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的举动应该让中国反思互联网政策 | 中国 | DW | 16.01.201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中国

谷歌的举动应该让中国反思互联网政策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就谷歌欲退出中国一事回答记者问时称,"中国互联网是开放的"。著名互联网观察家、自由评论家安替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这句话应该改成:"中国互联网应该是开放的!"谷歌在中国的遭遇对中国互联网环境和对中国普通网民意味着什么?

中国拥有约3亿4千万网民

中国拥有约3亿4千万网民

德国之声:有很多传言说,谷歌宣布考虑退出中国的决定是与美国政府协调过。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确在1月7日宴请了包括谷歌领导层在内的美国高科技公司管理高层,希望他们为推动互联网自由而努力。您是怎么看的?


安替:这个传言其实已经在Twitter上传了一个多月了。现在美国政府比较高调地支持谷歌作出这个决定,我觉得这是因为谷歌的这个决定也正好和美国政府的关于推动互联网自由的政策是一致的,我想希拉里宴请他们也的确有这个意思。


德国之声:谷歌可以说是全球互联网业的老大,它现在打出了底牌,说你们不让步我就走人。假如中国有关方面不让步,不在乎谷歌的留还是走,那么以后会不会形成这个局面,那就是中国互联网管理机构会想,谷歌这么重量级的我都不在乎,那么对小的网站和个人网站更会肆无忌惮地想打压就打压,想封杀就封杀?


安替:我要澄清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区别是,谷歌中文和谷歌英文是两个东西,他们之间的衔接一直是非常有问题的,譬如google.com和gmail的帐号,都没有办法登陆谷歌中文的服务。这次谷歌想退出的,是谷歌的中文部分,是谷歌2006年开始的谷歌中文业务。因为谷歌觉得,如果继续在中国按照这样的潜规则去做事,可能会威胁到它的全球战略,比如与"不做恶"原则的冲突,反而会在更大程度上伤害它的经济利益。所以经过了这样的计算,它选择了退出中国。但这不等于说它要关掉google.com和gmail。但是中国政府会不会做比较强烈的反应,比如作为惩罚去关掉它们,这就是我们还在观望的。我不认为会到这个鱼死网破的地步,而是回到了2006年前的状态,我觉得这还不是中国互联网的一个特别大的灾难。


德国之声:那么可不可以说,谷歌在中国失败的是其试图进行中国本土化的努力?任何国外互联网企业,似乎都没有在中国本土化政策上有过很成功的先例。


安替:您说的很对,很多谷歌的专家都给出这样的评论,我也非常赞同。谷歌就是挑战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则,就是跟中国做事,得用妥协换得市场。谷歌在过去四年里与全球市场相比在中国没有得到什么,它在中国搞特区,换得的是非常少的东西。但它终于说现在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这一例子告诉我们,这一不成文的潜规则也许不是那么有效。比谷歌做得更妥协的是雅虎,但它在中国得到的市场份额也非常小。


德国之声:谷歌的这一行动会不会也给国外的其它大型企业竖立一个榜样,开一个风气,这些企业会效法谷歌,在中国做出了种种妥协仍难有作为后,就选择离开中国?


安替:几个互联网世界的巨头,不是都不在中国市场吗?例如Youtube,Twitter,Facebook这几个新近互联网贵族,不是都不在中国市场吗?他们在世界上不是都活得满好的吗?中国人不都还是在用不同的方法去使用这些吗?谷歌当然是一个老大,它的作为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恰恰因为如此,我觉得对于整个中国的投资环境来说,中国政府应该跟谷歌好好去商量一个妥善的解决问题的方法,不要把事情闹到摧毁投资环境的地步。外交部发言人说的,"中国互联网是开放的",我觉得应该改成:"中国的互联网应该是开放的!"我们应该把外交部发言人的话,当成是对未来的期许。


德国之声:我们看到,当中国政府在不只是政治领域与西方发生冲突和对抗时,因为经济崛起带来的实力的增强,态度越来越趋于强硬,谈判中妥协的意愿越来越少。比如在互联网行业,它号称拥有3亿多网民。我们看看中国网民的结构,就会发现,中国互联网即使跟世界互联网脱轨,网民也继续能自得其乐,仍然能使用QQ,能玩游戏,能种自己的虚拟菜园。普通网民好象也并不关心谷歌对信息自由的意义。这个会不会使中国政府产生这样的判断:没有你谷歌,我们中国的互联网照样兴旺?


安替:我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我不认为是中国政府在经济崛起后自己的谈判价码高了。以前,譬如中国在入世谈判上,还是由国家权力高层和精英主导。但现在,中国已经成了世界上非常重要的经济体,在与世界全面接轨。中国现在不是一个谈判部门,几乎所有的部门都在面对国外的投资者。这样就造成了良莠不分的局面,有些根本就不懂世界规则的人,在管理着与世界打交道的过程。光互联网这一行业,就不是一个单位在管,而是有十几个单位在争抢着管,形成了一个老虎分食的状态。这种情况下,只要一个小的部门,出于一个小的利益,甚至它不考虑中国的利益,不考虑中国互联网的投资未来、经济未来和国际形象,它就会作出一个荒唐的决定。譬如,连小小的作协,都可以欺负谷歌。


德国之声:也就是说,这次的谷歌冲突的背后,没有一个统一的、来自中国政治高层的意志?


安替:谷歌在发表这次声明之前的四年里,遭受了很多压力,而压力来自很多部门。只要你有利益,觉得你有利益去沾一把,有些部门就可以伸出它的手。但是谷歌发明声明后,决策就要变得单一了。因为这的确是个重大的事情,会有比较高的部门去决策。我反而觉得,这个时候的决策能看出中国在比较长远的未来是怎么对待国外公司,怎么对待互联网和投资环境。多个部门分食这块蛋糕的结果是,使得谷歌问题今天它变成了一个政治决定。这个声明当然是政治化了的一个决定。


德国之声:以谷歌事件为分水岭,中国互联网的管制会不会变得更严格?网民的自由会不会越来越被剥夺?


安替:如果你指的是2009年,我说会。2009年整个一年,几乎所有的能沾得上关系的部门,都开始染指互联网,几乎不可能在中国互联网谈什么创业、成就和投资。但我觉得由谷歌事件来判断中国互联网的走向还为时尚早。我们需要等待谷歌事件将是以什么方式解决的。但是我想说,整个2009年,我们能看到的是多部门在一个"政治正确"的去占领互联网舆论战场的政策的带领下,把互联网当成了一个可以分食的蛋糕,进行了一种扼杀式的作业。我期待谷歌事件能给很多人一个警醒,做一些稍微改善互联网环境的事,对谷歌要善待一些。


德国之声:刚才谈的更多是从决策者的角度看问题。那么现在再回到中国网民构成这个话题:精英网民对网络自由的需要是非常强烈的,他们想自由使用Twitter,Facebook和Youtube等平台和工具。而普通网民似乎对这些工具以及这些工具带来的信息流通自由不是有很强烈的需求。即使这些互联网工具被封杀,也不影响他们对互联网的消费。对这一现象,您是怎么看的?


安替:如果三亿网民,每个人都在乎Twitter被封,这也是不现实的。因为大部分人只关心QQ游戏是不是能继续玩。但是在2009年,这条底线,即不要干涉普通网民的普通的互联网使用,已经被突破了。比如说著名的网络游戏魔兽争霸(Warcraft)因为管辖权的问题,在中国已经被封了,看美剧的一些站点,都被封了。包括现在讨论动漫的QQ群组,都在面临灭顶之灾。这些已经牵扯到非精英的普通网民。在2009年,很多原来都不关心政治的人,例如游戏玩家、动漫爱好者和美剧爱好者,他们谈的也是"河蟹",也是网络封锁。这对于统治者来说,这不是聪明的做法,它让大家都意识到了网络审查的存在。我觉得有一句话说的特别好,那就是:"最好"的审查,是让人意识不到的审查。但是2009年,已经让每个人都意识到河蟹和审查的存在了。



作者:潇阳

责编:达扬


DW.COM

  • 日期 16.01.2010
  • 主题 谷歌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LX1y
  • 日期 16.01.2010
  • 主题 谷歌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LX1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