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英逃亡潮 BNO港人:寧做有自由的二等公民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7.12.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赴英逃亡潮 BNO港人:寧做有自由的二等公民

300万港人合资格申请BNO签证移居英国,有多少人会去?德国之声访问三位已经或即将赴英的香港人,他们有什麽心声?

Hongkong 2019 | Protest 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Staatsbürgerschaft

资料图片:手持BNO护照的香港示威者(摄于2019年9月)

(德国之声中文网)香港745万人口,约300万人拥有英国国民(海外)护照(British National (Overseas) passport, BNO)资格,这批港人及其受养人可在明年1月31日起申请移居英国,期间可就学丶就业,住满5年可获永久居留权,再住满一年後可入籍成为公民。

美联移民顾问周三(12月16日)公布的统计显示,港人心仪移民英国的比例较今年初激增五成,至84%。英国内政部估计,在极端情况下,BNO签证开放後首年最多有50万BNO港人及其受养人赴英,5年後高达百万人。

打算移民英国的港人遍及不同年龄丶阶层和背景,德国之声访问三位BNO港人,有的已经到达英国,有的整装待发,有的正在筹备。

已赴英新婚夫妇:怕晚一点走不了

「胆粗粗(大胆)移民,很多人问我怕不怕?我很怕,但我的决心比恐惧更大!」28岁香港人Nigel隔着长途电话说。她和31岁的丈夫Eric都持有BNO,未待英国政府明年1月31日正式开放申请BNO签证,已先用过渡性准许证LOTR(Leave Outside the Rules)入境,10月初抵英,上月在诺丁汉(Nottingham)租了房子,并从香港接回宠物犬「一家团聚」。

此前,两人从没到过英国,在当地也没有亲友,离乡背井全因香港局势急剧恶化。「在英国也许是二等公民,但起码有法律和人权保障,社会是自由的。在香港,现在中共要清洗旧香港人,再过几年你会被视为三等丶四等公民。」

Eric本身在电子用品维修公司任职,数月前开始在网上寻找英国工作机会,9月份获聘为手机维修员,两夫妇随即在一个月内办好文件丶订机票丶收拾行李,还没好好道别香港就上飞机了。他们坦言走得很急:「再拖下去怕中国耍手段,不承认BNO甚至不让人随意出境,所以可以走就尽快走。」

有别於其他西方国家,BNO港人移民英国门槛相对低,不需要投资,也可以即时在当地就业。Nigel在香港是瑜伽导师,收入不稳,与丈夫的月入加起来仅4万多港元,他们只带着30万港元就出发。Nigel笑言,穷反而是移民优势,「我们在香港都是艰苦过日子的人,楼又买不到,要放弃的入息又不多,这样走得洒脱」。

两口子2018年结婚,早有共识若待在香港就不生孩子,免得下一代受苦。如今顺利抵英,他们说开始有生儿育女的打算,「现在感觉安定了,有心情计划将来,可以在英国成家」。

Hongkong Protest für Unabhängigkeit von China

去年在街头挥舞旗帜的港人从未想过,这类行为如今被列违法

将起行中产家庭:不想女儿做双面人

除了年轻人,香港不少中产家庭也整装待发,而且是“三军未动、粮草先行”,先将大量资金汇出。

37岁的Summer(化名)早在去年「反送中」运动期间开设离岸户口,把几百万港元资产调走,以便随时逃亡。到今年英方宣布开放BNO入籍计划,她立即决定赴英,定好在圣诞节後带同6岁的女儿定居伯明翰(Birmingham)。

她说身边约有10个家庭已经或即将移民,目的地几乎都是英国。她将与其中一个家庭同行,对方本来希望在港过完年丶明年2月才动身,但Summer断然拒绝。「我等不到了,一日还没走一日都不放心,你不知道中国会不会施压,令英国政府突然关上这扇门。」

从事文字工作的Summer读新闻系出身,今年7月1日《国安法》生效後,香港公民社会被噤声,新闻自由遭受前所未有的冲击,都让她深感不安。「那个对比太大了,你一出生就拥有的权利可以突然消失,然後要开始自我审查丶提防别人举报你。」

压垮骆驼的最後一根稻草,是关乎下一代,除了担心香港课程「大陆化」丶忧女儿被洗脑之外,她也有作为家长的挣扎。「有一次女儿在公众场合问我什麽是游行丶什麽是光复香港,我立即叫她别再说,这些话只能在家里讲,那一刻我觉得很悲哀,我居然要审查自己的女儿!我的矛盾是,如果我教她成为正直丶有良知丶敢言的人,她可能会犯法,如果我要保护她,她就要学做双面人——两者我都不能接受。」

BNO港人的子女可免费入读英国的公立学校,Summer说等一家人在伯明翰安定下来,就会帮女儿报名入学。至於她自己,她表示未知就业前景,但并不担心,自言能放下身段,「收银丶扫街也愿做」。

到了英国,她希望继续为香港人发声,会参与当地相关组织,并用自己擅长的文字或拍片技巧出一分力。她表示,前立法会议员许智峯流亡给她很大啓发,「他很聪明,三代同堂一起走,因为中共最喜欢用家人来威胁和控制你,现在他最亲的人都一起走了,就可以在海外无後顾之忧地继续做他要做的事。」

90後情侣:储钱两年後动身

虽然BNO签证申请手续简单,但一时间离开香港也不是轻易的事,不少港人正积极筹备,希望未来一两年动身。「英国疫情严重,经济很差,未必很快找到工作,如果去起码要有一年生活费才安全。」现年27岁丶任职公关的Victoria(化名)说。

她和从事编辑工作的男友正努力储钱,计划两年後赴英。除了财务准备,她也在港报读硕士课程学习电脑程式,为日後转行做准备。「我查过英国就业市场很渴求电脑人才,那就按着需求装备自己吧。」

从零开始的心理包袱不轻,Victoria坦言若非香港弄得如斯田地也不会走。「这不算是移民,而是逃难。本来在香港好端端的,我要舍弃喜欢的事业,在这里累积的人脉和经验,以及所有家人朋友。可以选择的话,谁会离开?」

自从去年「反送中」运动,她认为香港人已经别无选择。「原来香港警察和大陆公安没差别,有女记者眼睛被射爆,警方可以随意攻入大学校园,太多超乎想象的事情。接着《国安法》把香港变成大陆,光复香港不能说,在Facebook留言也要很谨慎,否则半夜有警察上门抓你......做顺民就不会有事,但你头上永远有一把刀。」

而按照Victoria的说法,香港「赤化」不光是政治层面,也影响到年轻人事业发展前景。 「《国安法》後外资撤走,越来越多中资,他们当然优先聘用和提拔大陆人,香港人向上流的机会只会越来越小。」

她和男友去年开始计划移民,当时想过去台湾或新加坡,但两地门槛都很高,及至英国开放BNO签证才有一綫曙光。

Victoria大学时曾到英国利兹(Leeds)交换,男友也曾在英国度过工作假期(working holiday),两人都熟悉当地制度和文化,有信心能适应。Victoria直言:「这是一扇逃生门,既然大门打开了就试试看吧,反正香港已成这样,我们可能很快变成犹太人。」

观看视频 06:13

Conflict Zone专访罗冠聪:香港民运失败了吗?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