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德国人的安全感是错误的 | 经济纵横 | DW | 14.09.2017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经济纵横

评论:德国人的安全感是错误的

希腊前财长瓦鲁法基斯在德国之声撰文称,尽管德国人把巨额财政盈余视为国家的骄傲,但事实上,这是德国乃至欧洲一种虚弱的表现。

(德国之声中文网)自满是一个国家最大的敌人。我的国人就曾错误地相信"终于完成了"。这当然是错觉。如今,我们不得不付出高昂的代价。我很担心,多数德国人也生活在这样一种危险的幻想中,以为德国"一切进展良好"。

德国的选战波澜不惊,反映出一种错误的安全感。这种错误的安全感来自德国的三个"盈余":企业在省钱、老百姓在省钱、法兰克福的银行在从其它欧洲国家涌入的钱里游泳。甚至德国联邦财政也有收入盈余。但这些盈余并非强大的标志,而是一种虚弱。它预示着德国人未来将要面临"苦日子",而且现在就已经开始。

德国需要辩论盈余问题

您可以想一分钟:收支平衡表上的盈余接近国民收入的10%,这意味着国家必须把这些钱投到国外,到那些财政赤字的国家去投资。而当德国的资本在国外制造泡沫,并且这些泡沫总有破灭之日(就像在希腊和西班牙那样),那么,这算聪明吗?还有,依靠法兰克福银行涌入的资本,来填补这些国家的漏洞,而这些涌入德国的资本,可能是来自意大利、法国的持有者,而他们之所以把钱投到德国,是因为对本国经济失去了信心,--这又算是聪明吗? 最后,德国财长还在欢庆财政盈余,而这盈余却是建立在负利率的基础上,--负利率对养老基金造成沉重负担,同时让传统上存款而持家有道的德国主妇陷入绝望,这又算是聪明吗? 

观看视频 01:15
直播
01:15 分钟

联邦议院选举是如何进行的?

德国需要的是一场公开的辩论,议题就是,如何处理财政盈余对德国社会的威胁,正如希腊之前对财政赤字所带来威胁的讨论一样。毕竟,一个货币联盟内部,一个国家的盈余意味着另一个国家的赤字。如果德国政界--联盟党、社民党、自民党还在赞许收支不平衡、视之为经济实力的表现,那只能说,这是把问题包装成成果卖给德国公众。

处理盈余与赤字的机制

从历史上来看,德国之所以获得举世羡慕的地位,也要感谢一种社会契约,即德国的工人阶级拥有一种相当强的职业安全感(他们在大企业监事会中也有一席之地)。这为企业内部创造了一种灵活、安定、自由的气氛。但这一局面之所以能够维持,是因为美国代表着欧洲、当然也包括德国,确保了世界经济良好的大环境。可惜,自2008年危机以来,美国不再能扮演这一角色,而德国工人阶级的安全感也一天一天地被打破。如今,德国以及所有欧洲人,都应当担负起责任,创造出一种机制,在欧洲内部解决赤字与盈余的问题。如果我们失败了,欧洲也会失败,那德国也会失败,文明自身也将陷入危机。

目前的德国选战似乎并没有哪个执政党对这个议题感兴趣。幸好德国各政党有很多聪明人,认识到德国政策必须有新的导向。"欧洲民主运动2025"(DiEM25)的德国成员正在积极努力,推动政界重视这一决定性的问题。这才是德国所需要的。这才是欧洲所需要的。

瓦鲁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曾于2015年在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内阁担任财政部长6个月的时间。这位经济学者在财长任内及卸任后,均是对德国节约政策最强烈的批评者之一。56岁的瓦鲁法基斯曾出版多本书作,并在网络上积极写作。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