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开来母亲为女喊冤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6.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谷开来母亲为女喊冤

据港媒报道,谷开来案即将开庭,其母中共老革命范承秀对外发声为女儿喊冤。该报也透露范承秀已经到合肥并将出庭旁听。资深律师呼吁该案公开透明审理。

(德国之声中文网)《苹果日报》8月5日报道,本周四谷开来案将在安徽合肥中级法院开审,谷开来的母亲,年满90岁的中共老革命范承秀,早前在北京、重庆间为女儿奔走,目前已赴合肥,准备旁听庭审理。并有左派网民欲组团前往合肥声援。

该报道还源引知情人士透露,范承秀在北京想利用家族与中共高层的关系搭救女儿,但未能成功;谷母还聘请北京律师沈志耕和杜连军为谷开来辩护,但据法新社报道,沈志耕证实不能出庭。官方已经为谷开来指定两位中国律师,既安徽律师协会会长蒋敏和安徽芜湖律师协会会长周宇浩作为谷开来的辩护人。

《苹果日报》表示谷母近期接受外媒采访,对中国当局指控其女儿涉嫌谋杀表示不满,她称女儿没有谋杀的动机;范承秀为中共开国少将谷景生的遗孀,谷开来是他们最小的女儿。早前她曾证明谷开来患有抑郁症。

Gu Kailai Ehefrau des chinesischen Politikers Bo Xilai

谷开来

英国驻华大使馆8月4日向媒体证实,两名外交官将旁听谷开来一案的庭审,并致力于为本国公民追索正义。官方表示允许涉案的谷开来和张晓军分别有两位家属出庭,目前除范承秀表示出庭参加庭审之外,其余出席家属尚不明确。

收听音频 04:21
直播
04:21 分钟

谷开来母亲为女喊冤(音频)

中国官方尚未公布对谷开来和薄家勤务人员张晓军的完整起诉书。也未表明庭审是否会对公众和媒体开放。8月5日,中国知名维权律师刘晓原在新浪微博上发出信息,合肥中级法院官方网址一度关闭;他呼吁本案按照"司法公开"原则,进行庭审直播;多名外媒记者已经赶至合肥,《苹果日报》称,法院的旁听席早被预约一空。

"被官方指定的律师,你自己该如何操作?"

曾为江青代理的中国知名律师张思之向德国之声表示,已经获悉谷开来家人聘请的律师不能出庭,代之的是官方指定律师。张思之透露30多年前在"江青案"和"李作鹏"案中,当时是由江青和李作鹏本人向最高法院的特别法庭提出要请律师辩护,其后最高法院通知北京法律顾问处,法律顾问处再指定他进行辩护。

China Land und Leute Anwalt Zhang Sizhi

张思之

他认为外界一直称他为官方直接指定为江青、李作鹏作辩护律师的说法不甚准确,且与谷开来案当局直接指定律师有很大的不同:"这太不同了,从法律程序上,我们的法律在这方面是不完整或是有漏洞的。我觉得既然被告人家属已经委托了律师,作为法庭没有理由不尊重,没有理由不同意。"

张思之他以今年早期中国贵州小河区法院审理"贵州打黑第一案中",官方拒绝被告人自行聘请律师而指定律师,但有20多位官方指定律师坚持为被告人进行无罪辩护。他期待律师能够履行真正职责,而非按照官方指令走过场:"指定的律师可以同样按照事实,根据法律替被告人辩护。关键取决于被指定为律师的人,你自己应该怎样操作?"

"是不是还有别人的刑事犯罪被掩盖了?"

张思之呼吁本案能够公开透明审理,但他对此并不抱期待:"他们也许会用公开的形式,但实质上让它不公开,这是我们法庭惯常也能做到的,比如他们搞个小法庭,搞十几个座位,派上他们自己的人把座位占掉,然后就说没有座位了,你们谁来旁听已经不可能了。然后说这不是我们不公开,而是我们没有公开的条件。但这个案子我认为是需要公开的。"

ARCHIV Politiker Bo Xilai

薄熙来是否会涉及刑事?

张思之认为这个目前被官方认定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案件,冰山之角背后,还有更多被公众质疑的地方,这些疑点也唯有通过公开庭审才有可能破解"谜团":"我所顾虑的是不是还有别的人刑事犯罪的问题被掩盖了,有可能被掩盖了,另外这里面是不是有别的政治因素?但可能性不大,很显然这个案子是上面打算在18大前了结的。"

"谷开来案,政治审判大于法律审讯"

香港执业大律师张耀良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中国当局直接指定律师不符合法律程序,但这个案件当属政治案件,指定律师是当局一贯作法:"谷开来这个案件太敏感,如果让她自已聘请律师的话,就让她有了辩护自由,指定辩护律师,在中国的政治现实来说是正常的,但在我看来当然是不正常的。"

他表示透过这个案件的整个过程,一如中国其它案件,整体性的反映出中国法治状况与世界文明之间有极大的落差:"和一贯看到中国的法治没有什么不同,一样的糟糕,第一司法根本不是独立的;第二这是一个政治审判多于触犯国家法律的审讯;第三我觉得关于辩护权利,传召证人、客观证据、所谓的以事实法律为依据和准绳这些原则,我没有看到,我只能说没有法治。"

作者:吴雨

责编:洪沙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