughafen wegen Coronavirus (Reuters/M. Pollard)

北京首都机场的体温检测区

两人已离境另一人仍滞留武汉

本周一(2月24日),李肇华(Josh Chin)、邓超、温友正(Philip Wen)这三名被责令限期离境的记者中,有两名已经离境。据法新社报道,李肇华和温友正当天从北京首都机场离境,在进入安检区前,他们和其他乘客一样都带着口罩。此前一直在疫情中心武汉市报道的记者邓超,目前依旧因隔离管制措施而在当地滞留,《华尔街日报》报社也确认了这一消息。

在周一的中国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赵立坚也再次提到了《华尔街日报》。他说,"面对恶意侮辱、抹黑,中国不做'沉默的羔羊'",并且指责《华尔街日报》"以新闻报道和评论相对独立为由,百般推诿,没有道理";"既然有骂人的嚣张,为什么没有道歉的勇气?世界上只有一份《华尔街日报》,该报既然一意孤行,就应当承担相应的后果。"

《纽约时报》在报道中指出,《华尔街日报》记者、编辑致信报社高层的举动,凸显了该报新闻部与评论部之间的长期矛盾。和《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等美国主流大报相似,《华尔街日报》的新闻部与评论部也是相互独立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