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美国大选后 破碎关系还能弥合吗? | 评论分析 | DW | 22.10.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评论分析

记者手记:美国大选后 破碎关系还能弥合吗?

随着11月3日越来越近,大选也成了大家茶余饭后不可避免的话题。随便打开哪个社交网络,都能看到和投票、捐款、民调有关的新闻。和深蓝州、深红州居民的同仇敌忾不同,摇摆州的选战打得水深火热,同一条街上的邻居可能就有着截然不同的政治立场,在这最后关头,朋友和同事、甚至亲人都有可能反目成仇。

USA Präsidentschaftswahlen | Ohio

俄亥俄州的一个提前投票登记处

(德国之声中文网) 我在休斯顿采访拜登妻子的拉票会,住在大学同学格蕾丝家里。格蕾丝是一名护士,一个人住在休斯顿西边一座两居室的小房子里,算是城市和郊区的接壤地带。休斯顿城市里因为大学生、IT公司员工的逐年增加,这几年越来越多的人支持民主党,而休斯顿郊区,得克萨斯州一望无际的大农场则是"红脖子"的故乡,共和党的铁票仓。我们开车经过宁静安逸的街道,特朗普的红色旗帜和拜登的蓝色旗帜交替出现,数量上几乎打成了一个平手。格蕾丝指给我看她隔壁邻居:"这个人就是特别支持特朗普,而且反对堕胎,反对大学招收国际学生。"

格蕾丝说,她搬来这里两年多,新冠疫情爆发之前,邻居关系非常不错。有人院子里的果树成熟了,会给所有邻居都送一盒新鲜水果,有人做了曲奇饼干,也会分享给大家尝。万圣节的时候,邻居小孩会挨家挨户讨糖果吃,圣诞节来临时,大家会比较谁院子里的装饰更好看。

USA Präsidentschaftswahlen | Ohio

俄亥俄州的一个提前投票登记处

"平时我们也不会谈论政治这些敏感话题,但是今年的大选这么重要,每个人都在谈论这件事,一谈,才发现彼此的三观这么不符合,"格蕾丝有些伤心地说。她的父母一个是韩国人一个是中国人,同在美国读博士的时候结了婚,她现在再和反对大学招收国际学生的邻居打照面,心里总归有些别扭。她说,现在这个社区里面,已经不知不觉分成了两派,她和那些门口插着民主党旗帜的邻居更加亲密,也常常会用鄙夷的口吻谈论某个邻居恐同,某个邻居思想顽固,某个邻居想要在墨西哥边境建墙。

"我觉得这样并不好,其实支持特朗普真的等于他们是一个糟糕的人吗?"她也如此这般反思道,"但是我现在太讨厌特朗普和他的在推特上说的那些鬼话了,要让我客观地看待他的支持者,我目前做不到。"

USA | Wahlkampagne Donald Trump

9月12日,特朗普在内华达州出席一场选战活动

无独有偶,接受我采访的密歇根大学的乔治也在反思同样的问题。他住在密歇根北部的母亲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共和党支持者,而他本人,则和绝大多数同学一样,非常讨厌特朗普。相比拜登,他们其实更支持桑德斯,希望用更激进的方式来征收富人的税,来减免教育和医疗的费用。

"我和我母亲的思想开始出现分歧,是在五年前开始的,那时候,我十六岁,刚得知我最好的朋友原来是个同性恋,而我母亲则认为同性恋是不好的,是应该被改正的。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不再盲目听从我母亲的话,而是尽量通过观察和思考形成我自己的判断。现在,我的想法就是,特朗普的许多思想让美国不再自由、民主、包容了,我绝对不会投票给特朗普。"

USA Präsidentschaftswahlen TV Debatte Trump Biden

9月29日的候选人辩论会俨然一场闹剧

"2016年,我就反复劝说母亲不要投票给特朗普,她一直坚持说特朗普是个很有智慧的商人,可以把美国经济搞得很好。你看,现在美国成什么样了,八百多万人感染了新冠,真的是奇耻大辱!"乔治激动地说。

他从年初开始就反复劝说母亲不要投票给特朗普,母亲则非常愤怒,责怪他自己说要民主和自由,却不允许她投出自己想要投的一票。疫情期间,他回家住过一段时间,母亲不喜欢他在晚饭时谈论《纽约时报》里谴责特朗普的内容,他也不喜欢母亲下班回家第一时间就是打开电视看FOX NEWS。

DW.COM

疫情期间的居家令取消之后,他立刻搬回到了学校所在地的安娜堡居住。虽然他可以选择上网课,也可以省下一大笔租房的费用,但是他宁可在网上接编程的私活,也不愿意继续住在母亲家里。

"如果继续住下去我们两个都会疯掉,我们实在争吵太频繁了,都快把亲情给磨没了,"他说。他现在非常担心感恩节和圣诞节,他说母亲肯定会要求他回家过节,但是无论谁当选了,母亲和他都会有一方不开心,也很有可能在餐桌上爆发剧烈的争吵,破坏掉节日气氛。

在另外一个摇摆州佛罗里达的杰西卡告诉我,她已经停止在自己的脸书和推特上发布和选举有关的内容。

"我拉黑了很多和我政见不同的人,有我的健身教练,有我朋友的母亲,有我的高中老师。现在回想起来,这个行为很不成熟,"她摇摇头,叹了口气,"我和他们之间的感情是这么多年一起健身,一起学习,一起聚会积累起来的。他们支持拜登也好,支持特朗普也好,并能不说明他们的人品。每个人都有自己关注的议题,每个人都有自己做出选择的标准,但是,对我来说,只要和他们相处时轻松愉快,我就还会和他们继续相处。"

杰西卡有些担忧地说起佛罗里达州的分裂,就在她住所附近,上一周,先是有一场几百人参加的支持拜登的游行,很快又有一场几百人参加的支持特朗普的游行。同事、同学现在分别在两个阵营里面,针锋相对,互不相让。

"十一月三号之后,日子还要继续过下去,现在用恶毒的语言攻击对方,造成的伤害,要怎么弥补呢?"杰西卡问我。

而这个问题,我也不能给出很好的回答。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