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春晚,无从问责 | 文化经纬 | DW | 07.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质疑春晚,无从问责

财经记者及文化学者质疑导演冯小刚利用春晚谋利,引起公众共鸣。但是春晚如同其他权力工程一样界限不清,法律专家认为无从问责。

Feng Xiaogang

马年春晚导演冯小刚

(德国之声中文网)2月2日,清华大学教授肖鹰在央视春晚后质疑冯小刚,称其利用春晚暴敛红利,把马年春晚办成了史上最烂文化烂尾楼,并请相关部门必须问责。肖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冯小刚这届春晚毫无疑问是32年来最差的一届,没能实现春晚固有的价值,而是实现了华谊的利益"。

这则消息由中社网发布,得到了包括人民网、新华网在内的中国主流媒体的转发和评论。但是,三天之后,已经很难看到相关讨论。有关专家认为,对权力的不满是普遍现象,但是问责通常无从谈起。

此前的1月31日,由多名财经记者参与的"蓝鲸新闻团队"报道,2014年央视春晚被疑为总导演冯小刚持股的华谊兄弟影视集团输送利益。报道称本届春晚多名演职员是华谊兄弟股东,"几乎成了华谊的股东大会",其余很多也是该公司关系户和签约艺人。多个演出节目也与华谊兄弟利益相关,尤其是以舞蹈《红色娘子军》歌曲《万泉河水》为他自己海南旅游做免费广告。奥运体操冠军冯喆在微博调侃:"华谊年会真心不错,办得跟春晚似的。"

华谊公司官方回应说,"国内一线艺人绝大多数都出自华谊", "冯导一个人的力量肯定有限,所以他一定会选择自己最熟悉最信任的相关专业人士来协助分担","冯小刚电影场景遍布全国,如果都排除掉,恐怕有地方特色的节目就没有了"。肖鹰认为这些回应"是罔顾事实的自欺欺人之说"。

China Fernsehen Frühlingsfest in CCTV 2014

马年春晚上的“红色娘子军”节目

制度退步,如何问责

导演怎么不可以选用"自己人",春晚何以称为公益平台?文化学者、原中国艺术研究院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社社长吴祚来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质疑春晚,是应该的,因为你是国家行为,不是一个商业电台的文化活动。你长期垄断着国家文化资源,甚至以牺牲民间除夕之夜阖家团聚的时间为代价,这样的公共文化活动,应该有更多的学者专家来质疑并问责

吴祚来说,管理机关想的是政治红线,忽略或故意忽略了艺人的多元构成,冯小刚利用这次机会,轻易地将与自己有关的文化公司艺人推向舞台,而这不仅应该问责冯小刚,还应质问管治部门,你们为什么纵容冯小刚如此作为,有没有利益均沾?

时评人乔志峰认为,"一个公开的秘密是,春晚由于地位特殊,被赋予了特别的意义,把关的'婆婆'非常多,也非常严格。无数事实证明,'婆婆'越多、事情越难办。具体到春晚上,或许就是'婆婆'越多、节目越难看","春晚要想走出困境、实现突破,最关键的一是对春晚重新定位--它只是一台文艺晚会,而非其他"。

China Fernsehen Frühlingsfest in CCTV 2014

春晚意义远超出一台文艺晚会

媒体人徐一龙回顾了央视春晚从1983年以来的历史,指出从1983年到1992年均为指定导演,从1993年到2010年,央视搞了近20年的竞聘上岗。此间春晚已称为一件超级大事、文艺圈最大的名利场,也更多体现出国家的意志,不再属于"民",而属于"国"了。2011年开始,重新指定总导演。他认为,"可从确定春晚总导演的规则上,这第四次指定则是一个巨大的退步","因为这意味着坚持了20多年的更加开放、竞聘上岗制度彻底终结了"。

同济大学法学院教授金泽刚认为,在没有"竞争上岗"的情况下,上岗者不会答应一个具体明确的超越以前的目标。甚至于如何用人,上哪些节目等,都是受托人说了算。这样一来,无论春晚社会效果如何一般般,是否"私人订制",都抓不到导演者的"辫子",有关部门又能如何对其问责呢?

作者:张平

责编:乐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