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蚁族”算神马,北京惊现“井族”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06.12.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蚁族”算神马,北京惊现“井族”

据中国媒体报道,北京高楼林立的地下惊现“井族”,无房可居的打工者和贫困家庭选择井下栖居。中国网友调侃:中国56个民族之外,再添“蚁族”、“洞族”和“井族”。

(德国之声中文网)据多家中国媒体报道并配发大幅照片,寒冬时节的12月4日,北京朝阳区丽都花园路惊现井底下栖居者。首先被发现的是一对70余岁老夫妇在热力管道井下的居住点,这对夫妇白天出去乞讨,夜晚回井下居住,已有五六年时间。报道称当时井下渗水,老夫妇已不知去向。无独有偶,在这对老夫妇居住的井下不远的另一处井下,还有一位名叫王秀青的中年男士在此已经居住近20年,这名男子家住北京怀柔农村,因生活贫困进城打工,以供孩子读书。

他们的栖身场所非常狭小,随时面临渗水的风险。接附近居民报警后,北京市警方已将王秀青就近安排住宿,并正在寻找未归老夫妇的下落。至12月6日,当地政府已派人取出井内物品并将井口封死。

据媒体披露,王秀青表示自己保守了十几年"住在井下"的秘密,他不希望公众过分关注,因为担心失去这一两平米的容身之所。而如果他被送到救助站,就意味着一家没有吃喝。

媒体还原的"北京井族"生活现状报道既出就引公众哗然,网友司徒正美调侃道:"中国的民族政策真开放,早已不止56个民族了,步入了21世纪后,又增加了蚁族、洞族等族群,现在又多了个井族";今年7月,相继有北京媒体揭秘"蚁族"生活,很多"蚁族"主要为在大城市打工的80后群体;"井族"新闻报道后,网友也指和"井族"相比,"蚁族"幸福指数大幅提升。

"被赶走的'井族'明天将住在哪里?"

北京艺术家、自由媒体人郭盖向德国之声表示,从"蚁族"再到"井族"的报道,事件本身在现今中国总会引起一时的轰动,但被报道者命运、更深的体制问题等并未改观。本次报道之后,官方定会来个全市的井下清理,"井族"在这个寒冬也将失去他们的栖身之处,媒体不会再去追踪他们的生活,而公众的同情也是短暂的。

China Bevölkerung

郭盖期待记者能真正身处被报道者的底层位置去体会他们的生活、感知他们的命运并赋予这些人以尊严:"看了这样的报道,当然我们的心理很难受,我们难受之后,能给他提供一个居住环境吗?这个井下他是一分钱不用花的;这里的温度也比地上暖和。当事人是怎么感受的,有一个人在这儿过了20年,因为有了这样一个环境,他能够在北京生存下去,如果我们把这个取消了,让他去租房去,他根本承受不住这个预算。"因此郭盖提醒媒体,不要只把这样的事件当成新闻热点,这些现时无力改写命运的人,还需要有生存的空间,哪怕只是井下,被赶走的他们明天将住在哪里?

网友"谷月K"也表示:"媒体报道北京唐家岭的蚁族,然后唐家岭被拆迁,蚁族无处容身;媒体报道住在井下的井族,然后热力井被封堵,井族无处容身,媒体报道打工子弟儿童无法得到与城市儿童平等的教育,然后打工子弟学校被关停取缔。究竟是媒体好心办坏事,还是政府铁了心要把事做绝?"

"总是报道简单的悲惨,却不敢写出悲惨的根源"

郭盖认为,因为中国媒体的政治红线,因此他们不可能在报道中触及"井族"事件发生的体制性原因:"在中国这种环境,媒体不能在制度问题上作出深刻的剖析,他们不敢说,终审也不会通过的,所以中国媒体报出来的信息,往往都是简单的悲惨,没有写出悲惨的根源是怎样的"

郭盖认为,公众恐怕都深知"井族"新闻背后,诸如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和社会转型背景下,社会不公、贫富分化房地产价格等诸多社会问题的存在。这其中也有社会学意义上的阶层流动问题,网友也在发问"为何在中国,权力、财富、贫穷、身份总难打破世袭?"

作者:吴雨

责编:李鱼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