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一个叫做通货膨胀的幽灵 | 评论分析 | DW | 02.10.2021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评论:一个叫做通货膨胀的幽灵

我们的生活成本正在增加,这其中有很多原因。德国之声评论员Henrik Böhme指出,比起其他国家的人们,德国人尤其害怕通货膨胀、货币贬值,但其实(尚且)无需恐慌。

(德国之声中文网)如果想知道货币贬值是怎么回事,就看看委内瑞拉。在那里,钱几乎一文不值。截至周四(9月30日),一欧元可以兑换480万玻利瓦尔。你可以想象,委内瑞拉人买一个面包要花多少钱。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计算,该国的年通货膨胀率在5500%左右。即便现在这一货币单位删了六个零、数字化的玻利瓦尔成为支付手段,对于通货膨胀也无济于事。

委内瑞拉是全世界通货膨胀率最高的国家。该国从10月1日起,开始使用删除六个零的新钞票

委内瑞拉是全世界通货膨胀率最高的国家。该国从10月1日起,开始使用删除六个零的新钞票

相比之下,德国物价月度环比4.1%的微不足道的增长又算什么?然而,这依旧是28年来的最高增幅。在这个国家,这足以成为头条新闻,引发灵魂拷问:我的钱还安全吗?我还能负担得起现在的生活、还清我的房子贷款吗?一些几乎已经被遗忘的经济词汇,例如"输入性通货膨胀"、"危险的工资价格螺旋",甚至"滞胀"(经济停滞的同时出现通货膨胀),都突然又被重新提起。一个被认为已经入土的现象死而复生。

对储蓄缩水的恐惧根深蒂固

这个要从头说起:德国人对货币贬值的恐惧可谓根深蒂固。毕竟他们有着1923年(一战的影响)、1948年(二战后的货币改革)和1990年(至少对于许多无法将资产全部兑换成西德马克的东德人而言)的痛苦经历。那之后还有2002年,人们手中强势的、受欢迎的德国马克变成了欧元--这个德国要与希腊、意大利等对财政赤字的管理明显更宽松的国家共同持有的货币。

目前高通胀的原因显而易见,原因很多,主要与新冠疫情有关。比如,去年的通货膨胀率极低;今年恢复到了以前的增值税率(去年德国的增值税率曾因新冠疫情而降低);世界各地的需求急剧增加,以弥补之前因新冠而作罢的投资。全球经济增长导致石油和天然气价格急剧上升。在德国,新的二氧化碳税使得能源价格更加昂贵。除了这些外,受影响的供应链也在收紧供应量,从而进一步推高了价格。

Boehme Henrik Kommentarbild App

本文作者、德国之声评论员Henrik Böhme

整体的价格上涨

这样一来,所有德国必须进口的产品都变得更昂贵,而且这种涨幅非常明显。天然气同比增长178%,铁矿石同比增长97%,咖啡同比增长三分之一。这就是上面提到的"输入性通货膨胀"。公司们如果不想自己承受损失,就要把更高的成本转嫁给客户。

通货膨胀就这样继续渗入整个经济体系,而且目前看不到缓解迹象,即使欧洲央行的货币守护者们竭力表示这只是一种"暂时现象"。毕竟,有一些东西是可以预见的,例如,向气候中立的经济转型会是一个巨大的昂贵的项目。这无论如何都不会导致物价方面的平缓。另外,许多人畅想的全球供应链重组也不会导致物价平缓回落。相反,当供应商是最可靠的而非最便宜的时候,会导致价格上涨。

当然,另一个原因是近年来央行们为对抗危机而向市场注入了大量资金。这当然有助于让濒临破产的经济体保持活力,但现在欧洲央行面临着一个两难的局面。如果提高利率--为了对抗通货膨胀,其在某个时间点将必须这样做,那么那些危机国家要偿还其堆积如山的债务将要明显付出更多。又或者央行故意让通货膨胀率上升,以使那些堆积如山的债务贬值?

现在该怎么办呢?

现在需要的是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决定。央行的工作正是要找到这个对的时间。与此同时,政界在呼吁提高最低工资时,也要保持分寸。这将推高整个工资结构,启动一个难以阻止的"危险的工资价格螺旋"。

这一切很复杂。时至今日,市场已经习惯了"大撒币"这剂甜美毒药,"停药"可能很困难。但另一方面,人们必须要信任货币守护者们,因为即使只存在感觉上的通货膨胀,这可能导致实际的通货膨胀。目前还没有理由恐慌,但我们有理由特别保持警惕。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导,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1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