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有家的感覺」 台灣同志遊行中的日本面孔 | 文化经纬 | DW | 27.10.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這裡有家的感覺」 台灣同志遊行中的日本面孔

台灣在同性婚姻專法通過後,2019年的台北同志遊行氣氛顯得更為歡愉。但對於一些來自日本的同志族群來說,他們羨慕台灣的專法制定,更期盼自己的國家有招一日能承認同性婚姻的存在。

Taiwan | LGBT-Parade in Taipeh

來自日本的同志律師加藤丈晴、與朋友鹿島及KEN一起來台灣參加同志遊行

來自日本的同志律師加藤丈晴、與朋友鹿島及KEN一起來台灣參加同志遊行。

10月26日,陽光普照下徐徐秋意微風的台北市,迎接第17次的同志大遊行。這也是台灣政府在通過同志婚姻專法後,首次的同志大遊行,對比2018年當時訴求同志婚姻一定要入民法的浩大聲勢,台灣政府在公投後,依民意設立專法。今年氛圍相對更加歡樂,不過,對於非台灣籍的人民來說,似乎多了更多羨慕。

同婚法後首次

官方聲稱有超過20萬人參與遊行,隊伍中不只台灣的同志,還有來自日本、韓國、泰國等隊伍,甚至東南亞的馬來西亞、越南等同志舉國旗的身影也屢見不鮮。特別是日本人相當多,許多人有志一同地穿著傳統日本祭典服裝,整齊劃一地擺姿勢。

「來到台灣就有回到家的感覺」,一位不願具名的39歲日本同志說,許多日本同志會在每年這一天一起聚在台北市遊行。這些日本同志來自東京、名古屋、大阪等大城市外,也有沖繩等其他縣。他說,遊行前一天,台北市各大同志酒吧都擠滿日本人。

這些日本同志來自四面八方,卻都透過朋友介紹或是網路串連聚集在台北市,或許彼此間不認識,但透過眼神或穿著都知道是「自己國家同胞」。而在台灣歡慶的同時,他們也希望日本對於同性平權能有更進一步的拓展。

Japan Taiga Ishikawa LGBT Senator

日本LGBT權益推動者,參議員石川大我(中),是日本同性婚姻平權法案主要推動者

日本國會審議

10月4日日本國會開議 ,是參議院在7月改選後的首次,日本的同性婚姻平權法案,也在此次審議的案件中。日本支持LGBT權益,本身也是LGBT權益推動者的參議員石川大我,是這次案件的主要推動者。

但據了解,國會優先排審議案以民生經濟法案優先,平權法案被延置到後方,如果真的有機會審理,可能也要等到明年(2020年)1月會期。加上國會目前仍是偏保守的自民黨佔絕大多數,法案成立前的遊說,依舊是相當困難。

在台北現場,一位37歲化名「SU」的日本同志跟記者坦言:「日本人很重視傳統的家庭制度,我自己都認為(法案通過)很難」。 SU並表示,雖然日本現在許多區域同意伴侶登記,但是參議院這關是國家層級的法案,掌握實權的日本政治家都是保守層級,他依舊很不樂觀。

參加遊行的46歲同志律師加藤丈晴,本身就是LGBT人士,正在以法律的力量在日本各大城市提起訴訟,爭取同志的婚姻權利,他跟記者說:「同性的婚姻實踐下,才能讓真正的日本社會歧視出現解決開端」。

 

Taiwan | LGBT-Parade in Taipeh

在日本同志眼中,台北市是對同志開放的最佳包容城市

台北是包容城市

在這些日本同志眼中,連年舉辦同志遊行活動的台北市已成為「包容城市」,有的已連三年來,有的更是來過五次。

42歲的日本同志豐岡跟記者說,他穿著祭典服裝正是因為台北市的遊行給他嘉年華的感覺,「我雖然不懂中文,但是台灣的大家都很友善」。 SU則說,在路上很多人都會給予擁抱,這樣的溫暖比任何感覺都還真實。另一位40餘歲,化名KEN的日本男子則說:「台灣人好、食物也棒,每次來都是很溫馨、開心的體驗」。

近幾年來,日本各地城市也開始辦起自己的「彩虹遊行」,位於關西的大阪也在14日舉辦同志遊行,但人數比台北少了許多,約為1400人參加。 9月在北海道札幌舉辦的遊行也僅有700人參加。

盛況最大的東京,則是在今年4月底舉辦同志遊行,高達11000人參與。在這些來台灣參加遊行的日本同誌中,也覺得日本風氣已經改善不少,KEN說:「我相信會愈來愈多人了解的」,他們也期盼自己家鄉城市有招一日能走向「包容城市」。

Japan, Rainbow Pride 2018 Tokyo

台灣已經於2019年通過同志婚姻專法,而日本的同志婚姻法尚在國會審議(资料图片摄于2018年5月6日)

家庭傳統待溝通

然而,至今在日本,許多同志族群依舊把自己的性傾向視為隱密,不隨便跟人說出口。在台北遊行的日本同誌中,包括SU與豐岡,至今從未跟家人或公司同事開口出櫃,而其他人則是或多或少有跟部分家人說過,但僅限於一、兩人。

同志律師加藤丈晴則說,同志在日本不說自身性取向,幾乎已經是共同的默契:「說了的話很大機率會受偏見、甚至歧視。但我覺得,連說都不敢說的社會氛圍,更是種隱藏性的偏見」。

加藤繼續補充:「來到台北參加遊行,除了感受到大家的溫暖及支持外,更看到許多大企業願意掛名贊助,支持這樣的活動」。他認為大企業在日本贊助同志活動,可能性微乎其微。

至今,日本的許多同志,依舊只能透過檯面下的社交網路聯絡、認識,週末假日時才能約在特定的同志酒吧小酌解悶,但他們仍期待未來的日本會愈來愈接受同志族群。

36歲的日本同志鹿島真人對記者說:「這兩、三年來日本社會對同志愈來愈接受,也有很多同志相關的電影、漫畫、日劇等,這是以前沒見過的!期待日本未來能有台北這麼大規模的遊行」。

才剛講完,遠方的同志朋友已在呼喚他,「先不說了!我的朋友還在終點迎接我!」,鹿島隨後高興地轉身,重回游行的廣大人群中,持續享受他一年一度難得來台,可以真正解放做自己的一天。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