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緝以後的下一步棋: 香港國安懸紅令另有所指?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2.07.2023

访问新版DW网页

尝鲜使用dw.com测试版。该版本仍在完善中,欢迎你提出宝贵意见!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政治

通緝以後的下一步棋: 香港國安懸紅令另有所指?

香港國安處首次向海外民主派人士發出懸紅通緝令,並於短短一週進行兩波執法行動,被通緝人士的家人及前黨友接連遭查,有組織隨即解散。分析指成功逮捕八名民主派人士的機會很微,那懸紅的實際目標是什麼?挑選這個時間點做此舉動有何潛在意義?

香港警方7月3日宣佈每人懸賞100萬港元,通緝8名流亡海外的香港知名港民主活動人士,指控他們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

香港警方7月3日宣佈每人懸賞100萬港元,通緝8名流亡海外的香港知名港民主活動人士,指控他們涉嫌違反港區《國安法》

(德國之聲中文網)多家香港媒體報導,國安處於週二(7月11日)清晨六時許搜查羅冠聰的香港家人住所。香港電台引述警方消息指,國安處派員到羅家位於東涌的寓所,帶走羅父母及兄長錄取口供,「了解他們有否向羅冠聰提供經濟援助,以及是否在港代理人」。三人完成問話後未被拘捕,獲准離開警署。

羅冠聰同日在社交媒體上回應:「就近日香港警方一系列行動,我可以肯定地說:相關人士與我完全沒有金錢往來,我的工作與他們無關,『協助』之說純屬無稽。」事實上,他早於2020年7月底,即離港後一個月便公開發文表明與親人斷絕關係和聯絡。羅冠聰是國安處在7月3日發出百萬懸紅令通緝的八名海外香港民主派人士之一。

這次是懸紅令公佈後,第二波針對在港人士的執法行動,矛頭均指向羅冠聰的關聯人物。國安處上週先後拘捕五名前香港眾志成員,指其經營支援「黃店」(泛指支持民主陣營的商家)的手機應用程式「懲罰Mee」支援羅冠聰,涉嫌觸犯串謀勾結外國勢力及煽動罪,暫獲准保釋。由羅冠聰及黃之鋒等人成立的政黨「香港眾志」,在國安法實施當天已宣佈解散。

國安懸紅令不同之處

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法學院訪問學者黎恩灝分析,這一週的事態發展反映,當局期望藉此達至政治效果大於法律效果。他向德國之聲表示:「政府很明白沒法實質抓捕八人,懸紅令旨在提供更大誘因,在香港及海外製造一種互相監視的白色恐怖氣氛。」

黎恩灝指出此次國安懸紅令的特別之處是,只需提供消息已有機會獲發賞金,比其他刑事案的門檻為低;後者一般要求在疑犯被捕並上庭受審才符合資格。國安案懸賞金也比其他案件為高,以謀殺案為例金額僅30至80萬港元。黎恩灝指外界難以得知金額的釐定準則,但相信重金有助當局掌握八人行蹤。八名被懸紅通緝的港人包括: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郭榮鏗、許智峯,前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前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社運人士郭鳳儀、劉祖迪、袁弓夷。

總部設於華盛頓的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是港人海外倡議組織,董事會成員周永康認為後續發展為海外社運人士增添顧忌。他接受德國之聲訪問時說:「『懲罰Mee』前眾志成員被捕是一個新警示--既威脅在港的人,也恐嚇在外的倡議者,無論有否與親友聯繫,都可能要承受牽連無辜的代價。」

香港警方7月5日拘捕了4名前香港眾志成員,指控他們透過網路商城「懲罰 Mee」吸取資金,以幫助海外逃犯。圖為前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被國安警察逮捕

香港警方7月5日拘捕了4名前香港眾志成員,指控他們透過網路商城「懲罰 Mee」吸取資金,以幫助海外逃犯。圖為前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被國安警察逮捕

軟對抗、海外舉報

國安法實施三年至今有260人被捕,大量本地政團及異見媒體解散。近月,「軟對抗」成為經常掛在官員口邊的新詞,中聯辦旗下媒體多次批評黃色經濟圈搞「軟對抗」。前香港眾志成員被捕後,「懲罰Mee」及另一支援在囚人士的知名店家隨即結業。

行政長官李家超說警方已收到一些報料,將用盡方法追究任何形式的援助,呼籲市民視八人為「過街老鼠」。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指懸紅是要截斷他們的資金鏈,特別點名羅冠聰為「現代漢奸」。行政會議召集人葉劉淑儀更稱,店家運送港式食品給在逃人士開茶會亦屬「支援」。

國安法有域外法權,在懸紅令加持下令它對海外港人社群的影響更加顯著。「光是認識通緝人士、曾經支持其社交媒體或捐款,會否招致刑責或國安處問話呢?」學者黎恩灝認為,港府希望藉此把舉報氣氛延伸至海外,「香港本地已有國安熱線,懸紅通緝可令進一步令移民群體互相猜忌和分化,以利誘製造不信任的效果」。

即使未有懸紅令以前,亦有海外港人的項目受到壓力。前行政長官、現任中國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曾點名批評,今年在英國重新出版的《羊村》系列繪本是「外部勢力挑戰香港國安法」,有港人因擁有繪本而在香港被捕。製作團隊向德國之聲透露,在拘捕行動後,書本的閱覽量和捐款都減少,有讀書活動因場地受壓而臨時取消。

國際追緝可能性?

香港警方承認,若被通緝人士不回港便難以緝拿他們歸案。國際刑警回覆媒體查詢時指,沒有接到向八名民主派人士發出紅色通緝令的要求。國際刑警憲章規定不得追捕政治罪犯,執法行動須符合人權原則。黎恩灝認為發佈紅色通緝令的可能性很低,但當局可以用經濟犯罪或反恐等非政治理由提出申請,以往亦有先例。

羅冠聰家人7月11日遭港警突襲問訊

羅冠聰家人7月11日遭港警突襲問訊

自國安法實施後,多個西方國家已中斷與香港的引渡協議。八名被通緝人士現居於美、英、澳,皆與中國沒有引渡協議。黎恩灝指,若八人踏足沒有引渡協議、但與中國友好的國家,仍然有機會被送往「原屬地」,例如西班牙便曾經把台灣電騙案逃犯遣送中國,「屆時是政治和外交問題,並非法律問題」。在今天的政治氣氛下,黎恩灝相信重演的機會不大。

該電騙案主腦在中國要求下被置於紅色通緝令名單,但值得留意的是,歐洲人權法院去年裁定他不應被引渡,理由是可能遭受酷刑或不公平審訊。這項重大裁決意味即使非政治人物也能免於引渡至中國。今年意大利法院便拒絕了引渡一名經濟罪疑犯至中國。

鋪路限制海外活動

八人都是知名民主派人士,亦非近期才流亡或參與倡議,為何當局至今才懸紅通緝?黎恩灝認為,這個時間點或許與中國7月1日實施的《對外關係法》有關。「中港未來國安體制發展的大趨勢都是加強針對境外活動和群體,香港即將訂立廿三條也針對間諜罪,相信懸紅令只是個開始,為日後更多新法鋪路。」

分析指港府成功緝捕八人的機會不大,但懸紅令對海外倡議工作仍構成一定阻礙。周永康上月代表香港民主委員會(HKDC)聯同維吾爾團體訪問南美,他舉例說巴西與中國有引渡協議,一行人入境前須與當地部門溝通,並知會出發地--美國及德國政府,確保行程安全。他稱懸紅令增加到訪這些地區的政治成本及風險。「在策略上,我們未來必須做更多非傳統民主國家的倡議工作。例如南方民主國家不少是中國盟友,如果不去那裡會令人權推廣大打折扣,日後只好加倍留神。」

但他認為,倘若港府擴大懸紅名單亦未必對其有利,「點名增加了對方的曝光率,對於阻止反對運動反而幫倒忙,非明智之舉」。懸紅名單上大部分人都公開表明不會停止發聲,周永康認為海外倡議者對現況早有心理準備。「確實是兩難的決定,但身在海外的人其實沒什麼選擇,相信大家更早前都已經過思考及掙扎,才決定選擇走這條路。」他說自己不會因此而調整行事方式:「我們所做的是幫港人免於恐懼,如果長期提心吊膽或自我閹割會令工作失去意義,那正正是政權想達到的效果。」

© 2023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Conflict Zone专访罗冠聪:香港民运失败了吗?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