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夏天童话”—真相可能永远成谜 | 足坛体坛 | DW | 28.04.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足坛体坛

评论:“夏天童话”—真相可能永远成谜

围绕2006世界杯主办权授予决定,针对4名德国足球界官员的瑞士审判案因诉讼有效期届满而终止。记者Tobias Oelmaier相信,由此,我们或许永远都无法知道当年的真相。

Fußball-WM 2006 - Organisationskomitee (picture-alliance/dpa/DB Kunz)

2006年德国世界杯组委会第一副主席施密特、副主席茨旺齐格、主席贝肯鲍尔和副主席尼尔斯巴赫(从左至右)

DW.COM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一次,新冠病毒没责任。即使没有大瘟疫,针对足球界官员茨旺齐格(Theo Zwanziger)、尼尔斯巴赫(Wolfgang Niersbach)、R. 施密特( Horst R. Schmidt)和林斯(Urs Linsi)的审判案或许也不会以一项判决作结。这4名官员被控在2006世界杯足球赛之前未能说明高达670万欧元的一笔汇款的真实用途、多年来,有关这笔巨款真实去向的争论给有"夏天童话"之誉的2006世界杯足球赛的众多积极面蒙上厚重阴影。

由此--至少在现在终结的瑞士审判案中--德国足协前主席尼尔斯巴赫和茨旺齐格、前财务主管R.施密特以及前世界足联秘书长林斯免刑脱身。不受惩罚,并不是因为他们被证明无罪,而是因为从本周一起,该案过了诉讼有效期。瑞士司法当局对此负有责任。自2015年秋开始调查到2020年3月9日提告,花费了整整4年半。即使没有新冠病毒,人们那时便已清楚,相关审判程序无法在7星期内完成。

联邦检察官会晤国际足联主席

不过,即便他们被证明有罪,尼尔斯巴赫、茨旺齐格、施密特和林斯4人或许也不过是"马前卒"而已。他们信誓旦旦称,"没做过任何事情"。若论要使真相大白,起初也受到调查的那第五人--弗朗茨·贝肯鲍尔(Franz Beckenbauer)本来定能大有帮助。然而,去年,出于健康原因,针对贝肯鲍尔这位当年使德国获得世界杯赛主办权--或许正靠了那670万欧元的帮助--的"光耀人物"的相关程序与主审判程序分开了。

Oelmaier Tobias Kommentarbild App

德过之声记者Tobias Oelmaier

当时,贝肯鲍尔从已故阿迪达斯掌门人路易斯-德赖富斯(Robert Louis-Dreyfus)那里得到670万欧元的一笔贷款,其数量正好同后因贪腐罪而被终身制裁的卡塔尔人本·哈曼(Mohamed bin Hammam)得到的那笔钱分毫不差。现在,无人被判刑。或许,这与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Gianni Infantino)的干预有关。有消息称,瑞士联邦检察官劳贝尔(Michael Lauber)曾同因凡蒂诺秘密会晤过。不过,显然不存在此次会晤的纪录稿。然而,瑞士联邦刑事法院因劳贝尔检察官可能有偏心而不再让他继续经手此案。瑞士司法机构曾以大动作启动这一复杂案子,如今不能不承认载了一大跟斗,承受国际嘲讽。

贝肯鲍尔没事儿

现任德国足协主席凯勒(Fritz Keller)表示,"这完全不能令人满意,是的,让人绝望。"因此,他称,德国足协将自主调查,以使"夏天童话-丑闻"的真相大白于天下。这会非常困难。被怀疑对象中无一人会对足联机构敞开心扉,毕竟,迄今,所有人都在法庭前始终如一保持沉默。德国的法律追究可能性或许也已用尽。光是在对偷漏税以及对此提供帮助的指控上就出现了司法纷争。位于德国足协总部所在地美因河畔法兰克福市的州法院最初根本就不允许主程序立案。只是上级法院--州高等法院才在去夏做出裁定,使得尼尔斯巴赫、茨旺齐格和施密特也可能在德国出庭受审。

贝肯鲍尔也没事儿。他同税务问题无涉。在德国的"足球夏天童话"发生14年后,我们或许不得不接受这一现实:有关那数百万欧元汇款的所在、意义和目的,我们永远不会知道。除非贝肯鲍尔或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还是想解救自己的良心--即使是在他们的遗书里。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