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是“残酷的艺术”?从柏林舞校风波说起 | 文化经纬 | DW | 13.09.2020
  1. Inhalt
  2. Navigation
  3. Weitere Inhalte
  4. Metanavigation
  5. Suche
  6. Choose from 30 Languages
广告

文化经纬

芭蕾是“残酷的艺术”?从柏林舞校风波说起

柏林国立芭蕾舞学校丑闻曝光后,调查委员会目前提交了一份报告,称这所精英学校将不会再有"恐惧气氛 "。

Symbolbild Ballett-Tänzerinnen

柏林芭蕾舞学校也因训练时间太长受到指责

(德国之声中文网)两片面包、两个煮鸡蛋和酸奶,这就是青春奇幻系列剧《到巴黎找我》(2018)中芭蕾舞学生的早餐。剧中人物杰夫·查瑟(Jeff Chase)是巴黎歌剧院的见习演员。他对早餐的评价带着一丝讽刺,说这传统的早餐虽然不算差但也不算好。这部由德国电视台二台合作拍摄的片子通过这样的场景告诉人们,要想实现成为著名舞蹈家或芭蕾舞大师的梦想,除了舞蹈训练之外,还要经历些什么--在生活的各方面都要做出一些牺牲,不能尽情享受美食只是其中之一。

Mona-Patricia Hartmann Tänzerin Stuttgarter Ballett

芭蕾舞学校毕业之后,莫娜·帕特里夏·哈特曼(Mona-Patricia Hartmann)直接入选斯图加特芭蕾舞团

两所精英舞蹈学校--柏林国家芭蕾舞学校和杂技学校以及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芭蕾舞学院最近因丑闻曝光成为关注的焦点。这两所学校被批评存在结构性弊端,可能危害儿童身心健康,目前已经暂时关闭。两个地方当局已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对此事展开调查。在维也纳,调查委员会已经与指定的具体负责机构一起制定了新的总体方案,并于2020年6月29日予以公布。

柏林政府主管教育的内阁成员谢雷斯(Sandra Scheeres)召集的专家小组和独立调查组的报告现已正式出炉。 今年春季,在一位心理学家和一位教育专家的领导下,独立调查组与学校的学生、家长和教师进行了150多次谈话。

专家小组在其报告中要求对柏林芭蕾舞学校进行彻底的改革。报告指出,必须让这所学校变得更加民主,学生、家长和学校都应有发言权。多年来,学生遭受精神和身体创伤的情况时有发生,但后来都不了了之。
 

心理学家诺沃特尼(Elke Nowotny)提交的调查小组的最后报告虽然没有提供细节,但是诺沃特尼说,许多当事人的证词"触目惊心"。在校和已离校的学生们都表示"忍受了许多的折磨,训练强度超支",被舞蹈老师殴打、言语攻击和羞辱的情况屡屡发生。心理医生诺沃特尼说:"这对于12、13岁的孩子来说,是无法承受的"。

保护学生和培训教师

迄今学校的教师通常都是具有实践经验的舞者,今后则需先接受教师培训,然后才能到学校任教。制定儿童保护方案和让学生拥有可信任的倾吐对象是非常必要的。专家委员会称,迄今学校的情况是管理层和监管部门失职。校长和青年芭蕾舞团团长已被解聘。法院正在进行诉讼审理。在报告公布前,部分学生和家长还在为学校辩护,强调高标准严要求是舞蹈教学的一个组成部分。

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两位毕业于斯图加特著名的约翰·克兰科古典舞学校的毕业生向德国之声讲述了她们在校的经历和感受。

Deutschland | Ballett | Choreografin Tabitha Dombroski

道姆布罗斯基(Tabitha Dombroski)喜欢古典芭蕾,也喜欢现代舞蹈

她们中的一个便是莫娜·帕特丽夏·哈特曼(Mona-Patricia Hartmann)。她说,总的来说,她在约翰-克兰科学校有着 "非常非常美好的经历"。虽然她家距离斯图加特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但是她仍然在很小的时候就参加了芭蕾舞课程,后又在附属寄宿学校上学。她的一些同学中途放弃了芭蕾舞,但是哈特曼却通过了一次又一次的考试,并在一所私立学校获得高中毕业文凭后被斯图加特芭蕾舞团直接录用,实现了儿时的梦想。她公开表示,上正规的文理高级中学与她的舞蹈训练无法兼容。

严谨、传统和纪律:你要有毅力

哈特曼说:"当然,这也是一项高强度的运动,必须要达到一定的水平,别无选择。但要想达到这个水平,就必须要苦练。"目前她还拿到了一个与舞蹈无关的学位。她说,如果你的目标是成为一名舞蹈家,就不能像在业余学校那样 "一切都根据自己的兴趣,想不来练习就不来。另一位女孩儿道姆布罗斯基(Tabitha Dombroski)也获得了双学位。20岁的她已经多次证明,她能够实现自己设定的目标。比如,她已经以编导的身份打出了自己的知名度。对于自己在斯图加特舞蹈学校期间的经历,她的描述与哈特曼相似。只是作为新西兰人,她来德国时已经有过其他学校的体验。

Gerard Charles | Royal Academy of Dancen (RAD)

英国皇家舞蹈学院艺术总监杰拉德·查尔斯要求芭蕾舞教师更人性化

道姆布罗斯基从三岁起就开始跳舞。直到她获得在斯图加特芭蕾学校接受两年国家认证的芭蕾舞演员培训机会之后,她才离开了澳大利亚惠灵顿来到德国。在其家乡,她除了在常规学校上学之外,同时还在学习芭蕾舞,直到临近毕业的最后2年,她才全身心地投入到芭蕾舞的训练中。斯图加特芭蕾舞学校是她进行过示范表演的几所学校之一。在她看来,这是 "世界上最好的芭蕾舞学校之一"。她说这所学校采用的是俄罗斯的训练方法。这正是她所要找的学校。

古典芭蕾靠苦练

"俄罗斯式的训练首先强调的是基本功。"道姆布罗斯基说。"训练非常苦,即便是最简单的动作,每次也必须要做到完美。老师的要求非常严格,甚至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但他们没有任何恶意,而是在为你着想。他们会把你逼到极限。晚上离开学校时,你累得筋疲力尽,疲惫不堪。" 在接受德国之声的采访时,她详细告诉了我们她一天的生活。虽然她晚上还要编舞,但是她没有指责和怨言。

俄式教学法基于阿格里皮娜·J·瓦加诺瓦( Agrippina J. Waganowa )的教学体系,也是德国公立学校教学的基础。按照瓦加诺娃的说法,教芭蕾和学芭蕾,都是要依靠高度的音乐感来完成每一个动作,让音乐主宰自己的身体。而且几个小时都是不断重复着一整套的动作。先是扶杆练习,然后在大厅中间练习,从缓慢的动作过度到轻快动作的练习,必要时,还要穿上芭蕾舞鞋练习足尖动作。

"保持完美身材"

道姆布罗斯基解释说,训练不仅能保证 "你的身体非常健康",还能让你 "看起来像个芭蕾舞演员"。也许瓦加诺娃在其教科书中定义古典舞的重要组成部分时,没有提到这个问题。但匀称苗条的身材恰恰是古典芭蕾舞演员所代表的形象。在双人舞中,这样的身材对男舞者来说会比较容易托举。在受到批评的柏林和维也纳的芭蕾舞学校,据说教师强调控制体重,导致了在校学生出现饮食障碍,甚至出现厌食症或者贪食症。

虽然英国皇家舞蹈学院(RAD)的总部及其著名的培训中心都设在伦敦,但在75个国家,都有按照该学院的教程授课的学校和教师。1920年,皇家舞蹈学院汇集了包括俄国在内的各国经验制定了自己的独家舞蹈教学法。此后该教学法得到进一步发展。在德国,已经有273名 "英国皇家舞蹈学院注册教师"。他们主要在私立芭蕾舞学校或在自己的舞蹈培训班担任教师。作为英国皇家舞蹈学院的注册教师,他们可以参加培训和进修课程,也可以为学生报名参加考试。此外,他们还签名同意遵守英国皇家舞蹈学院的 "教师专业实践行为准则"。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DW.COM