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这要取决于我的头儿 – 中国政府” | 中国 | DW | 09.05.200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中国

达赖喇嘛:“这要取决于我的头儿 – 中国政府”

即将在下周访问德国的达赖喇嘛接受德国“明星”周刊的采访。在这个访谈中,他再次强调西藏争取的不是独立,而是高度自治,尤其是文化自治。不过,这个自治不仅针对200万生活在目前西藏自治区的藏人,同时也是对其他400万生活在毗邻省份的藏人而言。德国之声中文网在征得明星周刊同意后,译载如下。

default

谈话一开头,达赖喇嘛就说, "我不是圣人,不是神。我只是一名佛教僧侣。"

明星:但您并非一名简单的僧侣,而是藏人的精神领袖,是藏人抵抗运动的化身。您喜欢这一身份吗?

达赖:因为我是藏人,所以我对一个民族的生存斗争负有责任,它关系到这个民族的古老文化遗产以及丰富多姿的佛教传统。而我是达赖喇嘛,我的责任就特别重大。我给自己规定了三项任务:第一,为人的生命价值奋斗;第二,促进宗教和谐;第三,这不是我的选择,而是环境所迫:这便是为西藏而奋斗,包括为西藏的藏人和流亡的藏人。藏人信任我并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对他们而言,我负有道德责任。2001年,在达兰萨拉成立了流亡政府,从那以后我就一半退休了。我会很高兴,如果真的能从政治家身份上彻底退下来。

明星:假如作为西藏抵抗运动灯塔的您不在世了,会怎样?毕竟您已经73高龄了。

达赖:我们的斗争,不是哪一个人的斗争,而是整个民族的斗争。新一代有头脑的政治家已成长起来。我的死去并不意味着斗争的挫折,斗争会继续下去,很可能是在集体领导之下。

明星:您认为,这次谈判的内涵要大于中方只做做对话的姿态?

Reporter warten während Gesprächen zwischen China und Tibet

中国政府同达赖喇嘛代表会谈时,记者在等消息

达赖:过去数周在西藏发生的事件,可能促使中国领导人终于认识到,的确做错了一些事情。他们在西藏投资巨大,他们在那里允许了有限制的宗教和文化活动,他们在那里修葺了数百座寺庙,不过,文革中摧毁了数千座寺庙。虽然如此,还是发生了骚乱,不仅在拉萨,而且也在其他地方,看来,中国的西藏政策明显出了问题。但到底是什么问题,他们应该问一问。如果他们这么做,便会更现实地处理西藏问题。我们希望的只是真正自治。

明星:但您还是被看作是暴力的指使者,幕后操纵者,是08奥运以及中国形象的破坏者。

达赖:一方面他们指责我,虽然我多次强调支持北京奥运并作为佛教徒拒绝暴力,但另一方面,他们又努力要同我们谈判。为什么这样?下一轮谈判已经宣布。当然,目前有舆论压力,有很多政府的压力。我想,我们应等到奥运闭幕后才能看出他们对实质性谈判是否有诚意。现在做什么样的评价,都还太早。

明星:您认为象法国总统萨科齐做出的抵制奥运开幕式,是明智的决定?或者它会让中国人更恼怒、更怀偏见?

达赖:很难说。个别政治家的决定并不是仅仅因为西藏问题,而是对整个中国人权的忧虑。中国领导人应当对此重视,修改他们的政策。长远看,这对他们和中国都有利。

明星:是否中国人也这么看,我很怀疑。

达赖:目前中国人的情感沸扬,他们不能对事物有现实和逻辑的看法。

明星:许多年轻的藏人认为您对北京的态度过于谨慎,过于让步。他们说,这样的话,我们永远什么也办不成。

达赖:我理解他们的悲观以及忧虑。但是第一,作为佛教徒,我从原则上拒绝暴力。第二,同中国一样,这些脑热青年的情绪也很激荡,高呼西藏独立和中国人滚出西藏,是容易的事。但光呼喊改变不了任何东西。怎样才能独立?唯一可行的道路是真正自治。

明星:意味着,外交和国防交给中国中央,内政管理以及文化事务交给藏人自己?

达赖:正是这样。西藏过去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地方。近50年来在中国治下,西藏在文化教育领域做的也很不够。因此,西藏缺乏合格的专业人才。我相信,如果我们留在中国境内,我们能从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得到好处,并借此促进我们自己的经济发展,当然,其前提是,汉人对藏文化、藏语言和藏人的认同给予保证。

明星:今天学校里不是藏语讲学吗?

达赖:是的,但它是第二语言。汉语是第一语言。

明星:您承认,汉人改善了藏人的物质条件,学校、医院以及在藏区供电?

达赖:当然。还应继续这样。当今世界是网络的世界,彼此联络成更大的群体,比如欧盟就是一个例子。这一事实对我们来说意味着:600万藏人如果永远封闭于世界之外,那么我们永远是个弱势民族。如果他们同10亿人在一起的话,他们就会强大,机会也更多。

明星:中国人谈西藏,指的是目前的西藏自治区。而您谈西藏,指的却是历史藏区,包括了邻省。

达赖:这的确是很重要的一点。假如我们真的要求独立,那么,那么我们独立的范围便限制在今天自藏自治区的版图,那里生活着200万藏人,占当地居民的大部分。但我们希望的首先是文化自治,因此不能忘记生活在邻省的藏人。中国宪法明文规定少数民族地区组成自治区的原则。它只是没有实现而已。

明星:但在这些省份里,藏人不占多数。

达赖:对。因此,我们希望在这里的专区和县的层面上实行文化自治。就政治结构问题,如果中国真的有意开始严肃谈判,我们是可以谈论的。中国应该看到,我们要求的对所有藏人的文化自治,并不是争取大藏区的独立,恰恰相反。

明星:过去年间已经定居拉萨以及周边地区的汉人应该怎么办呢?

Kinder in Dharamsala Tibet

生活在达兰萨拉的藏人孩子

达赖:他们应受到欢迎。不过如果他们的人数不断增加,如果他们成了当地的绝大多数,那么,自治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明星:也就是说,没有迁徙汉人的计划?

达赖:是的。

明星:您已经在流亡中度过了将近50年。同今天的西藏现实,您有多少接触?

达赖:直到70年代末,西藏的确同外界隔绝,从那里几乎传不出任何消息。但近20年来,接触相当频繁。从那时起,大约4万藏人来到印度定居,每年也有大批朝拜者来到这里,然后又返回藏区。此外,有摄影照片、录像等。我认为,我对西藏的了解相当及时和准确。

明星:您情愿回归简单僧侣的日子吗?这样,您就有更多时间打坐沉思。

达赖:这是一个同生命意义有关的问题。为别人服务是有意义的。第一世达赖喇嘛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安静的独居者生活。上了年纪后有一天,他告别了孤独的生活,开始教导别人并同时修建了西藏至今最著名的寺庙。当他的学生后来问起他变迁的原因时,一世喇嘛说,我当然可以继续静思修行,从而达到更高级的开悟。但我还是放弃了这样的生活,目的是帮助你们。这也是我遵循的榜样。

明星:您是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也是最后一世达赖喇嘛?

达赖:这要取决于我的头儿 - 中国政府 。如果他们不制造麻烦,认真考虑我们的要求,我可能真的就是最后一任达赖喇嘛了。但如果头儿制造麻烦,西藏一方也会象中国一样富于果敢,而且也会有下一个达赖喇嘛出现,如果西藏人有这样的愿望。

"明星"杂志授权德国之声中文网翻译采访内容,在此编辑部表示感谢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