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战斧劈残千年古迹 | 文化经纬 | DW | 25.08.2012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文化经纬

血色战斧劈残千年古迹

叙利亚暴行不断升级。而已保存千年的古物因为战火也受到了破坏,现在看上去,破坏文物好像并不重要。德国专家警告:有一些文物是人类文明的重要见证。

Archäologische Schätze in Syrien in Gefahr. Ausgrabung in Tell Fecheriye im Norden Syriens. Copyright: Dominik Bonatz August, 2012, Syrien

Syrien archäologische Schätze in Gefahr

(德国之声中文网)现在正值夏季,是露天考古的最佳季节。虽然近东考古研究所所长伯纳茨(Dominik Bonatz)现在非常希望自己身在叙利亚东北部、与土耳其接壤的哈拉夫遗址,不过他本人现在却在柏林自由大学的办公室里。他的团队共有60个人,连续五年,每个夏天该团队都亲赴这个该地区规模最大、最有意义的遗址进行考古工作。不过从去年开始,考古工作对于团队来说太过危险。

该发掘项目由德国科学基金会(Deutschen Forschungsgemeinschaft,简称DFG)资助,由伯纳茨主持发掘,而他的这项"毕生之作"如果进行顺利,不需要几年就会完成所有的挖掘工作。

失落古城

Archäologische Schätze in Syrien in Gefahr. Ausgrabung in Tell Fecheriye im Norden Syriens. Copyright: Dominik Bonatz August, 2012, Syrien

哈拉夫遗址资料图片

在青铜时代晚期,大概公元前1500年到1100年左右,该遗址曾经是一个王国的都城。考古学家也希望一探究竟,到底是哪一个王国在这里生活。除了可以证明哈拉夫文化的主要依据--文字遗迹之外,研究人员在发掘时还发现了当时的行政办公房屋的遗迹。这个线索说明,哈拉夫遗址很可能就是米坦尼王国的首都。伯纳茨表示:"皇家宫殿的发掘考证工作眼看着就要完成了。"

而伯纳茨现在十分担忧遗址的情况,他说:"冲突频发地区附近的一些考古地点比如古城巴尔米拉(Palmyra)要么被摧毁,要么就是洗劫一空。坦克踏平了文化遗迹,宝藏也被抢劫一空。"目前哈拉夫遗址还没有受到侵犯。不过那里只有一个叙利亚人看守发掘现场,如果有人来袭,他就束手无策。

文化交叉路口

Tourists are seen visiting Palmyra also known as Tadmur in Arabic, 220 kms northeast of the Syrian capital Damascus, on June 19, 2010, a wealthy city located along the caravan routes linking Persia with the Mediterranean ports of Roman Syria and Phoenicia and home to Queen Septimia Zenobia, eventually captured by Roman Emperor Aurelian and brought to Rome and paraded in golden chains, but allowed to retire and live her life in Tibur. AFP PHOTO/LOUAI BESHARA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LOUAI BESHARA/AFP/Getty Images)

巴尔米拉的四面门虽然还在,不过附近的一些考古遗址已经被毁

近东国家的考古至关重要。叙利亚人普遍认为,叙利亚甚至是人类文明的摇篮,因为考古学家在叙利亚发现了人类史上的第一个字母文字,比希腊字母还要早。不过法兰克福大学的迈耶尔教授(Jan-Waalke Meyer)认为这种说法有点言过其实。不过他十分看重叙利亚作为一个多元文化交接点产生的影响,他说:"来自希腊、安纳托利亚、地中海东部和南部美索不达米亚的人们都聚集在叙利亚。叙利亚这种多元化的特征也给欧洲文化打下了基础。"

迈耶尔教授15年以来都在发掘位于叙利亚土耳其边境的铁尔哈拉夫从事考古工作。在考古界,一提到铁尔哈拉夫,人们就会想到马克斯·冯·奥本海姆(Max Freiherr von Oppenheim),他属于第一批发现并研究叙利亚古代近东文化的研究人员。在上个世纪初,奥本海姆在一次研究之旅发现了铁尔哈拉夫神庙遗址。

距离该古迹最近的大城市拉卡(Rakka)距离该地大约有120公里。虽然地处偏僻,不过该遗址也面临着危险,迈耶尔说:"叙利亚平静早已不复存在。国民不是直接就是间接的受到了战争的影响。除了战火之苦,食品价格还上涨了3倍,柴油也已经所剩无几,所以用柴油抽水灌溉的办法现在也行不通了。"

迈耶尔每个星期都和叙利亚当地同事以及发掘现场的看守人通电话。有一次看守人不得不抵御侵略者进行自卫反击。这次事件发生之后,他和他的家人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

前景暗淡

This image made from video provided by Deir Press Network and accessed by AP video on Thursday, Aug. 23, 2012 purports to show smoke rising after a bombing in Deir El-Zour, Syria. Across the country, scores of people died in shelling and clashes, according to the Britain-based Syrian Observatory for Human Rights and the Local Coordination Committees. The bloodshed coincided with the departure from the Syrian capital on Thursday of the last of the United Nations military observers after their mission headed by former U.N. Secretary General Kofi Annan, meant to help end the bloodshed in Syria, failed. (Foto:Deir Press Network via AP video/AP/dapd) THE ASSOCIATED PRESS HAS NO WAY OF INDEPENDENTLY VERIFYING THE CONTENT, LOCATION OR DATE OF THIS PICTURE.

国民遭殃、城市被毁,叙利亚暴行依然未止

一直到叙利亚危机爆发之前,德国各个大学共5个考古研究所都在当地进行研究工作。在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已成立了30年的德国考古研究所(Deutsche Archäologische Institut,简称DAI)分所也不得不暂停实地考察工作。负责人巴特尔(Karin Bartl)从事了多年考古研究,她与团队不得不迁移到叙利亚的邻国约旦的安曼(Amman)。

伯纳茨认为,如果哈拉夫遗址受到蓄意破坏,多年来的研究努力就会付之东流:"如果真是这样,继续工作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伯纳茨还表示,叙利亚将长期保持不稳定的状态,对早日回到叙利亚他并不抱希望。迈耶尔也有同感,他说:"我对和平解决冲突方案并不看好,就算成立了新政府,也不会立即平定骚乱。"

迈耶尔补充说,他的一些同事已经放弃了叙利亚的考古项目,寻找新项目,而伯纳茨目前还在等待,他十分不想放弃哈拉夫发掘项目。

 作者:Sabine Oelze                编译:文木

责编: 李京慧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