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阳遭吊销律师证 批法律成北京统治的利器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5.08.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谢阳遭吊销律师证 批法律成北京统治的利器

中国维权律师谢阳2015年曾在「709大抓捕」中被中国政府关押近两年。2017年获释後,他继续代理敏感案件,直到8月中他的律师执照被吊销。

China Xie Yang Menschenrechtsanwalt

中国维权律师谢阳虽然当年未因「709大抓捕」而失去执业资格,但他获释後,仍持续代理敏感的案件。在今年8月中,他突然被事务所告知,湖南省司法厅已决定取消他的律师证。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着名的维权律师谢阳8月11日传出遭湖南省司法厅吊销律师执照,并被警告不许再接受外国媒体采访,否则将面临刑事指控。谢阳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他8月4日被通知因一项投诉要到长沙市接受调查,而在调查过程中,两名司法厅人员直接口头告诉他,他们决定吊销他的律师证,理由是根据2017年12月26日湖南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对他做出的「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的判决。

谢阳说,他的律师事务所8月11日透过电话告诉他湖南省司法厅人员已将行政处罚的决定书,送到了事务所。他表示:「我当时感到很诧异,并拒绝接受他们的法律文书。他们的行为严重违法,所以我会继续行使我的程序权利,包含提出行政诉讼或展开行政复议。不过,在目前中国的法律框架下,这些程序恐怕都行不通。」

根据决定书的内文,湖南省司法厅指出虽然谢阳在2017年底被判犯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时,被免於刑事罚责,但他在代理某宗案件时,在开庭前与人到庭围观丶声援,并在开审时拍打桌子丶辱骂法官并藉此扰乱法庭秩序。此外,司法厅也认为他多次在网络上发表煽动言论,而这些行为都已违反《律师法》,并符合中国司法部的相关处罚办法,所以做出吊销他律师证的决定。

然而,谢阳质疑,根据中国刑事诉讼法第29条的规定,如果违法行为在两年内没被发现,那中国政府不该藉此对他做出行政处罚。谢阳说:「我告诉他们,如果他们对我施予行政处罚的话,我肯定会不服,因为吊销律师证是一个重大的行政处罚,而之前许多维权律师被吊销律师证时,当地政府都有开给他们一个行政处罚的告知书,但在我的案件中,他们却没有这麽做。他们的行为完全没有法律与事实的依据。」

遭警告不许接受外媒采访

谢阳告诉德国之声,湖南省司法厅的人除了将行政处罚的决定书送达他的事务所外,还警告他不要再接受外国媒体采访,否则他将面临刑事指控。他说,自从他2015年在「709大抓捕」中被中国当局关押且定罪後,接受外媒采访一直是他的底线。

谢阳表示:「老实说,中国当局自2017年便不断警告我不要再接受外媒采访,但对我来说,我从没限制谁能采访我,重要的是我能对自己陈述的事实及内容负责。所以我跟他们说,如果他们坚持要我不接受海外媒体采访,那我请他们现在就把我关进去。」

China 4. Plenarsitzung 19. Zentralkommitee KP

谢阳批评,法律已成为中国共产党用来巩固统治地位的工具,而非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准则。

谢阳自2011年开始执业以来,曾代理过许多敏感的人权案件,而他在2015年的「709大抓捕」中,被湖南长沙警方带走并拘禁超过两年。在他的律师陈建刚向国际社会转述谢阳在关押期间受虐的情况後,谢阳的案件马上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他在2017年12月26日被长沙中级人民法院判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但法院当时称他「归案後有认罪与悔罪」,所以免了他的刑事处罚。

谢阳向德国之声透露,2017年在他的案件审理过中,中国当局要求他当庭否认有受到酷刑,并要他认罪。而他在「完全配合他们的开庭表演後」,中国当局也答应将律师证还给我。但在湖南司法厅决定注销他的律师证後,他认为此举是政府违反当初的承诺。

而谢阳获释後,一直都在处理一些敏感的案件,而当地政府也会时常在他办理案件时,派人跟踪他。他说:「政府一直非常在意我代理的敏感案件,所以吊销我的律师证也有可能是我过去几年代理敏感案件的一些积累,它刚好在这个点爆发。」

法律成中共巩固统治的利器

对於中国政府自2020年初加强对维权律师跟异议人士的打压,谢阳认为现在在中国,法律已成为中国共产党巩固统治地位的利器。他告诉德国之声:「中国共产党制定法律并不是为了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而是为了能有一个稳定统治地位的手段。中国政府常常都明知自己的行为违法,却仍孤注一掷,仅考虑他们的行为是否有利於巩固统治地位。中国的法律已成为政治的一部份,那这样的法律还有什麽用?」

在这样的氛围下,谢阳认为外国媒体成为中国维权律师向外界揭露真相的重要窗口,因为在他看来,如果维权律师跟随着中国的法律程序走,那他们等於是在「配合一个流氓政权进行一场司法表演」。

谢阳向德国之声表示:「我向不少中国维权律师表示,他们的对手不是在跟他们谈法律,而是在对着他们耍流氓。如果他们只是在法庭上按照法律做辩护,那维权律师的角色就完全没意义了,因为这些案件在开庭时,早就已有了结果。」

Wang Quanzhang

谢阳认为,在中国现在的氛围下,国际媒体已成为维权律师对外分享真相的窗口。

总部位於美国华盛顿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 的研究与倡议顾问蓝宁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谢阳当年为了能继续执业,所以选择向中国政府妥协,当庭认罪,但很显然的,与中国政府进行任何一种形式的谈判都无用,因为中国政府的唯一目标,便是要所有人都停止谈论人权议题。

蓝宁说:「如果维权律师选择继续代理敏感的人权案件,他们注定继续被中国政府打压。谢阳的经历告诉我们,中国政府只想掌控一切。」

谢阳指出,中国政府一直以来都运用吊销执照让维权律师的生活处於窘迫的状态,不过对他来说,既然选择担任维权律师,他就必须承担後果。他告诉德国之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维权律师因被吊销执照而饿死,生活可能窘迫一点,但应该还过得下去。我认为我还是会有活下去的空间。」

© 2020年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