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统一?我们能做到……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2.10.2018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评论:统一?我们能做到……

……依然还没有。德国统一28年了,东部地区在经济上依旧落后。不过,德国之声评论员Marcel Fürstenau指出,导致东部地区很多公民仍有二等公民之感的,还有其它原因。

25 Jahre Deutsche Einheit (picture-alliance/dpa/P. Kneffel)

1990年10月3日柏林勃兰登堡门前

(德国之声中文网)鉴于其独一无二的政界生涯史,默克尔可被称为德国统一大业的最大赢家。汉堡出生、却在东德长大的这位基民盟人士治理国家已然13年,-一段时间以来,问题多于政绩。即使是东德人也不能对来自他们中间的这位联邦总理有骄傲之感。也因此,全共和国范围政府同被治理者之间不断扩展的陌生化现象在易北河以东地区比在西部地区更为强烈。

尽管她和他们有过共同的专制经历与过去,但在他们眼里,默克尔是漠视其利益的那种政治的突出代表。然而,就在这位自2005年起即在任的政府首脑从柏林墙倒塌以来始终高升,数百万东德人却在很长时间里每况愈下。尤其是令人沮丧的非个人原因所致的长期失业境遇留下持久的伤害。

尊重不足

在一个文化上和经济上由国家说了算的生存条件下取得的个人业绩一夜之间不再作数。要承受这一变化,当事人需要表现出最大的灵活性、机动性和心理稳定性,而对西德人却绝不会提出类似的要求,因为,在旧有的联邦德国,经济结构转型或深层政治变动从未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Deutsche Welle Marcel Fürstenau Kommentarbild ohne Mikrofon (DW )

本人作者Marcel Fürstenau

相反,东德人却在最短时间里经历了多数人虽不喜欢、却无法不受其影响的那种社会秩序的全盘崩解。而在德国重新统一后,对他们引发的1989/90和平革命的那种有理由的自豪,并不能给很多人带来实际上的好处。大多数人虽已摆脱这种状态,但根据统计数字,其平均水平仍明显低于西部地区。

缺乏认可

从德国统一现状报告中,人们可以读到:国家分裂状态结束28年后,东部地区的实际薪资水平只是西部地区的82%。谁若硬称它是一种成就,便就是在闭眼说瞎话了。因为,同工不同酬就意味着依然存在着(对东德人的)认可与尊重不足。

因此,成绩必须再度得报酬一类的好话,在东德人听来便比在西德社会化了的人那里更不可信。较低的酬薪、就业年份不能全部作为退休金计算基础、及其它不公正待遇,会对当事人产生终生影响。对现在50岁以及年龄更大的人来说,这种二等公民社会坚如石刻。它是、而且继续是一种荒唐。

SPD-Ministerin Franziska Giffey (picture-alliance/dpa/M. Gambarini)

默克尔内阁里唯一一位来自东德的部长:联邦家庭部长吉费

默克尔内阁里几乎没有东德人

在远景上,比根深蒂固的物质上的歧视更严重的是,西德精英在几乎所有社会领域的那种无可否认的绝对统治地位。除默克尔本人和1979年出生于东德的家庭部长吉费(Franziska Giffey)外,有16个部的现内阁几乎就是一个无东德人区。你可以认为它纯属偶然;但你也可以直接道出它的真相:德国统一现状之缩影。

自国家统一以来,已成长起了整整一代人,然而,几乎到处都依然是由西德人说了算。在企业、高校或媒体,来自德东地区的领导人依旧凤毛麟角,-可惜,德国之声亦不例外。只有在这一状况多少有所减轻之后,常让人烦心却依旧必要的东西比较方会消失;只有在德国统一之日不再有理由写本篇这样的评论之时,内在统一才算实现。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