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阻拦“盲人无国界”?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1.12.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谁在阻拦“盲人无国界”?

德国盲人学者坦贝肯在西藏从事援助工作近20年,但今年夏天却被告知项目中止,她本人也无法得到入藏许可。但几乎与此同时,一部讲述她帮助西藏盲童故事的纪录片却出现在中国主流媒体。这其中透露出怎样的讯息?

Tibet | Sabriye Tenberken in einer Blindenschule (picture-alliance/dpa/dpaweb)

(资料图片)德国盲人学者萨布利亚·坦贝肯和盲童

(德国之声中文网)今年8月,德国盲人学者萨布利亚·坦贝肯(Sabriye Tenberken)在接受德国之声中文网采访时曾表示,西藏当局宣布中止与其主导的“盲文无国界”组织(Braille Without Borders)合作。近20年来,坦贝肯与其伴侣、荷兰人保罗·克伦贝格(Paul Kronenberg)在西藏创立该组织,帮助盲童学习盲文、并由此融入社会。

坦贝肯当时批评中方这样的做法“不是友谊的体现”。包括欧盟、德国和荷兰等国驻华使馆也出面与中国残联斡旋。而中国官方对此的说法是,并没有中止与坦贝肯的合作,只是与坦贝肯的合作协议到期后“没有续约”,而且坦贝肯方面也同意终止合作协议。双方的主要分歧点是,中方计划将学校盲童分别送到多个残障人特殊学校继续照顾,而“盲文无国界”则坚持“自我融入”的理念,不希望原有办校方式遭到改变。

据熟悉此事的内部人士称,位于北京的中国残联对此事演变为“外交纠纷”颇有意见,但由于负责该项目具体事务的西藏残联并非中国残联的下属分支机构,而是直接听命于西藏自治区政府,因此中国残联也无可奈何。

北京,拉萨—究竟谁说了算?

坦贝肯和克伦贝格则表示,在中国开展项目多年,他们从来没搞清过,究竟谁有事实上的决定权:“在过去19年里,我们的最大困扰就是,每次我们为了一些活动申请许可时,就会从西藏残联得到这样的回答:他们没有权力作出决定,因为要‘听北京的’,这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无从得知。也许是中国残联或外办会作出决定。但是我们从中国残联得到的讯息却是,由于西藏是自治区,决定权在当地残联和政府。这导致许多误解和困惑,以及毫无必要的拖延。”

尽管决策权的归属依然是个谜,但坦贝肯和克伦贝格认为,中国残联似乎并没有理由阻挠项目实施,而西藏残联却给他们不一样的感觉,尤其是在最近几年的人事变动之后:“过去19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与西藏残联的关系都非常具有建设性、非常友好。尤其是与旺青格烈先生(Wangchen Gelek)。但是他两年前被调职。今年西藏残联有一名姓徐的新任主席。我们抵达拉萨后的第一天,西藏残联就很明显回避与我们会面。尽管约定商谈项目交接事宜,但多次会议都举行前最后一刻没有任何合理原因的情况下临时取消。除了曾在我们拉萨的学校视察十分钟外,徐主席从没有去过日喀则的培训基地。”

Screenshot Beitrag Blindenschule (CCTV)

纪录片截图

希望全世界看到“爱睁开了眼睛”

一件颇为引人注意的事情是,就在今年夏天坦贝肯的盲童项目遭遇困境时,中国天津电视台“泊客中国”专栏还派出摄制组,特地前往西藏和印度南部喀拉拉邦拍摄纪录片,介绍两人的盲人援助项目。纪录片中还有一个片段是,坦贝肯在2009年参加“泊客中国”颁奖典礼上的致辞:“谢谢中国,谢谢中国残联,西藏残联,外办”。

不过纪录片拍摄时,包括摄制组在内的各方都以为围绕“盲人无国界”的争议会得到妥善解决。

虽然事情最后闹僵,但这部名为“爱睁开了眼睛”的纪录片在中国境内多个视频网站上依然能够看到。

项目未能“续约”,本人无法入境西藏,但讲述他们“先进事迹”的纪录片却在中国上映,坦贝肯和克伦贝格对此有何感想?他们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表示:“虽然我们不完全了解这部记录片的内容,但它显然展示了盲人如果有机会的话,完全可以改变自己的生活。我们很高兴,这一理念通过记录片传向世界。希望它能够被全世界更多观众看到。”

项目未来未定

但是,这一理念的发源地—位于拉萨的盲童学校和日喀则的职业培训基地是否还能继续以现有形式继续存在下去,目前仍是一个谜。按照坦贝肯和克伦贝格的说法,拉萨的盲童学校和日喀则的职业培训基地依然在运作中,“但是我们的同事很担心这些设施会被关闭。迄今为止,我们的员工还没有得到有关未来去向的正式通知。也没有签署协议明确他们的雇佣关系。因此他们很不安,每天都很担心。”

目前“盲人无国界”在西藏还有36名员工,均为本地人,其中不少是盲人。绝大部分都是各自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原本他们还有一位外籍员工,在日喀则已经工作生活13年,但今年同样被“建议”离开。

坦贝肯和克伦贝格希望中方决策者能够了解到这一项目的重要性,让留在西藏的项目员工继续盲童学校和职业培训中心的工作。“这一项目在中国享有良好声誉,在中国国内外都得到表彰。我们无法理解,为何会有人希望停止。”

坦贝肯和克伦贝格表示,他们之前曾与中方有过约定,如果合作中止的话,只有西藏残联同意继续以现有方式运营项目,“盲文无国界”才会将项目转交给对方,否则的话,应该由双方认可的第三方接手。如果找不到合适第三方的话,将出售项目名下资产,“盲文无国界”将用所得资金在其他地方继续扶助盲人。但截至目前,“盲文无国界”没有从中国官方得到以上三个选项的任何书面确认。

至于是否还有可能重回西藏,主持自己一手创立的项目,坦贝肯和克伦贝格并不乐观。“拉萨和日喀则的农场是我们多年以来的家园。我们当然很想回去,但现在看来希望非常渺茫。”

 

使用我们的App,阅读文章更方便!给yingyong@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得到软件和相关信息!

阅读每日时事通讯,天下大事一览无余!给xinwen@dingyue.info发送一封空白电子邮件就能完成订阅!

外部链接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