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迫失业”的难民 | 在线报导 | DW | 20.06.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在线报导

被“强迫失业”的难民

由于外管局的种种限制,在德国生活的庇护申请者和持容忍居留的难民几乎无法找到工作。虽然德国政府有意更改法规,但却无法带来太大的改变。

(德国之声中文网)在最难熬的那段时间里,每分每秒都长得没有尽头,米特拉·哈希米(Mitra Hashemi)如是说。她耸了耸肩,身旁的父亲阿曼(Aman)点头附和。哈希米一家已经历了无数个无聊的漫漫长日。2010年他们以难民的身份来到柏林,以躲避阿富汗的战事。自此之后,他们努力地想为阿曼找一份工作。任何一份工作都好。

"一开始我们以为这很容易,只要上网搜搜便解决了,"米特拉说道。她对所有提供工作讯息的网站都知之甚详。阿曼·哈希米在阿富汗时是一名商人,从伊朗进口货物。如今这家人寻找的只是份打杂的工作。20岁的米特拉说,只要是一份雇主不在乎员工德文文法是否正确的工作即可。因为阿曼的德语程度有限。他们至今无法负担德语课的学费,外管局不愿报销这笔开销。米特拉在柏林上学,德语说得相当流利,因此成为家中的发声者。

"优先权审核"不利求职

终于有一间小服饰企业提供阿曼一个熨衣的工作,但外管局却予以驳回。虽然像哈希米一家这样的避难申请者只要在德国居留一年后便能求职就业,但仍需要取得外管局的工作许可。

Deutschland Ausländerbehörde Hamburg Flash-Galerie

庇护申请者必须获得工作许可方能在德国工作

同样的规定也适用于持"容忍居留"的外国人,即未获得庇护资格,但因为国家内战等因素而尚未被遣返者。但在签发工作许可前,联邦劳动局会先进行所谓的"优先权审核"。审核的目的是为了确定是否有其他适合该份工作的德国求职者。劳动局的发言人解释说:"这就像一般的求职程序一样。"但劳动局并未公布在全德国国内进行的优先权审核次数。

律师布罗(Berenice Böhlo)称优先权审核就是"变相的工作禁令"。避难申请者和持容忍居留者多数都不会说德语,他们只能寻找待遇较差的打杂工作,如清洁人员或面包坊工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当然会有失业的德国人、欧盟公民或持有工作许可的外国人参与竞争。"

让人退避三舍的"吓阻政策"

此外,布罗还指出,漫长的申请程序往往令雇主望之却步。在失业率高的柏林或德国东部,持容忍居留者要获得工作许可异常困难。对正在申请庇护者而言,更是难如登天。布罗的许多当事人不停填写表格,撰写求职信,到外管局办理申请,抱着能找到工作的一线希望。她估算,大约只有不到10%的人能从外管局获得所需的许可。

虽然德国已决放宽相关规定,但布罗表示,上述情况不会有太大的改变。根据新规定,自7月1日起持容忍居留者只要在德国居住超过四年,便不需要通过优先权审查。布罗认为这项政策完全不足。她呼吁德国政府仿效其他欧盟国家开放就业市场。这名律师指出,德国的政策正试图通过 "禁止工作"减少提出申请庇护的人数。但这样的"吓阻政策"却带来不良的后果。"政府宁愿长时间资助这些人,却不提供其自力更生的机会。"等待的时间越长,他们便越提不起劲去学德文并融入社会,"令人丧失斗志"。

Symbolbild Asylbewerber Asyl Migranten Asylant Asylantenheim

持容忍居留及避难申请者求职时必须先通过"优先权审核"

"感觉低人一等"

外管局再次拒绝了哈希米家的申请。米特拉说:"这让人觉得自己低人一等,心里想着:我也是人,跟其他的人没两样啊。"她的父亲因此得了忧郁症。无止境的等待,总是落空的希望,一切都令人难以承受。阿曼会花上数小时坐在电视机前,不停转换频道寻找关于阿富汗的新闻,但这只会让心情更灰暗。

米特拉的母亲说:"我必须一次又一次去社会局要钱,感觉糟透了。"米特拉则补充道:"我们不想依靠他人的金钱过活,只希望能成为这个社会的一部分。"

期望融入社会

在他们位于阿富汗赫拉特的家中,米特拉和母亲只能待在家中,以蓝色的布卡(Burka)严实地包裹全身。米特拉不能上学,只能在家中由私人教师辅导,更不可能出外工作。

在德国高级中学毕业后,米特拉想成为牙医。她的母亲则想参加幼儿园教师课程。她们的计划很快将不受外管局的限制。因为哈希米一家人的庇护申请不久前已经通过。如今他们获得了工作许可,得以自由申请工作。

米特拉因此再次打起精神,在网络上为父亲寻找就业机会。阿曼表示,只要找到工作并赚得第一份工资,他计划买一些甜食与朋友一同庆祝。但他又思考了一会,接着露出一抹微笑。不,在购买甜食前,他要为自己买一张公车车票。阿曼过去是以难民和领取失业救济者专用的"柏林卡"(Berlinpass)领取车票,如今他希望"用自己的钱"买张车票。他笑着说:"很没意思的心愿,对吧?"

作者:Naomi Conrad 编译:张筠青

责编:李鱼

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