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与恶的距离: 元朗事件的「警黑」疑云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3.07.2019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时政风云

警察与恶的距离: 元朗事件的「警黑」疑云

7月21日,香港元朗西铁站爆发上百名白衣人无差别攻击民众的事件,随着伤者影片在网络上流传,相关讨论持续发酵,谴责港警不力。 其实在这起事件以前,新界元朗长年以来多次卷入黑社会与政坛連結的疑云。

BG Hongkong Anti-Auslieferungsproteste (picture-alliance/AP Photo/A. Lo)

香港警察以往在民众示威后的清场都十分积极,但是在元朗事件中却消极被动,引发批评

(德国之声中文网)7月23日,香港电台视点31节目邀请朱凯迪与何君尧两位立法会议员同台对讲。 这个安排十分有戏剧性: 一边是曾经因为关注元朗横洲发展项目而遭到暴力恐吓的民主派议员,一边是被拍到与白衣人士握手道谢的建制派议员。 双方就着周日的元朗白衣人袭击事件针锋相对。

朱、何两人在节目开始之初,还有和平对谈的态度,但是随着对话推进,双方越来越激动。 何君尧一度忘记自己说过「多多嚟密啲手,将佢哋打到片甲不留」,之后说不是真的在讲动粗。 之后,何君尧摇动朱凯迪的肩膀,要求他对镜头呼吁停止「光复行动」,但是朱凯迪并不理睬,何君尧越来越激动,抛下一句「「你简直系人渣」,直接拍桌起立,自己把麦克风拔掉离场。

何君尧会如此动气,或许是因为他周日721游行过后,新界的元朗西铁站爆发大批白衣人士闯进月台追打乘客的事件。 网络上疯狂流传一部影片,一群白衣人在路边聚集,逐个与何君尧握手、竖拇指比赞。 其中有白衣人说「你是我的英雄」。 不少人因影片质疑何君尧与事件有关。 22日下午,何君尧办事处玻璃幕墙被示威者打碎。 23日下午,民间自发包围天水围天华邨何君尧立法会议员办事处,在办事处外贴便条贴制作连侬墙。

多名立法会议员表示他们在元朗事件前曾收到消息,知道黑道分子将身穿白衣前往滋事,通报警方,警方则称「自有安排」。 然而,在当天晚上,开始有民众在元朗街上挨打,随后蔓延至元朗站内,警方却在白衣人士逐渐散去后才抵达现场。 有网络影片纪录当七、八个白衣人士追打一个黑衣人士时,旁边港警只是闲散走过。 也有许多受访者表示,他们屡次打电话报警,但是电话都无法接通。 警察抵达现场之后,也只是手持武器站立,没有针对白衣人采取任何行动。 凌晨,更是任由在附近村落持械聚集的白衣人士搭私家车离场,也未截查任何车辆。 这些处置引发香港民众怒火,痛批警察涉嫌与黑道勾结。

在事发后翌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和警务处长卢伟聪在记者会上被记者追问,警方的表现是否默许黑势力所为,他们矢口否认。 卢伟聪强调,警队与黑社会等违法人士「势不两立」,必定会对施袭者追究到底。 事隔两天,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结」的罪名拘捕了最少7人,大部分有黑社会背景。

Hongkong | Schlägertrupp attackiert Demonstranten (picture-alliance/dpa/AP Photo/Apple Daily)

白衣人持械衝进元朗地铁站进行无差别攻击,现场血迹斑斑

新界的「官商乡黑」

从地缘上来看,香港南边的九龙和港岛是早期发展的市区,而位于北边的新界,其地理位置与中国比较靠近,传统势力的政治立场上也和北京更亲近,支持一国两制政策。 在过去的选举当中,新界居民大都支持建制派,比较不支持泛民阵营。

香港科大社会科学系教授成名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提到,香港郊区有好几百个村落,由地方乡绅掌权,组成了新界。 他说:「在1997年以前,香港政府十分谨慎,尽量不要动到当地传统的中国系统。 在1997年之后,新界有超过1500英亩的棕土是由乡绅掌握,香港政府在不动产价格飙升的时候,仍然没有开发这些地方,被视为是对乡绅的让步。 」

香港市民对于政治与黑道挂勾的最深刻印象,来自于梁振英的一次饭局。 2012年,香港行政长官候选人梁振英与竞选阵营成员出席流浮山小桃园酒家饭局,在场不只香港新界部分乡绅,据说也有「江湖社团人物」。 事件被媒体披露之后,梁振英受到「黑金政治」的指控。 这件往事在今日因为白衣人事件被重提,虽然梁振英反驳此说,但是却难改变香港民众心中的印象。

China Jubiläum in Hongkong 20 Jahre seit dem Ende der britischen Herrschaft (REUTERS/File Photo/B. Yip)

梁振英宣誓就职画面

成名也引用这个例子,说: 「2012年的时候至少有一个帮派协助梁振英,所以人们多少怀疑香港政府与地方乡绅之间存在共谋关系,也不排除黑道份子参与其中」。

元朗的画面显得似曾相识,要回顾2014年的占领运动。 当年苹果日报报导,占领运动进行至第6天,在中午时刻,大批背景不明的人士从四面八方包围集会人士时,警方只派出有少量警员组成人链分隔示威者与不明人士,口头劝说双方冷静,不但没有出动示威场面常见的铁马阵及增援人手, 也没有使用警棍。 这与这次元朗事件当中,有许多白衣人在攻击群众过后,被拍到从警车旁边离场,现场警员毫无应对动作,有异曲同工之虞。

延伸阅读: 元朗暴袭震惊各界 港人质疑「警黑勾结」

然而,在元朗这样乡绅地方势力庞大的地方,或许连警察也不敢轻举妄动。 2016年,朱凯迪竞选新界西屯区立法会议员期间,多次声言当选后要打倒新界「官商乡黑勾结」现象。 虽然他之后高票当选,但是他也因为政见引来「死亡威胁」。 在他前往选区谢票时,警方派出6名便衣警察贴身保护他的安全,并让他连日在不同地方暂住。 根据《端传媒》报导,朱凯廸的好友、岭南大学文化研究系副教授陈允中透露,早在2011年朱凯廸首次参选区议会时,就已经有恶势力威胁朱凯廸的身边人及朋友,迫使他们劝阻朱凯廸不要参选,警方也不敢调查。

成名认为,这次元朗事件香港警察的不作为,也是港府的策略之一: 「香港在过去几个月,有很多人对政府处理香港和平游行的方式感到不满。 所以很多人认为香港政府在北京的影响下,试图寻求新界黑社会帮派的协助,来威吓示威民众将来不要再参与游行。 」

成名也认为,一旦国际媒体对香港失去兴趣,不再对北京施加舆论压力,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仍然可能在未来的游行中也采取相同的做法,威吓民众不要上街抗议。

对于香港的黑道份子背后究竟是否有中国势力或者香港政府的势力,成名不能下定论,但他也举例:「在中国、俄罗斯、委内瑞拉以及一些非洲国家也都有政府支持帮派行动的案例。 如果政府想要有效率的打击异己,用利益或金钱与黑道合作的确是可能的选项。 如果说北京支持香港政府做到这类情况,我不会感到惊讶。 」

观看视频 02:09

香港“最黑暗的一夜”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