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军撤离阿富汗25周年 | 德国之声 来自德国 介绍德国 | DW | 15.02.2014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时政风云

苏军撤离阿富汗25周年

1989年苏军撤出阿富汗之后, 接之而来的却是无休无止的内战, 民不聊生,生灵涂炭。那么,25年之后,北约撤军后,阿富汗的前景又会如何呢?

(德国之声中文网)"当俄国人撤军的时候,我们都特别高兴。我们当时想,今后我们除了两个伊斯兰宗教节日之外,还会再增加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现年61岁的喀布尔教师阿哈迈德如此回忆当年苏军撤退的情景,他说:"当时我们还没法预料,我们还将遭遇怎样的厄运。很快,阿富汗人就开始了自相残杀,没有人再会提及庆祝苏军撤退的事情了。"

不过,阿富汗人当时曾经想到过要庆祝苏军撤退这一事实本身就足以说明,当地民众非常痛恨苏联占领军。这场灾难始于1979年的圣诞节。当时,为了支持遥遥欲坠的阿富汗共产党政权,苏联军队大举入侵阿富汗。这场战争使阿富汗变得满目疮痍,550万人背井离乡流离失所,150万死于非命。

"友谊桥"上的撤军行动

1989年2月15日,最后一批苏联军队跨越"友谊桥"撤回乌兹别克斯坦边境城市特尔姆斯(Termes)的画面传遍了全世界。君特·克纳伯(Günter Knabe)当时从日内万会谈现场报道了苏联撤军的消息。他回忆说:"那时大家都感到松了一口气,都感到高兴,因为大家都认为,这下阿富汗人终于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了。"

然而,这种期盼显然是一厢情愿。日内瓦和平协定签署国包括美国、巴基斯坦、苏联和阿富汗。美国和巴基斯坦均明确表示,他们将会继续支持阿富汗境内的圣战游击队,而莫斯科也继续对纳吉布拉政权提供武器和资金。直到1992年外援完全中断,纳吉布拉(Nadschibullah)政权也随之垮台。

喀布尔政权依然离不开外部支持

苏军撤退25年后的今天,北约派遣的国际保护部队(ISAF)也将撤离阿富汗。尽管这两次外来军事干预有极大的不同,一次遭到国际社会的谴责,一次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然而教训却是惊人的相似。

同当年苏军撤退时一样,今天的阿富汗政府也将依赖于来自外部的支持。外国军队撤出后,喀布尔政权能否维持下去,以及能够维持多久,仍然是一个极大的未知数。阿富汗问题专家君特·克纳伯并不乐观,他说:"国际保护部队能够遏制当地暴力的升级,而他们一旦撤出,阿富汗进步力量就孤立无援了,他们能否同极端势力抗衡,保持迄今为止取得的成果,也就很值得怀疑了。"

阿富汗安全局势堪忧

国际保护部队认为,他们已经训练出35万人的阿富汗军队和警察力量,他们足以胜任保卫阿富汗安全的任务。但是,事实却并非完全如此。一方面,根据德国联邦政府新近发布的阿富汗局势报告,同2012年相比,2013年阿富汗安全力量伤亡增加了一倍,死亡人数达到4600人。

另一方面,联合国的报告也指出,同2012年相比,2013年阿富汗平民死亡人数增加了7%,总人数接近三千人。联合国驻阿富汗使团也对阿富汗本国安全力量维护和平的能力表示怀疑,因为,北约撤军后,出现了一些并没有阿富汗军队进驻的真空地带。

阿富汗军队战斗力下降

来自阿富汗分析家网络(Afghan Analysts Network)的资深阿富汗问题专家托马斯·鲁迪克(Thomas Ruttig)也同样对阿富汗军队未来捍卫和平和稳定的能力表示怀疑。他说:"阿富汗军队最大的问题是他们内部的分裂状态。比如军队的民族构成,当一个民族的士兵被派驻到另一个民族的地盘时,他们就不会被当成是自己人。" 鲁迪克表示前不久海尔曼省就曾发生士兵向村民疯狂扫射,造成大量伤亡的事件。

另外,圣战者游击队时代留下来的一个传统是,人们的地区观念要远远强于对国家的效忠程度。还有一个令人头疼的问题是,许多士兵不愿意延长服兵役的期限,军队被迫不断招募新兵,逃兵的比例也越来越高。

卡尔扎伊的挑衅行为

北约期望在撤军前采取措施,解决上述问题,比如加大培训阿富汗保安力量的力度,美国则会在2014年之后继续在当地派驻特种部队,以协助打击极端派武装力量。这些特种部队的规模计划达到一万人之众。德国联邦军也会派遣600至800名教官培训阿富汗军队。然而问题在于,阿富汗总统卡尔扎伊迄今不肯同美国方面签署安全条约,而这是北约所有相关行动计划的前提。

君特·克纳伯认为,卡尔扎伊的这一系列挑衅行为,无疑令阿富汗的前景更加飘忽不定。"尽管美方坚决反对,卡尔扎伊还是释放了巴格拉姆军事监狱中的许多囚犯。这足以说明,阿富汗的各种势力依然存在,而且也将继续存在下去。而西方势力则将撤出阿富汗,阿富汗社会则并不会发生变化。"

政府机构能保持稳定吗?

克纳伯和鲁迪克等西方观察家均认为,无处不在的严重腐败将会使重建家园的努力化为泡影。不过,喀布尔私立大学的讲师阿克拉姆·阿雷菲(Akram Arefi)则对政府部门未来的稳定性较为乐观。他把目前的局势同当年苏军撤离时的状况进行了一番比较。他说:"苏军当时撤退时,阿富汗正面临着无法填补的权力真空。而当时阿富汗处于全民皆兵的状态,各个政治派别均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所以很快就发生了相互间的军事冲突和政治上的敌对。而这一次情况则大为不同,阿富汗目前毕竟拥有一个能够正常运作的政府。"

来自公民社会的支持

前不久在联邦议院的讨论中,德国外交部长施泰因迈尔曾对西方国家的阿富汗使命做过一番"毁誉参半"的评估。他坦诚,使命开始之初制定的一些目标并没有能够实现。但他同时也强调,德国将会继续参与阿富汗事务,以捍卫迄今为止已经取得的成就。他说,过去12年以来,阿富汗的教育体制和基本建设,妇女地位以及医疗保健等领域都取得了进步。"我们必须捍卫这些成就。"

政治家的承诺想必会让阿富汗人感到欣慰。阿雷菲表示,西方军队撤出后,一系列的援助项目和重建项目是否能得以继续下去,是目前阿富汗人最大的担忧。

作者: Hans Spross/ Waslat Hasrat-Nazimi 编译:达扬

责编:安静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