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案第二季有何悬念?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27.08.2013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薄案第二季有何悬念?

薄案庭审以“桃色门”收尾,公众获得意外谈资。法律人士认为根据公诉方表态,薄有可能会被判无期,但他会上诉;薄案第二季将有更多悬念:薄瓜瓜是否会受惩处?王立军、谷开来是否会再受审?

(德国之声中文网)薄熙来案庭审结束,而公众关注热度不减。8月27日,香港《南华早报》援引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律界知情人士消息报道,几乎可以肯定谷开来将因经济犯罪面临新的指控。回溯薄熙来案庭审纪录,大连万达集团董事长徐明以230万港元为谷开来购置法国尼斯别墅,谷开来还作证徐明在2004年至2012年为薄瓜瓜和谷开来的旅行等支付443万元;该报援引包括上海律师斯韦江在内的法律专家意见,称薄瓜瓜和谷开来都应受到惩处,谷开来牵涉商业贿赂,应该被控经济犯罪并接受再审。谷开来去年被控谋杀英国商人海伍德,2012年8月20日,合肥中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缓。专家也分析即使对谷提起新的经济犯罪指控,不太可能加刑。

早前德国之声在采访中国政论人士李伟东、中国知名大律师张思之、及薄熙来家人本想为其再聘而未果的律师顾玉树时,他们都认为谷开来案还有很多谜情未解;李伟东和顾玉树也认为根据薄案庭审中王立军与薄熙来当庭对质内容,王立军提前对谷开来杀人知情,并且亲自开车送谷到达海伍德居住的宾馆,王立军涉嫌为杀人共犯;2012年9月24日,成都中院对王立军作出一审判决,以"徇私枉法"、"叛逃"、"滥用职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5年。当时有多位网友认为,中国当局因王立军揭发薄熙来有功而对其进行轻判。

《南华早报》也援引多位法律专业人士预测,薄熙来有可能被判无期。而顾玉树根据庭审情况,预测薄熙来可能的刑期为14年左右。《华尔街日报》今日报道认为,尽管薄熙来进行了极富挑衅的自辩,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未来法庭宣判时薄熙来将被定罪并被判以较长的刑期。法律专家们说,中共领导人掌握了中国的司法机构,并会事先决定政治敏感性案件的判决结果。李伟东昨日也预测不久后中共当局对薄的宣判,不会出现王立军、谷开来案宣判时当庭表示不上诉的情景,薄熙来定会上诉,随之而来的就会是薄熙来案第二季。在可能到来的第二季中,薄瓜瓜是否被控,王立军、谷开来是否会被追加起诉令人关注。

Gu Kailai (R) who is the wife of disgraced politician Bo Xilai gives a recorded testimony during his trial at the Intermediate People's Court in Jinan, Shandong Province on August 23, 2013. Fallen Chinese politician Bo Xilai resumed his defence against bribe-taking charges on August 23, a court said, after he mounted a feisty performance on the trial's opening day. AFP PHOTO/Mark RALSTON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MARK RALSTON/AFP/Getty Images)

谷开来会不会被追诉经济犯罪?

"无法消散的疑点"

《华尔街日报》今日报道表示,对于薄案这场自1989年以来中共最严重的政治危机,以习近平为首的中国新领导层似乎在幕后操纵了薄熙来案庭审。此举试图令多疑的中国公众相信其加强法治、铲除腐败的决心,即使涉案对象是党内高层精英。

但选择性公开的庭审内容还是引起观察人士和公众质疑,不断试图了解官方选择性公布的庭审纪录后的整个庭审原貌,包括官方发出的庭审纪录再收回背后的隐情等;法学学者徐昕和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善在庭审第二日结束后就曾发出质疑,指检方有意忽略一条重大线索,即海伍德向薄瓜瓜索要项目中介费1400万英镑,他质问什么项目会有如此高昂的中介费?就连知名音乐人高晓松也曾就此调侃:"看这篇里辩护人最后说被杀的英国人尼尔之前找薄瓜瓜要1400万英镑项目中介费才是威胁。按行规这个中介费不会超过项目利润 10%,说明薄家仅仅这一个项目获利可能超过1亿4千万英镑,十几亿人民币。我现在相信薄大人真的不知道法国那所值两千万人民币的别墅了。"

庭审最后一日,官方公布的庭审纪录发出后再删除,再发出时已经做出调整。济南中院发布的第一份庭审纪录未删节版本为:"在同意出具王立军虚假诊断证明的问题上,薄熙来一再强调是基于上级的指示。但是在案证据证实,薄熙来同意出具虚假诊断证明在前,其所说的上级六条指示在后,而且,上级指示中没有出具虚假诊断证明的要求。薄熙来的上述辩解 完全是在颠倒事实,以达到推卸责任之目的",其后发出的版本中"上级指示"、"虚假诊断证明"、"上级六条指示"等悉数被删除。薄熙来当时为中央25位政治局委员中的一位,地位仅次于政治局常委,《华尔街日报》评论认为原来纪录中的文字意味着至少他的部分行动得到了最高领导人的首肯。该报还援引党内知情人士称,薄熙来曾得到一些最高领导人、尤其是周永康的强大支持,周永康当时是中央政法委书记。

与薄案庭审前很多媒体和专家的分析一样,第一日的庭审中,薄熙来即表示在中纪委对其审查期间违心承认过收受唐肖林贿赂一事"但当时我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的情节,脑中一片空白";《华尔街日报》引述接近薄家人士称,庭审记录中未包含薄熙来在法庭上做出的曾遭中共调查人员威胁的论述。据薄熙来称,调查人员曾暗示,如果他不在法庭上做出配合,将受到与另外两名高层官员同样的惩罚。这两位高官一名被判处死刑,一名被判死缓。关于中纪委调查查取证效力问题德国之声也曾特别关注,但薄熙来被调查期间中纪委到底以怎样的方式让薄写下《自白书》、《认罪书》暂时也是难解的秘密。

BEIJING - MARCH 06: Wang Lijun, Chief of Chongqing Public Security Bureau, attends a meeting during the annual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at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on March 6, 2011 in Beijing, China. Known as 'liang hui,' or 'two organizations', it consists of meetings of China's legislature,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s (NPC), and its advisory auxiliary,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PPCC). (Photo by Feng Li/Getty Images)

谷开来杀人案中王立军扮演了何种角色?

"薄熙来在重庆打黑时的罪,都没有被追诉"

知名法学学者、目前正在香港访学的滕彪向德国之声表示,从庭审纪录来看,薄瓜瓜和谷开来都涉嫌与徐明在经济上的犯罪,而王立军则涉嫌故意杀人,另外薄熙来在海伍德案中,也不应该是滥用职权罪,而是包庇罪。从法律上都应该再调查、起诉或追究漏罪:"这几天一个是王立军这块儿可能涉嫌故意杀人,另外薄熙来在杀害海伍德一案中,也不是什么滥用职权罪,至少构包庇罪;薄瓜瓜也的确有这种嫌疑,涉嫌经济犯罪,如果严格依法的话,应该对他进行调查;谷开来也应该重新被追诉的。"

但滕彪认为目前还不好判断当局是否会依法重新起诉或追究当事人:"正象很多人分析的那样,这个庭审是一个表演,给大家看的,象薄熙来这个级别的人,不可能只贪污这点钱,不可能只有这点罪行,包括在重庆打黑过程当中,犯下了大量的罪行,但都没有追诉,所以我感觉继续追诉薄熙来其他的罪,包括谷开来、薄瓜瓜、王立军漏罪难度也非常大。"

"刑不上常委,死刑不上委员"

《炎黄春秋》杂志副主编杨继绳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分析,即使官方隐去了"上级指示",但传言早在民间满天飞,尤其是关于周永康是薄熙来支持者的传言,伴随了整个薄案过程,但官方力图不牵扯更大范围,在尽量减小薄案对中共形象的冲击,即使出于中共统治需要对更高层如周永康等人动手,也会另起一案,而不会和薄案相关联:"这个案子早就是切割了,他们希望快点把案子了了,因为拖了这么长的时间了,至于其他 人是不是出问题,会再说,不一定连在一起,"

就是否还会有更高层扯进接下来有可能开始的薄案第二季,滕彪也分析,薄熙来的贪腐实际代表了整个体制性的贪腐现状,他本人也一定有腐败链条上的上层,作为薄案这样一个政治案件,查处贪腐本就是法律技术化处理方式,加之中国法律状况对很多高层官员根本无法约束,因此很难在第二季中看到有更高层被卷入:"像人们传说'刑不上常委、死刑不上委员'即使有证据能够证明牵扯到更高层,也很难查下去,中国还远远不是一个法治国家。"

"薄的脱稿演出并不是想真正冲击体制"

滕彪和杨继绳都判断薄熙来会上诉,这样随之而来的就是薄案第二季,第一季的剧情跌宕起伏,盘点薄案庭审,历时5天,公诉方指97人接受调查,薄自辩90分钟,取证和质证堪称"详实"和"充分",主演、配角带动公众进入剧情,薄熙来无形中也在一部分公众中,树起"悲情英雄"形象 。与此同时,薄熙来的脱剧本演出,使中共贪腐内幕、高层官员与商人之间利益勾结、高层官员奢侈荒淫生活等也铺展在公众面前,这也许是当初希望利用"微博直播"庭审,以向公众一展中共开明、尊重法律的形象及反腐决心的中共当局始料未及的。

杨继绳认为本案对中共形象的影响是深远的,但中共还是用强力掌控着局面:"他们想划个句号,案子比过去要公开些,当局想创造一个很好的司法审判形象。这个危机案子审结后也就度过了,但对中共的公信力和形象的损害是很深刻的、长期的。"

滕彪更是一针见血指出,薄熙来所有的翻供及欲建立的"民间英雄"形象的背后,早已经过计算,根本未敢触及包括他自己在内的中共利益集团,因此只能算一个"虚假的英雄":"虽然他的政治生命基本是毁了,但他还是要搏一下,实际上他的脱稿演出对中共造成的麻烦还是很有限的,他对整个体制没有什么根本性的冲击,他为了保命不得不在很大程度上配合这个演出,如果真正的鱼死网破,他就会用种各种办法揭露更高层的腐败,但显然从庭审情况来看,他没打算这么做,很多幕后交易的东西他远未拿到台前来。"

作者:吴雨

责编:达扬

DW.COM

相关音频视频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