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再评蒂滕-学校通知我们别游行 | 中国 | DW | 10.04.2005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中国

读者再评蒂滕-学校通知我们别游行

我们发表了德国专家蒂滕关于日本教科书事件的访谈和读者有关来信后,引发了读者强烈的反响。有的中国学生来函还提到周六北京反日游行的实际感受。在此再发一辑来函。一些用德语写来的函件,考虑到读者多半不通德语,可惜不能发表在此。

游行的学生

游行的学生

jakelloyd

德专家对日本教科书事件的异见

看到此专家的评论总的来说是客观的,但对于文中说北京利用我们中国人民的反日情绪是很不恰当的,我是一个中国的大学生,我周围的人们的普遍看法是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压制着人们的反日情绪而没有激化它和利用它。昨天我们学校还下发了通知,呼吁我们保持克制,要理智,如果有人去游行将会受到处罚。我希望西方的新闻工作者们多来我们中国看看,体会一下中国的环境,经过仔细的调查以后再下结论。我们中国人很有一句名言: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如果专家们都靠文字和图片上的信息来推断我们中国的情况,是会伤害我们中国人民的感情的。谢谢。

Dennisyang:

反日游行

周六的上午--我在课堂上平静的度过.错过了那叫嚣冲天惊天动地吵的我的朋友们从周末美梦中惊醒过来的反日大游行.

显然,中国政府又想利用XENOPHOBISM--仇外主义这个笼中怪兽来进行一场赌博了. 没有公安的批准,这种如此大规模的游行显然是不会获得通过的-- 让人联想起当年所谓 反美"侵略"伊拉克游行时, 当局只批准在一个小公园里的小小闹剧式的集会.

在中国,不需要思考,不需要了解,只要你骂日本,你至少没有罪过---只是不清楚当真的发生加害在华日本人命案的时候会如何.没有人认真了解日本的教科书体制是怎么回事情, 也没有媒体敢报道---现在,任何理性的报道都已经不可能了,就象30年代在德国不可能为犹太人说好话一样. 当社会的每个人都在咒骂"XX猪"的时候, 你想为日本人辩护?--找死么.

几十年了, 中国人依旧象鲁迅早所痛骂的那样, 愤怒,无谓的愤怒,被诱导性的愤怒. 却不知道自己成为一种工具. 不过我还是要劝告中国政府,不要以为自己能力高超,可以随意搔逗,操纵自己培养的怪兽, 玩火者可能自焚的. 现在至少中国的媒体已经出现了被绑架的倾向了---只要你不写反日文章,你就是"被日本人收买".嘿嘿.

另一方面, 也想提醒日本的政治家---如果你们已经高超到发现极端民族主义其实是中国政府的软肋的话,也请你们良心发现, 不要再做任何对着干的举动了.---不要以为这是对中国政府的"致命一击",也许现政府被你们的将计就计搞垮了,更恐怖的帝国出现了.

为了明哲保身,我提前声明:"中华帝国万岁"..

假洋鬼子:

对蒂滕评日本教科书事件的读者来函(1)

>>… 外界均猜测日本政府此举是否是挑衅行为,我认为可以这样谨慎地说,这只是日本官方在教科书审定过程中出现的失误,…

可惜没找到分析评论或者记者采访的(德语)原文。

这里的"谨慎地说"原文应该是,vorsichtig ausgedrückt, 德语里的这种用法在此表示一种自己的估计,说话者意识到这是一种新的看法,但他自己并不想把自己的观点强加于人。蒂滕用德国常见的讨论语气,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大家能就事论事、理智地展开讨论,是民主社会的基本特征之一。口诛笔伐的大字报形式早已不符合现代社会。每个人都有权表示自己的不同看法,蒂滕并没有做错什么事。实际上这篇文章以及后续的评论很有意义。

蒂滕至少是善意地估计了日本官方的行为。日本官方在教科书审定过程中是否有可能出现失误呢?日本官方对二战历史的态度完全不同于德国政府,这方面大家没有任何异议。日本对历史的态度令人感到遗憾,有些人会感到愤怒。但是是否就此可以指责日本人妄图翻案,或者重蹈复辄呢?从日本目前在国际社会上扮演的角色上看不出这种迹象,也想象不出有这种必要。多给日本人一些时间去反省吧!对不听话孩子进行体伐的做法也已过时,因为它无济于事。

>>…中国民间的抗议浪潮在某种程度上令人担忧,因为与日本不同,在中国,民主、透明和理智的声音显然没有公开发表的可能性。这种所谓的民众的怒火某种程

>>度上被政治化,这在一个稳定的民主体制内极有可能是不会发生的。…

谁能反驳蒂滕的这个精辟观点呢?用手指去碰伤口会是很疼的,但是如果对脓疮视而不见,或者任其发展,是否对病人就有益呢?看看中国目前的各种媒体,无论是电视还是报纸,再同日本的媒体比较一下,有谁会说中国社会更民主、透明和理智呢?中国社会不喜欢听批评的声音。德国人当然也不喜欢受人批评,但是媒体传播给大众的大多是批评的声音。

中国社会的这种"民众的怒火"是怎么产生的?是在"改革开放"以来同日本经济和技术援助,还是使用日本电子产品和汽车的过程中产生的?德国电台今日报导说有数万民众上街游戏抗议日本的教科书事件。

Huang Haisheng:

对蒂滕评日本教科书事件的读者来函

在这里见到中国人对此事的主要观点是:「民众的怒火来自于侵略者不能正视历史。」

在一个传媒工具由一个以暴力绝对控制的中国,这个观点有几分可信度?

既然中国「民众」对「侵略者不能正视历史」无法忍受,他们怎么对中国政府对肆意修改中国近代历史这事实却逆来忍受,连屁都不敢放一声?

海生一笑

于枫叶国之屠龙都

Wu Kong:

哈哈,我现在终于知道了原来德国的所谓"专家"也是如此信口开河的.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请你们转告这位"专家":

你可以歧视中国政府,但不可以歧视中国人民!不错,我们还没有完全的言论自由,但我们绝对有自己的意志和思想.对日本的道德沦丧死不悔改,我们当然有表达意见的权利和自由.不是每个中国公民都是被政府所能控制的,相反,对于这个懦弱的只会投弃权票的政府,我们已经绝望了,还能指望靠它来鼓舞中国人民的勇气和精神?所以我们只有靠仅有的一点自由来表达我们对于日本的愤怒!

如果你认为德国人现在可以美化纳粹的历史了,那好,我无话可说,祝你诸事顺利,能心安理得,一直到自然老死.

Z. 芙

对蒂滕先生意见的看法

我认为蒂滕先生不理解中国人民对日本军国主义的仇恨,对日本政府及右翼对侵华罪行采取不认罪的态度表示宽容。历史的问题要用历史的观点来分析。虽然蒂藤先生的意见有很多是事实,也不排除在中国参加游行的青年是得到官方的纵容和支持,甚至官方是有意利用青年的爱国热情。但是,作为一个德国专家,应当在说明事实真相时,更应该指出日本政府在对待右翼和军国主义一贯采取容忍甚至纵容态度是引起中、韩等国民众抗议的主要原因,而不是因为中国民众不了解真相!

上帝之手:

蒂腾先生你不能称作亚洲问题专家

蒂腾先生被称作亚洲问题专家,经研究出这样的成果,真是白拿薪水,既然被称作某一方面专家那一定在这方面能客观的、公正的研究问题,而不是想当然,令人遗憾的是,蒂腾先生不知利用多长时间,从哪得出这样荒谬的结论,我不能妄言蒂腾先生没有尽心地、甚至是呕心沥血研究数十年,如果说游行打出中国是全球最民主国家,蒂腾先生的研究结论可能是很正确的,但以此次反日的活动而得出这样的结论,我作为中国普通百姓可客观的、公正的敬告蒂腾先生,你的结论大错特错了。研究是一个很神圣的职业,尤其是像您这样被冠以亚洲问题专家的先生,得出任何结论前应掌握足够的资料的证据,才能说服人,被人钦佩,否则,真的以为您在混日子,白拿研究机构给您发的不菲的薪水。看您的文章我判断大概您的年纪已一大把,精力有限,无力调查,收集佐证资料,所以聊且糊弄一篇所谓研究,拿一些稿酬,要不怎么能得出这样粗糙的研究成果。如此敬告您要保全晚节,免得被人耻笑。

Zhao Zhanfang:

我不同意蒂滕先生的意见。我们从简单地比较德日两国对待二战的态度可以看出日本对事件的处理是多么的不能令人接受。日本自称是民主国家,有言论和出版自由,德国同样是是民主国家,有言论和出版自由,难道德国有出版和宣传纳粹的言论自由吗?

storm.zhou:

蒂藤的谬论

我是一个普通的中国人,我可能接触到的信息么有蒂藤先生的多。我是我知道的一点事实是,日本政府从来没有象德国政府那样为它们的罪行作过相同的道歉和反省。德国政府总理更没有像日本政府首相那样会去参拜希特勒。

作为中国人,我很佩服德国的行为。那么我为何不能痛恨日本的行为呢?那么我抵制日货难道就不可以吗?你说中国不民主,那么我抵制日货,我谴责日本政府,不可以吗?如果不可以,那民主何在?

Paul:

不許日本擔任常務理事國

德國科學與政治研究所亞洲問題專家馬庫斯.蒂滕的看法冷漠。日本人民的情況與二戰前德國人民默許反對猶太人一樣「民主制度已經比較成熟,反而不如反對的意見那麼引人注目」結果反對意見再不能引人注目,而最後釀成悲劇的是猶太人也以為「民主制度已經比較成熟」:那麼就以死亡驗證吧!民主只係制度,最後還是需要人民去作主;發動二戰時,日德皆為民主國家,其人民難辭其咎矣!其人民之行事標準,世人皆見矣!今日本人掩耳盜鐘、民願助虐者,見利忘義也!如此見利忘義、急功近利,而以全球人民之安全付之,不次與虎謀皮矣!人才雖然難得,但掌握先進技術而以禽獸標準行事的,絕對是危險人物!不聞智果之諫宣子乎?【資治通鑒、卷第一、周紀一】「夫以其五賢陵人,而以不仁行之,其誰能待之?若果立瑤也,智宗必

滅。」智宗果滅!【管子、立政、四固】「大德不至仁,不可以授國柄!」今民主制度民自為君,當慎!此所以日德不可以為常任理事國,其民雖為主,然民不以正義為急、而以利害為上,其民能幹:大德也;然不急義:不至仁也!不至仁、不急義,對燒殺搶掠視若無睹甚至於合理化:麻木之民,雖為主,於世不無害也!

「與日本不同,在中國,民主、透明和理智的聲音顯然沒有公開發表的可能性。」庫斯.蒂滕認同日本,他被「民主體制」欺騙了、或者想以「民主體制」欺騙人;專制地區人民表達意願就會令人擔憂,令人擔憂的事應予制止,則專制地區人民表達意願應予制止,此德國人民之理念乎?再說二次大戰前德國的民主體制,「民眾的怒火某種程度上被政治化,這在一個穩定的民主體制內極有可能是不會發生的。」庫斯.蒂滕對於民主的德國人民一致反猶太人的現象有何藉口呢?可憐的是德國猶太人以為他們也是德國人民、也是穩定的民主體制中的主人!

民主,只會全民一向,至於為善為惡,與民主有何必然關係?民主為惡,德日示範;民主為善,英國放棄殖民地;民主制度,並不能彌補人民質素、惻隱之心!

不許日本擔任常務理事國,並非對其民主體制有懷疑、或是對其人民之質素或者能力無信心,而係對其文化之道德標準有極大憂慮、對其情緒發作非常擔心:德日文化崇尚武力,德日民族有明確的情緒發作病史,而且非常具有攻擊性;更令人髮指的是,日本越來越具有攻擊力和以武力解決紛爭的意願:擴軍、修憲就是明證!

崇尚暴力深埋文化,常以正義的面具掩飾,今更滲入兒童娛樂、卡通影片。這種文化性格、民族行為活龍活現、遍佈歷史,決非理性分析找尋藉口可以打發、亦非一兩個理智領導人可以駕馭!修改歷史,不如檢討文化,對大家都安全些!日本人五百年不發動戰爭、不幹野蠻事情,或許能使人放心些。一個有情緒爆發、暴力行為的病人、而且近期頻頻發作,怎能任其擁有強力武器?現在竟要來維持治安!

日本人如此發狂,難道上天真要滅亡其?

Chen ZY:

本来我对德国的印象很好,一门心思的想象中德两国能够友好相处。但是我在贵网上所浏览的德国各大报刊对中国的报道,似乎负面的偏多,似乎中国政府怎么做都是错误的。反对中国的反分裂法、不支持对中国解除武器禁运等。难道中国对德国形成了威胁吗?看到有一个关于民调的调查,世界上只有两个国家 美国和德国认为中国对世界的影响是负面的。是否这个结果与德国媒体对中国的大篇幅负面报道也有关系呢。我是一个中国人,中国媒体对德国的报道,至今我没有看到一篇是负面性的。都是赞扬德国人的严谨,对二战所犯错误的真诚道歉,德国经济的发达。我对德国的印象非常好,在我的内心里,是把德国当成朋友的国家看待的。
可是我真的弄不明白,为什么德国人对中国存在那么差的印象。难道就因为中国是独裁的国家?可是现在我们缓慢走向民主啊,德国媒体报道了吗?德国还把中国的人大当成几十年前的人大吗?德国还把中国当成是由一个人说了算的国家吗??
诚然,我们现在存在很多问题,贪污腐败、贫富差距严重、没有民主和自由,但是我们中国人在上下而求索,在努力解决这些严重的问题,德国媒体指出来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了吗?一味地渲染这些阴暗面,好像中国人真的全部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好像德国人是高高在上的救世主一样,真让人感到恶心。
蒂腾对日本教科书的评论,对中国人感情的评论,我实在不敢恭维。他到中国来做过调查吗?就说这些自发上街游行的中国人是受到背后操控的?我看他完完全全是一个闭门造车的南郭先生,一个带着有色眼镜的白人。德国人如果要感同身受中国人现在的感情,就设身处地地想想,如果德国有一个右翼团体撰写了一本美化二战德国战争的教科书,然后送到德国教育部通过审核了,犹太人会有什么反应?我估计犹太人会雇佣杀手把这些出书的和审核书的人都暗杀掉,反应应该比我们更加激烈吧。
中国人是一个温和的民族,我们不存在激进分子,只有在别人欺人太甚的时候,我们才起来反抗。难道这过分吗?真希望德国之声能够找一个客观的、懂得中日历史的人来分析这件事情。
民主国家有异见是允许的,但请不要伤害别的国家人民的感情。蒂腾对此异见怀疑中国人愤怒的感情的真实性,深深地伤害了我们。 我是一名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中国大学生至少有90%是深深仇恨日本地。这种感情是真实存在的,我痛恨日本人死不认错的丑恶嘴脸,一个连历史都不能真实对待的民族,跟他们共存在这个世界上,真是悲哀。
我的愿望就是希望,中国早日强大,彻底摧毁改造日本这个丑恶民族!到时候,我会毫不犹豫地投身这场战争,如果让我屠杀日本平民百姓,我也会毫不手软地屠杀,我仇恨日本的这种心情就是这样的。蒂腾他能理解吗??

别人流泪他伤心:

蒂腾先生的说法不具有代表性,不理解中国人在想什么,我只要举一个很简单的列子就可以驳倒蒂腾先生,作为海外留美学生之一,我相信我们具有良好的判断力,也不会受共产党的影响,那么为什么我们也是这样的反日?让蒂腾先生到海外华人网站上转一圈吧,那个华人的祖先没有被日本人杀害过?我至今还记得我爷爷的兄弟(已逝世)对我所讲述的日本侵略中国的事情,日本兵进村了,一村人躲靠路边的茅草躲在路边的大沟里,一个被母亲抱着的小孩开始哭泣,鬼子就在头顶上的大路上行军,母亲死死捂着小孩的嘴,等鬼子走过,大家发现小孩已经被闷死.....,在一次日本人屠杀群众的时候,我爷爷的兄弟侥幸跑掉,眉角上却永远留下了子弹的檫痕..

自由言论不是日本教科书事件的遮羞布,难道我们可以在柏林的市中心竖起悉特勒的雕像吗,蒂腾先生有勇气去参拜吗

ttmd:

对蒂滕评日本教科书事件的读者来函

德国专家蒂滕,按照你偏袒日本的暧昧态度,你很像新纳粹分子,否则就是德国井底的蛤蟆。反对日本军国主义是我们中国人的义不容辞责任,怒火发自我们内心。

Zhao, Yibo:

闭门造车与居心叵测

刚刚看了德国之声对蒂滕先生的采访,作为一个中国留学生,我感到非常的气愤。我不知道这位所谓的亚洲问题专家是不是专门研究伊朗伊拉克的,或是文革时期的中国专家。他的观点明显的带有偏见,而且基本上都是想当然。在文中,类似“我认为”、“根据我的判断”时有出现。我也不知道这位先生是根据谁提供的资料来做出判断的,但我可以肯定,为他提供资料的人,一定是反华的。我不想多做什么评论,只是感到愤怒,我希望这位所谓的专家只是一时糊涂,而不是日本的走狗。因为相对于禽兽不如的日本人来说,德国人的反省态度是很令我钦佩的。

米或:

蒂滕评日本教科书事件

美国政府煽动了89年的天安门事件, 中国政府幕后指使了今天的反日游行. 中国人沉默是因为愚昧无知, 怒吼是因为理性缺失. 这就是很多西方人的看法.

Pinkx:

尊敬的编辑:

我一直觉得贵站是一个比较严肃,公正的网站,所以经常登陆浏览。看了关于马库斯.蒂滕先生的访谈,我真的是比较愕然。倒不是因为别的,只是觉得如果连一个亚洲问题专家对于中国都只有这样的认识水平,那么对于普通的德国民众来说,中国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Fremdwort而已。在此我感谢贵站中文网页的工作,给了我们一个了解德国的机会,同时希望,贵站更多的向德国民众介绍中国,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我们并不是你们想象中的一群不可思议的人。一样有血有肉,有爱有恨。

Li hd:

关于蒂滕

不同意,我想他可能没有到过中国,最主要的是德国和日本都曾经有相同的经历。更能彼此理解。没有当过亡国奴的人是不会理解,被压迫者的心理的。

参加抗议的人大多是大学生,这是一群在西方人眼里可以被改造的人,也是更容易西化的人。在面对日本和面对国家被凌辱时为什么会这么不理智呢。个中原由不是一个非中国人能理解的。

中国人现在可能很冲动,也很不理智。但是理智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当理智的法国人选择放弃时,是德国人民最高兴的时候。而冲动的美国人选择加入反德国的行列时,是世界人民最高兴的时候。

在面对国家最高利益时,即使是保守的美国共和党人也会义无反顾地加入到残酷战争的行列中的------即使这是被设计的(猜测中,珍珠港事件是罗斯福故意为之)。

在最重大的国家利益面前,选择妥协只能养虎为患。这是法国最大的教训,也是英国最大的教训,更是中国最大的教训。

王:

蒂腾的观点是一派胡言

请问,你们德国是否允许打着纳粹的标记,政府能通过违反人类文明的历史去教育下一代的教材。反映政府对过去的认识是非问题,怎么能和教材被采用多少有关系。

日本的民众现在认为是极少数人的行为,通过国家的鼓励这种想法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正确认识历史问题不是用口头来表述的,说得再好它的行动反应的是真正的思想,家长不以身作则,子女的行为能好吗?

民间的反映这和中国的社会民主,透明有什么关系,在你看来中国人都是白吃你这种思想里就代表拉一些瞧不起中国人的思想,中国人民都知道日本人的历史观是少部分人,但是如果政府存在错误观点这可是危险的。当初德,日,意法西斯一开始你能说是国民普遍现象吗?

现在西方社会总是把中国本是来民间的反映看成是中国政府的政治化,现在不要忘啦信息这样发达中国人得到的信息是和你们一样的,现在西方人有两种人,一是意识形态作怪,就像中国的毛泽东时代的思想(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不管对错,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二从来没有来过中国根本不了解中国的人,他批评起中国的时候也是一套一套的愚蠢到垃圾点。

我说蒂腾这位先生是个日本人。名字也向一派胡言,能把日本政府歪曲历史的行动说成是日本的民主,说白啦就是中国和韩国是不民主是下等的民主,德国政府用这种行动来反映纳粹是受害的,你看法国等国家如何看待德国。我真为德国有他这样的人感到脸红

老闫:

日本教科书问题

我不同意蒂滕先生的看法。

因为他的看法没有基本的是非观。明明是日本右翼势力一而再再而三地通过教科书为日本侵略史开脱罪责,明明是日本政府在历史问题上一贯采取暧昧态度,而蒂滕先生却在批评中国人不够理智。连事情的因果关系都理不清,又怎能公正地评论这个事件呢?

假设这件事发生在德国,如果德国中学生的教科书说,当年进攻波兰是“进入”,当年屠杀犹太人是“不得已”。那么我敢说,波兰人、犹太人以及全欧洲的人一定要闹翻天。

不客气地说,国外某些研究中国问题的人实际上对中国和中国人缺乏基本的了解。他们惯于戴着有色眼镜,以居高临下的姿态评判中国。他们并不知道,有时他们的看法多么可笑。

读者来函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转载或引用务请标明德国之声
本站网址:www.dw-world.de/chinese

DW.COM

  • 日期 10.04.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编辑部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6Uk7
  • 日期 10.04.2005
  • 作者 德国之声中文网编辑部
  • 打印 打印此页
  • 固定链接 https://p.dw.com/p/6Uk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