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捕纳粹战犯进行时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4.07.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追捕纳粹战犯进行时

西蒙威森塔尔中心想在德国大城市用张贴海报的方式追捕纳粹战犯,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赞同此举。

(德国之声中文网)"我们要找的是60个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每天参与大屠杀行动的人。" 西蒙威森塔尔中心驻耶路撒冷办事处的负责人祖诺夫介绍说。"不能就因为这些人可能于1919、1920或1921年出生就不去追捕他们。" 西蒙威森塔尔中心主要致力于清算纳粹大屠杀。该中心特别成功地追捕纳粹战犯的行动令其声名远扬。现在西蒙威森塔尔中心希望通过名为"最后机会"的大规模逮捕行动将最后还在德国逍遥法外的纳粹战犯送上法庭。从7月23日起的两周内,2000幅分布在柏林、科隆和汉堡的大型海报将用于呼吁民众协助追捕。

本次行动的主要目标是前纳粹集中营的看守人和臭名昭著的德国党卫队成员。曾经大约共有6000人从事这些工作,多为男性,祖诺夫估计,其中98%的人应该已经去世了。如果存活的人有一半因为年老体衰而无法出庭的话,仍还剩60个人。祖诺夫认为,总共还活着的纳粹罪犯远比大家想象得多,"就算无人知晓确切的数字"。

Polen Vernichtungslager KZ Majdanek bei Lublin

位于波兰卢布林附近的迈丹尼克集中营是当时纳粹德国在二战中建立的集中营之一

提供有用线索 奖励25千欧

"最后机会"行动缘于两年前慕尼黑法庭对德米扬鲁克(Iwan Demjanjuk)的判决。当时法庭认为他在波兰索比波尔(Sobibor)集中营做过警卫的事实就足以将其定罪,即使证明其直接参与犯罪的证据不足。之前因为无法充分证明被告人参与谋杀和酷刑,一系列审判纳粹战犯的案件都无果而终。因此浪费了太多时间,许多证据也已被销毁,大量证人也已去世。

祖诺夫希望,慕尼黑法庭判决中的明显转变,可以为将纳粹战犯中的"漏网之鱼"缉拿归案提供契机,尽管收集证据的困难度日益提高。他们希望可以通过海报宣传而获得民众的协助:"我们的标语是:数百万人被纳粹谋杀,请帮助我们将这些人送上法庭,提供一条有用线索,可获得最高额为2万5千欧的奖金。"

西蒙威森塔尔中心用奖金换线索的行动却招来非议。德籍以色列历史学家沃尔夫松(Michael Wolffsohn)将其称为"悬赏",并认为这种行动低级无味且有害,因为它会引起众人对纳粹战犯的同情。现已退休的政治学教授佩莱尔斯(Joachim Perels)的父亲被纳粹处死,他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清算纳粹历史,而他对西蒙威森塔尔中心本次行动的看法也较为复杂。其实,早已有一个位于路德维希斯堡 (Ludwigsburg)的部门在专门负责针对纳粹战犯的罪行调查工作,目前他们正在对50名前集中营警卫展开调查。

直至60年代的"褐色延续"

佩莱尔斯重点提到了西蒙威森塔尔中心对德国司法机构很长时间不愿理会纳粹战犯的指责。"迄今为止德国共有约160名纳粹战犯被定罪," 佩莱尔斯继续补充:"当人们想起当初纳粹杀害犹太人、辛提人和罗姆人的规模,这个结果实在没有说服力。"

在佩莱尔斯看来,"司机机构中的褐色延续"是罪魁祸首。(编者注:当时纳粹军服多为褐色)他解释说:"在五、六十年代的德国司法机构中四分之三的法官和律师都曾在第三帝国的纳粹法庭、特殊和普通法庭任职。"这种延续在战后几十年仍然"造成了不少可怕的误判"。

例如,慕尼黑地方法院在60年代还将一名直接和间接共杀害了1万5千名犹太人的前德国党卫队小组长仅判定为"从犯",理由是,他对犹太人未怀过敌意。佩莱尔斯称其为"一次经典的可怕的误判。"

Bildergalerie 70 Jahre Aufstand im Warschauer Ghetto

曾在苏联东欧犯下滔天罪行的纳粹党卫军

时间紧迫

佩莱尔斯认为,同一个慕尼黑地方法院现在仅凭德米扬鲁克从事的工作而将其定罪可以充分证明,德国司法机构在最近几年内发生了巨大变化。"这与更新换代息息相关," 佩莱尔斯说:"也与大家对第三帝国的普遍看法的改变有关。"因为不仅司法机构因为年轻、具有批判精神的法学人士的加入而有所改变。整个德国社会对待纳粹历史的态度也更具批判性,佩莱尔斯回忆,战后很长一段时间的问卷调查结果曾显示,当时超过一半的德国人反对将纳粹战犯绳之以法。

政治学教授佩莱尔斯和西蒙威森塔尔中心的祖诺夫一致认为,由于德国司法机构曾经的失职行为才造成现在时间紧迫,至于是否应该为尊重受害人而在为时已晚之前加强追捕最后的罪犯的力度,祖诺夫相信海报活动是明智之举。"半年来我们一直在德国努力为'最后机会'行动寻求资助,"祖诺夫略显失望的透露:"我们目前一共询问了86家基金会和公司,但只有3家愿意帮助我们。"

作者:Alois Berger 编译:安静

责编:李鱼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