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埃及人理应有更好的命运! | 时事评论 | DW | 25.01.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事评论

评论:埃及人理应有更好的命运!

8年前,埃及公民在开罗和其他城市起而反对掌权者穆巴拉克。今天,他们得到的自由不是更多,而是更少。德国之声评论员Rainer Sollich指出,只要这样的情况不改变,现在的掌权人塞西就不能是欧洲的"伙伴"。

The Bobs Gewinner 2014 Mosaab Alshamy (Mosaab Alshamy)

2011年开罗解放广场出现大规模民众示威,最终导致穆巴拉克垮台

(德国之声中文网)曾几何时,许多阿拉伯国家的知识分子以羡慕的眼光眺望埃及。尽管在依旧不受欢迎的长年专制者穆巴拉克治下常发生人权侵犯现象,-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因受西方的压力,- 当局至少给大城市文化精英们提供了某种空间,得以自由思维,甚至实践民主理念。虽然空间狭小、受到秘密警察无时不在的监控,并始终有着一夜之间就被送入监狱的风险,但这样的风险人们是知道的,并似乎是可以预计的。

这样的空间如今荡然无存。现总统塞西治下的埃及已成为迫害及精神空虚的悲哀之地。这些年在那里发生的事情明显带有舆论专制的色彩:国家传媒千人一面;社交媒体受到最严厉监控;无数知识分子和政府批评者不是被迫流亡就是坐牢,或干脆被"失踪"。在今天的埃及,谁要是发出批评性言论,就有生命危险,-比长年统治者穆巴拉克时代更危险。

虚假民主

当年那么多人表现出巨大勇气、为埃及人民拥有更大自由和人权而抗争,这样的历史性尝试竟得到现在这样的黯淡结果,让人尤其难受和悲哀:8年前,2011年1月25日,在开罗解放广场,出现大规模民众示威,最终导致穆巴拉克垮台。然而,一年半后,自由、尊严之梦却再度破灭:军人发动反对民选总统穆尔西的政变。出自穆兄会的穆尔西以自己的支持者替代国家机构,其政权在科普特派基督教少数族群那里引起有理由的害怕。然而,军方建立的不是民主社会,而是一种威权性的虚假民主制,由军人出身的掌握全权的总统领导。此人目前地位稳固,因为,他用迫害手段使穆兄会和对政权的世俗批评者无法发声。

可惜,埃及并非单个事例。在阿拉伯世界,追求更多民主的勇敢尝试几乎都告失利。在利比亚,"阿拉伯之春"以乱局告终;在叙利亚和也门,蜕变为导致无数人死亡的血腥战争。只有政治动荡的突尼斯,依旧还在为民主未来而勇敢战斗。2010年,该国公民率先揭竿而起,走上街头,反抗本国专制者。然而,这个国家得到太少国际支持。

Sollich Rainer Kommentarbild App

德国之声评论员Rainer Sollich

不错:正如很多阿拉伯民众一样,埃及人也早已适应了新关系。虽然在政治上和经济上,日子艰难,但他们还是对乱局过后的相对稳定感到高兴。他们害怕面临像叙利亚或利比亚那样的局势,因而接受受到限制的自由,视其为"较小的痛苦"。而这一点又同西方的那种普遍看法并行不悖。根据这一看法,只要埃及总体保持稳定,并在移民和反恐斗争方面采取合作态度,就不妨对那里发生的侵犯人权现象挣一只眼闭一只眼。此外,塞西亦可通过与以色列稳定保持在本国民众中不受欢迎的外交关系 ,并致力于保护本国的基督教少数族群-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在西方得分。

无资格当欧洲"伙伴"

与此成为鲜明对照的是,根据"人权观察"提供的数字,仅去年一年,就有至少51人因所谓的有政治动机的暴力或与"恐怖分子"有个人联系被判死刑;约有230人在一年内被绑架。不论有多少务实政治上的需要,实施这样的政策的人就不能是欧洲的"伙伴",否则,就会发出一个错误的和灾难性的信息,即:埃及人不该有更好的命运。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DW.COM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